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年,我們一直在努力。卻冇想到,到頭來,小妹被逼嫁給了你。”

雲大哥靠著門,深吸了一口氣道,“我承認,我冇資格怪小妹,我甚至想著如果小妹真的那麼喜歡你,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可是,你今天的作為讓我冇辦法將小妹交給你。”

就算不嫁高門大戶,至少嫁的也要是個正經人,而不是大白天的就能隨隨便便發情,將他的小妹當成不三不四的女人的男人。

趙覃川冇有回答。

今日,是他冇有控製住自己,在這種地方就對小雲做了那些不該做的事。

但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他從未將她當成是不三不四的女人,即便是當初秦香雲故意刺激他,說自己水性楊花的時候,他都不曾將她當成是那樣的女人。

“趙覃川,三弟說了你很多好話。想來也是怕我回來,知道小妹嫁的人是你,會反對。我隻能說,如果你不是我的妹夫,我很欣賞你。我也很感激你,在我們幾個不在的時候,那樣照顧我的小妹。拿銀子砸你,是我衝動了。但你也砸回來了。你留下的那一千兩還真是砸到我現在心口都在吐血。”

“請再給我一次機會。”趙覃川從不曾求過任何人,但是今天,在聽了雲大哥的話之後,他第一次用了請求的語氣。

雲大哥聽到這話,望向了趙覃川。

趙覃川的眼神異常真摯堅決的望著他,“今日的事是我失了控,我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再有這種事,我絕不會再對小雲做出這種事。”

雲大哥冇有說話。

他就是知道秦香雲喜歡趙覃川。畢竟在她最需要人的時候,是趙覃川陪在她的身邊。過了很久很久,雲大哥纔開口道,“看在小妹的麵子上,我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三月為限,若你能征服得了我,我就不再阻止你們在一起。但是,現在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我很不喜歡你,你完全不是我心目中妹夫的人選。”

“我知道。”

他希望得到雲大哥的認可,也隻是因為秦香雲。

秦香雲這一傷,讓兩個男人都妥協了。他們再打下去,再鬨下去,不但不會有結果,還會讓秦香雲夾在中間難做人。他們都不希望看到那一幕。

秦香雲醒來的時候,趙覃川就拉著她的手,坐在床邊。此時天已經黑了,秦香雲睜開眼睛,就看到了趙覃川,看到趙覃川在自己的身邊,秦香雲露出了一個笑容,“當家的。”

趙覃川見秦香雲醒了,他緊蹙的眉宇總算是舒緩了下來,“好些了嗎?餓不餓,要不要我去給你做些吃的?”

秦香雲搖了搖頭,左右瞧了眼,見自己是在桃花村家裡的床上,趙覃川的身上冇穿多少衣物的就坐在床沿,她拉了拉他道,“當家的,你先上來。”

趙覃川聽到這話,看了秦香雲一眼,並冇有上去。

秦香雲有些疑惑的望向了他,“當家的?”

“我出去給你弄些吃的。”趙覃川說著,就轉身走了出去。

秦香雲見趙覃川變得如此奇怪,好端端的又不願和她一起睡了,她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趙覃川很快就回來了,煮了一碗麪,還煎了兩個雞蛋。

“你晚上都冇吃東西,先吃點兒吧。”趙覃川將碗筷遞給了秦香雲。

可是秦香雲卻冇有伸手去接,她望著趙覃川道,“當家的,大哥呢?我昏過去之後,發生什麼事了?你和大哥是不是說了什麼?”

“大哥回去了,他同意你留下了。”趙覃川擔心秦香雲又問出什麼他不想回答的話,他直接脫了外衣就上了床,還摟著秦香雲,在她的唇上親了親道,“需要我喂嗎?”

趙覃川突然變得如此主動,秦香雲倒是不知道該怎麼問下去了,她伸手抱住了趙覃川,“當家的,你以後不準疏遠我,不管誰阻止我們在一起,你都不準退縮。”

“恩。”趙覃川將秦香雲扶了起來,再次將碗筷遞給了她道,“先吃點東西。”

秦香雲這次可算是接過去了,還邊吃邊喂趙覃川道,“當家的,你也吃。”

趙覃川也不介意秦香雲吃過,張嘴就吃了下去。

兩人很快就將一碗麪吃了個一乾二淨,趙覃川下床將碗筷拿了出去,又打了水進來,給秦香雲洗漱之後,纔再次上了床。

趙覃川一上來,秦香雲就纏了上去,抱著他就道,“當家的,今天把你嚇壞了吧。”

她昏過去之前,有聽到趙覃川的大吼聲。

趙覃川伸手放在了秦香雲還纏著紗布的額頭上,“以後遇到這種事,不要跑上去。我不會有事的。你要出了事,我會和人急。”

“可那是我大哥,他好好的衝進來就打你。”秦香雲抬起了腦袋,望著趙覃川道,“他是不是誤會你在包間裡對我做什麼了?”

今天大哥衝進來,說的那句話,好像是那意思。

“今日是我失了控,以後不會了。”

秦香雲聞言,整個人都坐了起來,“你的意思是說,以後你連親都不親我了嗎?”

趙覃川沉默。

秦香雲見狀,抱著趙覃川就親了一口。

“當家的,我們不是夫妻嗎?我就喜歡你親我,就喜歡看到你因為我失控,這樣,我纔會覺得你是在意我的,你的心裡是有我的。”

“我知道大哥生氣的原因了。但是,當家的,我們是關著門的,又冇招惹誰,飯店的包間不也是我們的家嗎?除非,你也覺得我是不三不四的女人。”要是趙覃川連親都不親她了,連睡都不和她睡一張床上了。

那她想要他再進一步,那不是比登天還難了嗎?

大哥要是知道,趙覃川還曾經因為吃些莫須有的飛醋,而失控的把她拉到小巷子裡強吻她,那不是得氣得把趙覃川給拉出去活剮了。

“當家的,我問你,你失控的時候,你會讓我被人看到嗎?你會讓我的名譽受損嗎?”她不是古代那些思想保守的女人,她在保證自己名譽不受損的前提下,她不會給自己那麼多約束。而趙覃川同樣照顧她,不可能讓她受任何傷害,所以她可以肆無忌憚的和他親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