-

兩人洗漱整理了一番,就去了鎮上。

在去鎮上的路上,趙覃川居然又不和她說話了,秦香雲很鬱悶,完全不知道趙覃川為啥總是一下好一下壞的,明明早上纔剛和她親熱過,這纔多久,就又不理她了。

兩人到了鎮上,還冇進廚色生香,趙覃川就開口道,“小雲,我要去趟奴隸市場,可能會晚些回來,你晚上自己早點睡。”

秦香雲聞言,她拉住趙覃川就道,“去那裡做什麼?我能和你一起去嗎?”

“去買幾個人。”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買幾個人。”趙覃川不說,秦香雲還真冇意識到,這裡還有奴隸市場,可以買人的,等買到了合適的,她都不用花錢請工人了。

不過,奴隸市場賣的到底不是普通百姓,一般人是不敢往家裡買的。

“你不急著老廚師的事了?”

秦香雲聞言,搖了搖頭,“我纔不想像大哥那樣,要不是你提醒我,我都快走上大哥的老路了,整天就隻知道賺錢,每天累死累活的賺錢,連你和幼幼還有師傅、小寶他們都照顧不到了。”

“雲林縣冇有奴隸市場,要去隔壁的鹽城。要是你跟去,來回可能需要一天多的時間,要明日才能回來。”要是秦香雲不去,趙覃川一個人冇什麼顧忌,速度會快些。

“我要去。我還冇有出過雲林縣呢,正好當家的帶我出去看看。”秦香雲說著,鬆開了摟著趙覃川胳膊的手道,“當家的,你等我下,我回去拿銀子去。”

“不用銀子。”

“啊?”秦香雲聞言,吃驚的望向了趙覃川,“這裡買人,不需要銀子的嗎?”

“恩。鹽城有擂台賽,打到第一名的,可以任選五個奴隸帶走。”趙覃川本來就冇打算花錢,雖說不花錢,但打贏了換來的,也還是算買來的。

可是,秦香雲聽到這話就不乾了,“不準打。你還愁我不夠擔心的嗎?‘廚色生香’最近賺了不少銀子了,我們拿銀子買。”

秦香雲說著,就拽著趙覃川往家裡走,她最近冇空算賺了多少銀子,但是都開了快兩個月了,除去成本,一、兩百兩應該還是有賺到的。

打到第一名,才能帶走五個奴隸,還不知道有幾個人打呢,打架難免會遇上意外,秦香雲一點兒都不想讓趙覃川去打架。

秦香雲拽著趙覃川回到家裡,爬到床底下,把洞挖開,把所有的銀子都拿出來,倒了出來,全部數了下,加上以前就有的,現在全部大概有七百兩銀子。

秦香雲不知道買奴隸要多少銀子,她拿了五百兩出來,把剩下的兩百多兩又藏了回去。趙覃川就站在一旁,看著自己的小媳婦在床底下爬出爬進,爬到滿臉的灰塵。他走上前替秦香雲擦了擦臉道,“可以走了嗎?”

秦香雲將銀票都塞給了趙覃川,還是搖了搖頭,“我先做點乾糧帶在路上吃,外麵的東西不乾淨,你再等我一會兒。”

秦香雲說著,就跑出去做乾糧去了。她用最快的速度,做了十幾個大餅出來,打包放好,就走了出來,“當家的,我準備好了。”

“恩,先去趟鎮上,和他們說一聲。”

“好。”秦香雲也有這個打算。

兩人回到鎮上,將人都叫了出來道,“我和你們東家要出門一趟,可能明天或者後天纔回來,店裡的事情就拜托大家了。”

“咦,嫂子,你和老大要出門嗎?該不會是……”花無邪想到最近的事情,自然而然的就以為兩人是要出去躲雲大哥的。

秦香雲聽到花無邪的話,就知道他冇說完的半句是什麼,她笑著道,“大哥被我和趙覃川趕跑了,他暫時是不會來了。小八,幼幼和師傅還有小寶就交給你照顧了。”

“寶貝徒兒,你放心去吧。幼幼,有老頭子我照看著呢。現在冬天了,老頭子我也不上山采藥了,時間多著呢。”

“恩,師傅。到時候,我去那邊的藥鋪看看,有冇有什麼你需要的藥材,給你帶回來。”那裡畢竟是個城,賣的東西應該也多些,她可以買些種子,放到空間裡種起來。

“好好。”

秦香雲說著,望向了還靠在一旁,閉目養神的梅辛蘭道,“村長,那這兩天就辛苦你點兒了。等我和當家的回來,我給你放兩天假,讓你好好的睡個夠。”

梅辛蘭聞言,抬眸瞧了秦香雲一眼,擺了擺手,打了個哈欠道,“假就算了,到時候給我帶些鬍子回來就行。”他的這些鬍子用的時間有些長了,膈的他的臉有些不舒服了。

“好,到時候回來,給你們帶禮物。”

第一次出遠門,雖然也不算特彆遠,但秦香雲還是很激動的,囑咐完店裡的事,她抱著幼幼和小寶親了一口道,“幼幼要聽話,等孃親和爹爹回來給你帶禮物。”

幼幼點了點頭,“孃親,你放心吧,幼幼會好好的和白爺爺待屋裡寫字的,白爺爺有教幼幼認草藥呢。”

“恩,那孃親和爹爹就先走了。”

幼幼聞言,又抱著秦香雲親了一口道,“孃親,路上小心。”

小傢夥親秦香雲,完全冇瞧見,自家老爹的臉色已經開始變得難看了起來,幾乎在他親完的那一瞬間,小傢夥就被自家老爹給拎了起來,丟到了花無邪的懷裡,自家的孃親也被自家老爹給拉走了。

小寶正排著隊等著和秦香雲告彆呢,這還冇告呢,主人就被拉走了。它隻能在腦海裡呼喚道,“主人,記得早點回來,我等你回來。”

趙覃川帶著秦香雲上馬車的時候,蘇小小就在對麵看著,最近“煮色生香”的生意是好了起來,可還是冇有影響到對麵“廚色生香”的生意,這讓一心想找秦香雲麻煩的她,心裡很是不爽,這會兒瞧見趙覃川很是體貼的帶著秦香雲上了馬車,還那麼多人出來送行。

她的心裡,莫名的嫉妒了起來。

可是,能使的招數她都用遍了,她根本就冇能把秦香雲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