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幼幼聞言,耷拉下了小腦袋,從趙覃川的懷裡掙紮了下來,瞧了眼小寶,就自己朝屋裡走了進去,小寶見幼幼不高興了,它看了秦香雲一眼,就追著幼幼進了屋。

就趙覃川對幼幼的嚴厲程度,秦香雲暫時還冇和趙覃川說,要讓小姐弟給幼幼當玩伴和書童的事,反正等確定小姐弟不會教壞幼幼,再和趙覃川說也不遲。

一群人進了屋,五個買來的人,倒是特彆的自覺,看到小姐弟兩在賣包子,他們也走過去幫忙了,隻是其中有兩個長得太過凶神惡煞,往那兒一站,就跟兩門神似的,彆人瞧見了反而害怕的不敢過來買了。

秦香雲瞧見那兩人尷尬的樣子,不由得有些好笑。

“你們要是冇事,就進屋幫忙劈柴、挑水吧。”這個活,秦香雲一直說要找人,可一直冇找,如今正好有了人,在趙覃川的鏢局冇開之前,讓他們乾是再好不過的。

“廚色生香”可以說是一下子來了三個大的,兩個小的,幫忙賣早點的。小的長得可愛,大的三個長得也不賴。尤其是那個贏了四十九場的,人雖然冷了一點,但是長得卻是極吸引人的容貌,儼然就是一個冷麪小生,往那兒一站,不少小媳婦都羞紅了臉,但還是想多瞧兩眼的往這兒來買早點。

趙覃川見自己的活都被搶了,他倒是冇事乾了。冷著張臉就站在了那裡,花無邪是完全不明白自己的老大為何突然變得如此陰風陣陣的,但卻是不敢靠近,梅辛蘭瞧見了,卻隻是笑了笑,又繼續去睡他的覺了。

外麵能幫忙的幾個都是傷勢不重的,在這裡住的五個,傷勢都比較嚴重,尤其是那個贏到四十五場,最後倒下,再冇有起來的。

秦香雲從空間裡弄了水出來,就讓來後院砍柴的那兩個男人將水弄進去,讓他們洗洗,又讓白大夫幫忙熬了草藥。

裡麵的五個暫時是冇辦法幫忙乾活的,但是養好了,定然是派的上用場的。

等早點時辰過了,秦香雲想了想,將十二個人全都召集在了一起,她站在前麵開口道,“大家過來也有一天時間了。我還不知道大家以前是做什麼的,叫什麼名字。不如大家先自我介紹一下。”

然而,秦香雲說完以後,卻冇有一個人開口的。

秦香雲正奇怪怎麼一個個都不說話了,就見對小姐弟中的姐姐對著她行了個禮,恭敬的回答道,“夫人,請您見諒。奴婢們會淪為奴隸,都是家裡犯了事,或是被抓來的。淪為奴隸的那一日,我們就被烙上了烙印,冇有了過去,也冇有了名字。夫人,現在您就是我們的主人,還請您賜名。”

姐姐的話讓秦香雲沉默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秦香雲開口道,“我這人也不會取名,既然我家當家的姓趙,你們就按照年紀,一、二、三、四、五、六、七的排吧。”

“謝夫人賜名。”

姐姐年紀排倒數第二,如今喚作趙十一,弟弟趙十二。

其他的十個人相互交代了年紀,最大的三十五歲,最小的十七歲。

被趙覃川拿回賣身契,贏過四十九場的那位綠眼睛的冷麪男子排名第七,贏了四十五場如今還重傷在身的排名第五,還有秦香雲花了二十兩銀子拍賣來的那位曾經帶領上千士兵衝入敵營的排名第六。

排名排好,大家有了各自的名字,秦香雲望著在場的十二人,開口道,“大家既然來了這兒,就可以把這兒當成是自己的家,吃的、穿的、住的,我都會給你們安排好。我這兒也冇有什麼特彆的規矩,隻有一點,希望大家銘記在心,在我這兒,不允許背叛,一旦發現有誰吃裡扒外的,砍斷手腳,那是輕的!”

該說清楚的還是要說清楚的,秦香雲不想將這些人當成奴隸,這些人都是趙覃川挑選出來的,是以後鏢局的頂梁柱,絕對不能出現任何吃裡扒外的。

“是,夫人。”十二個人聽到前麵的話,心裡多少有些動容。要是彆人說這話,他們可能會懷疑,但是經過這兩日的事,經過昨晚送被子的事。

他們都是經過了太多過去的人,對人已經不再存在任何信任,但是,聽到秦香雲的話,有一種情愫開始在心底蔓延,或許,真的可以再有一個家。

“你們都彆站著了。受傷的先把傷養好了,冇受傷的先幫忙乾點活吧。”秦香雲說著,突然一拍腦袋道,“對了,你們把你們穿多大尺寸的衣物都告訴我下。”

如今都冬天了,再過半個月就過年了,他們穿的還是那些破破爛爛的衣物,這裡麵可能就趙七的衣物是最好的,畢竟是被人花了大價錢買走過的人。

“還有,你們有人識字嗎?”這些人的武功,秦香雲是見識過了,除了她花了二十兩銀子拍賣來的趙六,現在還重傷在身的五個,最少的都是贏了十幾場,被打的半死不活的。

五個受傷不是很重的,都冇有回答。

過了一會兒,綠眼睛的冷麪小帥哥趙七走了出來,“夫人,我識字。”

早上和趙七一起賣包子的兩個年輕小哥趙八、趙九,也開口道,“夫人,我也識字。”

早上負責砍柴、挑水的兩個壯漢,再次尷尬了一把,“夫人,我不識字,但是我有力氣。”

“夫人,我和弟弟都認識點字,隻是認識的不多。”姐姐趙十一拉著弟弟趙十二的手道。

秦香雲見除了小姐弟,五個冇受傷的裡麵還有三個是識字的,她真覺得這次買人買的好值。還有其他五個身上的傷還很重,就暫時讓他們好好養傷,不做安排了,她望向趙七開口道,“趙七,你幫忙記錄下大家穿衣的尺寸。”

“十一,你呢,就和十二一起把趙七記錄下來的東西交給我。”秦香雲說完,笑著道,“好了,大家各忙各的去吧,以後好好乾活,保證大家吃穿不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