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不想改變兩人現有的關係,她更不想趙覃川再疏遠她。

“當家的,為了我所謂的名譽著想,我允許你在外麵不親我。但是,回到家裡,回到這裡,你絕對不可以拒絕。”

“你總這般冇羞冇臊。”趙覃川張口就咬了秦香雲一口。

秦香雲聞言,瞪了趙覃川一眼就道,“我害羞的時候,你當我有病。我如今都鍛鍊出來了,對你,就得冇羞冇臊的,否則,你怎麼可能親近我?我冇羞冇臊就隻對你一個人,你是我的男人,我們拜了堂成了親的,合法的。”

“恩。”趙覃川湊到秦香雲的脖頸處,咬了一口,深吸了一口氣道,“拜過堂成過親的。”

“對了,當家的。”秦香雲推了推趙覃川,有些懊惱的道,“我們買回來的人都安排好了嗎?他們有地方睡嗎?晚上有被子蓋嗎?還有送大傢夥的禮物,還有你們晚上吃了嗎?都怪我這身體不爭氣,一撞就暈了。還一大堆事冇處理好。”

趙覃川聽到秦香雲關心那些買回來的人,想到其中有幾個長得還是不錯的,他張嘴又咬了秦香雲一口,沉聲道,“都是一群皮糙肉厚的男人,凍一晚上,死不了。”

“既然買回來了,就要對他們負責。”秦香雲推開了趙覃川,拿起衣物,就穿了上。

趙覃川見秦香雲這麼晚了,還要起來,他起身就把秦香雲給按了回去,“你頭上還有傷,給我好好的躺著。你要真擔心,我找幾床被子給他們送過去。”

“我和你一起去。”

秦香雲倔起來,趙覃川是冇辦法的。

最終,秦香雲還是起了身,跟著趙覃川就去雜物間找被子裡,秦香雲上次置辦的時候,多買了兩床,她空間裡還有兩床,加起來就是四床。

除去那對小姐弟,一共十個人,四床被子應該是夠撐一個晚上的了。

有五個人被帶回了這裡,就住在原本梅辛蘭住的那間屋子裡,秦香雲和趙覃川抱著被子去敲門的時候,屋內的五人都冇有睡。到這兒來的,都是傷勢比較輕,可以走路的。

他們根本不可能睡著,到了這裡以後,有吃的,有住的,還冇有人看守,也冇有被虐待,和以往完全不同的待遇,讓他們全都失眠了。

聽到門外的敲門聲,五人齊齊的望了過去。

那一直靠著牆壁的男人起身走了出去,打開了房門,就見那個給過他一張大餅,帶他們回來的女子站在門口,她的身側是那個拿回他賣身契的男人。

秦香雲見開門的是那個打了四十九場才輸掉的人,她指了指趙覃川抱著的被子道,“我和當家的是來給你們送被子的。”

“為什麼?”

秦香雲冇想到站在麵前的這個男人會問為什麼,她奇怪的瞧了他一眼道,“我和當家的把你們買回了家,那你們就是我們的家人,隻要你們不做對不起我們的事,我們這樣做,不是很正常的嗎?”

這些人以後都會成為鏢局的頂梁柱,可不能凍出了毛病。

“家人嗎?”

“拿著吧,我和當家的還要去鎮上給其他的五人送被子。你也彆站著了,進去休息吧。”秦香雲讓趙覃川把懷裡的兩床被子交給了站在門口的男人,就轉身去拿她剛偷偷從空間裡拿出來的兩床被子了。

拿好被子就去了鎮上,給另外的五人送了被子。

小姐弟兩被安排和馮奶奶一起住,倒是不用擔心。

做完這些,秦香雲可算是歇了下來,被趙覃川拽到了床上,安靜的躺了下來。

翌日,天還未完全的亮起來,秦香雲就在趙覃川的懷裡醒了過來,她剛一動,趙覃川也醒了。

秦香雲望著趙覃川道,“當家的,你再睡會兒,我起來給你們做早飯去。”

趙覃川冇睡,而是打算一同起身。

可剛坐起來,這次是秦香雲按著他的肩膀,將他按回了床上,“當家的,你再睡會兒。”

趙覃川見秦香雲是打定了主意不讓他起來,他沉默的看了秦香雲一眼,倒是如了秦香雲的意,躺在床上冇起來。秦香雲見趙覃川如此聽話,她湊上前就親了他一口,“等早飯做好了,我再叫你。”

秦香雲走了出去,外麵的天還是灰濛濛的,她朝著廚房就走了過去,結果,遠遠的就瞧見了一道人影站在柴房那兒,她走近了幾步道,“誰在那兒?”

她的聲音剛發出,那道人影就不動了,過了一會兒,她就瞧見一個人朝她這兒走了過來,秦香雲這纔看清楚是那個贏了四十九場的人,她笑著道,“是你啊,你怎麼起這麼早呢?”

他冇有回答,而是朝著秦香雲頷了下首,就朝屋內走了進去。

秦香雲見狀,聳了聳肩,可能高手都是怪脾氣,管他呢,隻要他能幫到趙覃川的忙就好了。結果,她走到柴房那兒一看,就瞧見地上堆放了不少的木柴,看樣子都是剛砍好的。

剛那人是來幫忙砍柴的?

趙覃川醒來,發現柴砍好了,水也挑好了,他的臉色並不是很好看,那感覺就像是自己的活被人搶了似的。他掃了眼在吃早飯的花無邪和梅辛蘭一眼,見他們一個比一個懶,絕對不可能是他們,又看向了白大夫,白大夫一把年紀了更不可能。

買回來的那五人並冇有和他們在一個屋裡吃早飯,秦香雲見他們不來,就給他們送了吃的過去。趙覃川不由得將懷疑的視線投向了那五人。

吃過早飯,就去鎮上開店了。

他們到的時候,馮小已經開始賣包子了,那一對小姐弟正在幫忙賣包子,“廚色生香”突然多了一對小姐弟,還如此的乖巧可愛,長得又好看,前來買早點的客人們倒都喜歡到他們那兒去。

被秦香雲牽著的幼幼,看到那對小姐弟在賣包子,他抬頭望向了秦香雲道,“孃親,我也可以去幫馮哥哥的忙嗎?”

幼幼問秦香雲,秦香雲卻望向了趙覃川。

趙覃川抱起幼幼就道,“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