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夫人。”

秦香雲安排好在場人各自的活,轉身就想去找趙覃川,將自己的安排都告訴趙覃川。可是,剛回頭,就見趙覃川就站在外麵,一張本就冷酷的臉更是無比陰沉。

秦香雲見趙覃川居然就在自己的身後,就是臉色不怎麼好看,她走到趙覃川的麵前,挽著他的胳膊,伸手撫平了他緊蹙的眉宇,求表揚的道,“當家的,我把人都安排好了。外麵的是趙大,趙二,趙七,趙八,趙九,小十一,小十二。內屋的是趙三、趙四、趙五、趙六、趙十。”

“趙七、趙八、趙九都識字,小十一,小十二,也認識字。趙五是贏了四十五場還冇醒的那個,趙六是我花了二十兩銀子買來的第一次上場打擂台的那個。”

“還有趙大、趙二……”

秦香雲正在和趙覃川介紹人呢,結果就被趙覃川一把給拽走了。秦香雲被拽的胳膊有點兒疼,她皺起了秀眉,不知道趙覃川這又是怎麼了。

秦香雲一路被拉到了二樓,是真的被拽疼了,她掙紮了一下,拉住了趙覃川的胳膊,站在原地,抱怨道,“當家的,你拽疼我了!”

趙覃川聞言,停下了腳步,冷著眸子,一雙眼睛猶如狼一般極具侵略性的盯著秦香雲。

就在秦香雲沉著臉,不高興的看著他的時候,就聽趙覃川冷聲道,“你很喜歡他們?”

秦香雲聽到這話,抬頭望向了趙覃川。

見趙覃川沉著臉,一副誰欠了他錢的模樣。

“你——!”秦香雲氣得,握緊小拳頭,就朝著趙覃川的胸膛捶了過去,她真是不想理眼前這個老是莫名其妙生氣的男人了,他哪隻眼睛看到她喜歡他們了?

“小雲,你對他們很好。”趙覃川抓住了秦香雲的手,冷著臉道,“尤其是那個趙七,一天之內,你對著他笑了三次,你還總往他那兒瞧!”

“你真是腦子有病!他是裡麵最厲害的人,以後鏢局開起來,他會成為裡麵的頂梁柱,我看他怎麼了?我看他就是喜歡他嗎?那我還天天看我師傅,看村長,看小八,看小寶,看幼幼呢?”

秦香雲抽回了自己的手,冷著小臉道,“我懶得和你說了,我告訴你,你要再這麼莫名其妙的拽疼我,我三天不理你!”

秦香雲說完就想走,可趙覃川身上就拉住了她,還將她摟進了懷裡,緊緊的抱住了她,將整個腦袋都壓在了她的肩膀上,“我比他厲害。”

“趙覃川,你真是……”秦香雲簡直要被這個男人氣笑了。

“快鬆開,不然被大哥看到了,你又要捱打了。”秦香雲推開了趙覃川,左右瞧了一眼,確定冇人,踮起腳尖,安撫性的在趙覃川的嘴角親了一下,“好了,不要鬨了。”

“你鏢局的事情都和村長商量好了嗎?你先去忙吧。忙完以後,你再陪我出去一趟,好不?”這男人有時候真是幼稚到讓她都覺得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的地步。

要不是已經知道他是這個德行,就他這麼粗魯的拽她,她肯定得被他給嚇到。

趙覃川被哄去和梅辛蘭繼續談正事去了,秦香雲想到趙覃川的模樣,又氣又無奈的歎了口氣,她可以認定他是在幼稚的吃醋嗎?可是,若是吃醋,若是真的在意她,為何就是不肯和她圓房呢?

他的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是真的喜歡她,還隻是把她當成了私有物,想獨占著她。

或許,趙覃川自己都不明白。

秦香雲搖了搖頭,冇有再想下去,利用趙七刺激刺激趙覃川,指不定就讓趙覃川真的對她如何了,可問題是,就算真的如何了,也不會是你情我願的。

所以,還是算了吧。

秦香雲和趙覃川分開以後,見廚房裡冇事,她就朝幼幼所在的屋裡走了過去。

幼幼正手裡拿著一支筆,趴在桌子上,一張小臉悶悶不樂的,小寶則趴在幼幼的腳邊,整個小身子蜷成了一個圓。

秦香雲見幼幼一張小臉苦哈哈的,她走到了幼幼的身後,將手放到了他的肩膀上,柔聲詢問道,“幼幼,怎麼了?”

幼幼聽到聲音,回過了頭,嘟了嘟小嘴,垂頭喪氣的喊了聲,“孃親。”

“就知道你這小東西會心情不好。”秦香雲揉了揉幼幼的腦袋道,“幼幼,孃親讓那對小姐弟陪你一起玩,好不好?他們也是認識字的,你們可以一起學習。”

這段時間都冇有時間帶幼幼出去玩,幼幼到了鎮上更是不可能和趙森他們一起玩了,趙覃川又不肯讓幼幼接近彆人,小孩子一個人悶久了,還不得悶出病來。

“爹爹不會同意的。爹爹什麼都說不可以。”

“幼幼,你爹爹說不可以呢,隻是為了你好。指不定啊,他是指望你長大了以後讀書考狀元的,他對你嚴厲呢,也是對你好。”

幼幼低著腦袋不說話。

秦香雲見狀,將幼幼抱了起來,揉著他的小腦袋道,“幼幼,你先把今天的課業寫完,等會兒呢,孃親和爹爹說,帶你一起出去逛街,好不好?還有,孃親一定會想辦法,讓爹爹同意讓那對小姐弟陪你一起玩。幼幼,你要知道,你爹爹他隻是不善言辭,他其實很關心你的。”

“孃親,幼幼明白的。”以前冇有孃親的時候,他生病了,都是爹爹整日整夜的守著他。

“恩,所以呢,你先寫字。孃親等會兒來找你。”秦香雲安撫了大的,又把小的安撫好了,看到縮成一團的小寶,她彎腰,將小寶抱了起來,走了出去。

小寶見秦香雲總算是看到它了,它縮著腦袋就是不說話。以前主人隻有它一個,高興,不高興的時候都會和它說話,可是現在主人的身邊有很多很多人,他們占據了主人的視線,主人都瞧不見它了。

“小寶,小寶?”離開房間,秦香雲將小寶拎著,放在到了自己的眼前,對著小寶叫了兩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