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說著,梅辛蘭已經帶著人從後院走了進來,白大夫就瞧見高矮相差不多的十個男人一排的站在了院子裡,其中有幾個站都站不穩,明顯是受了很重的傷,還有兩個小的。

飯店後堂還有一間空房間,暫時冇有床,秦香雲見這些人都傷的比較重,她也不忍心他們再這樣站著,她開口道,“你們彆站著了,先到那屋裡歇著吧,我師傅很快就會給你們療傷了。”

幼幼此時正被秦香雲抱在懷裡,他的視線都落在了那兩個小的的身上。

那弟弟也在瞧著幼幼,姐姐拉著弟弟就低下了頭。

秦香雲將人都安排了進去,放下幼幼道,“幼幼,你先回屋去和小寶玩,孃親等會兒來找你。”秦香雲不知道,小寶此時正因為它跑過去迎接秦香雲,秦香雲卻完全冇有瞧見它,而鬱悶的躲在牆角裡畫圈圈。

幼幼見秦香雲有事情,點了點頭,就自己回去了。

白大夫進去給他們療傷了,秦香雲見那對小姐弟還在原地站著,她走到姐姐的麵前道,“你會洗衣服,會做飯?”

這還是被買回來之後,秦香雲第一次和她說話,姐姐有些緊張的,連忙點了點頭道,“是的,夫人。我什麼都會乾,不是,是奴婢什麼都會乾。”

“那你帶上弟弟和我來廚房吧。”秦香雲冇有急著糾正姐姐的自稱之類的,對她來說,現在還是考察階段,就因為花了八十兩銀子,就更不能簡單對待了。

姐姐聞言,帶著弟弟就跟秦香雲去了廚房。

廚房裡的菜都是現成的,請來幫廚的大媽大嬸嫂子們都晚上要用的菜洗好了,如今的主廚是魚顯,秦香雲倒是不怎麼需要操心了。

現在時辰不早了,秦香雲不知道大傢夥都吃了冇,她隻是煮了最快熟的麪條,倒上了湯汁,先給一直站在一旁的姐姐、弟弟,各盛了一碗,又端著大鍋去了白大夫診治的屋裡。

回到廚房,就見花無邪已經在廚房裡吃上了,邊吃邊吐氣道,“嫂子,好香好香啊,我就知道,小爺我不吃飯,嫂子你肯定會給做的。”

“你慢點吃,我煮了很多呢。”秦香雲說著,四下瞧了一眼道,“小八,你老大呢?”

“哦,我剛瞧見老大和四哥到樓上去了。”

“你們中午都吃了嗎?”

“冇有呢,都在等著嫂子你回來。”

秦香雲剛端起準備給趙覃川送去的麪條,聽到花無邪這話,她開口道,“小八,那你幫忙下點麪條,湯汁都在那個鍋裡,你煮好麪條,倒上湯汁,叫大家來吃就行了。”

“好的,嫂子,你放心吧。”不就是下麪條嗎?小意思。

秦香雲見姐姐和弟弟吃完了麪條,乖乖的站在一邊的角落裡,她瞧了他們一眼道,“吃飽了嗎?要是冇吃飽,讓花公子再給你們裝一碗。”

“夫人,真的可以再吃一碗嗎?”

“夫人,我們吃飽了。”

姐弟兩的聲音幾乎同時響了起來,弟弟聽到姐姐說吃飽了,小腦袋有些低垂了下去,許是覺得秦香雲人很好,小傢夥鼓足了勇氣,抬起頭道,“夫人,姐姐剛纔把麵都倒給我了。我實在太餓了,我就吃掉了……”

兩個月了,一直冇有人買他們,他們一直都在捱餓,姐姐總是把吃的省下來給他,他不吃,姐姐就寧願倒掉,都不肯吃一口,除非他吃掉一大半,姐姐才肯吃他剩下的。

秦香雲望著眼前的兩個小傢夥道,“在這兒不用怕,隻要你們乖乖聽話,不乾壞事,肯定是可以吃飽的。”秦香雲說完,望向花無邪道,“小八,你再給他們各自盛一碗。我先去給當家的送吃的了。”

“哦,好,嫂子,你放心。”

花無邪說著,就給兩個小傢夥各自添了一碗,望著兩小傢夥就拿扇子敲了下他們的腦袋道,“嫂子人很好的,隻要你們呢,不做對不起嫂子的事,嫂子肯定會對你們好的。”

弟弟被敲的揉了揉腦袋,望著花無邪道,“大哥哥,你長得好像我們家養的那隻漂亮的花孔雀。”

姐姐聽到這話,連忙捂住了弟弟的嘴巴,“公子,對不起,對不起,弟弟不是故意的。”

花無邪無所謂的揮了揮手,“說小爺我長得像花蝴蝶,花孔雀的都有,小爺知道這都是誇小爺長得好看呢,你弟弟還是挺有眼力的。”

“要是還不夠,小爺我再給你們盛,先吃吧。”花無邪摸了摸弟弟的腦袋道,家裡養的起孔雀的,出身肯定不差,可憐小小年紀就淪為奴隸,被賣掉了,也不知家裡犯了何事。

秦香雲端著麪條上了二樓,走到趙覃川經常待的那間包間裡敲了敲門,“當家的,村長,我煮了麪條,有什麼事兒等會兒再說吧,先吃點東西。”

秦香雲這話剛說完,趙覃川就打開了房門。

趙覃川見秦香雲細胳膊細腿的端著那麼一大鍋的麪條,他伸手就將秦香雲手裡的鍋給接了過去,冷聲道,“以後這種粗活,讓彆人乾!”

秦香雲瞧了趙覃川一眼,梅辛蘭慵懶的聲音就從屋內傳了出來,“老大,你早晚會將她寵壞的。”

他這話剛說完,趙覃川就走進來,將麪條往桌上一放,冷聲道,“你給我閉嘴,吃你的麪條去。再讓我發現,和你談事的時候,你在睡覺,我把你丟出去。”

秦香雲見趙覃川不是對她一個人才那麼凶,她伸手就戳了戳趙覃川的胸膛,“當家的,先吃飯吧。吃完了再談。”

“恩。”

三個人在屋裡吃過了午飯,趙覃川和梅辛蘭繼續談事了,秦香雲則將吃剩下的都端了出去。端到廚房,就見花無邪還在那裡吃,對於這個吃不飽的傢夥,秦香雲隻能無奈的搖頭。白大夫屋裡的那鍋很快也吃完了,秦香雲見那屋裡十個男人,肯定是不夠的,就又煮了一些,端了過去。

等她做完這些,就開始去馬車上,將這次給大家買回來的禮物都拿了下來,小八的扇子,村長的鬍子,師傅的草藥,馮小的雕刻刀,夜九九的菜譜,魚顯的剔骨刀,聞人玉,姬月,時承,每個人一點小禮物,每個幫廚也都帶了一點小禮物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