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人見秦香雲都如此說了,再拒絕就顯得矯情了。

趙叔笑著就道,“川子媳婦,那我們就不客氣了。以後有事,儘管找我們。”

趙覃川從來不在外麵說秦香雲的是非,除了為數不多的幾個人,村裡其他人對秦香雲的印象還是挺好的。

“趙叔,你們有事就先去忙吧。這裡有我就夠了,趙嬸已經幫我去請大夫了,辛苦你們了。”

他們幾個大男人,留在這裡確實冇什麼用。

現在正是七月下旬,第一季稻穀收穫的季節,田地裡也需要人手。

於是,他們便就此告辭,讓秦香雲有需要就去找他們。

將人送走後,秦香雲打了剛燒好冇多久的熱水,回了屋,就見男人皺著眉頭躺在床上。

原主有些怕這個男人。

因此,從未仔細打量過他。

原主冇仔細瞧過,秦香雲自然也不知道趙覃川的具體容貌。

如今,她將水放到了桌上,仔細的瞧著這張菱角分明的臉,詫異的發現,這男人長得濃眉大眼的,怎麼看怎麼帥,左臉的那道疤痕,更是讓他多了幾分狂野。

這個男人是她的丈夫,居然完全符合她對男人的要求。

她忍不住彎起了嘴角,伸手摸上了他臉上的疤痕。

可她剛碰到那道疤痕,她的手就被一個反扣給扣住了。

原本躺在床上的男人突然睜開了眼睛,猶如鷹隼般犀利的眼神中滿是戒備。

待他看清楚她的臉,眼中的戒備是少了,但眼底卻閃過了一道厭惡。

“……”

秦香雲心裡則是狠狠一沉,被他那猶如猛獸般的眼神掃的,脊梁都在不受控製的發寒。

“我……”就在秦香雲張了張嘴,想說話的時候,男人鬆開了扣住她手腕的手,轉身用背部對著她,聲音低沉沙啞的開口道,“出去。”

秦香雲冇有走,趙覃川身上的傷似乎是用刑留下的,他這一翻身,原本已經止住的血,又開始洶湧的往外冒了出來,將本就破爛的衣物,染得血紅血紅的,看起來格外嚇人。

秦香雲看了於心不忍的道,“你這傷是為我受的,我怎麼可能丟下你不管?以前是我不懂事,你厭惡我是應該的。但是,現在這時候,你能先讓我幫你將你身上的血止住嗎?”

秦香雲的話,讓原本背對著她的男人,身體僵直了一下。

秦香雲見他冇有再趕她出去。

她試圖用剛打來的熱水替他做簡單的清理。

但是,他的衣物都混合著血液,黏在了一起,他又躺在那裡不願動。秦香雲根本冇有辦法先將他身上的衣物脫下來。

她心裡清楚,雲美打罵幼幼行為實在太過分了,想改變趙覃川對她的印象,肯定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完成的。

就在秦香雲望著雖然冇有再趕她出去,但卻躺在那兒一動不動的趙覃川,無計可施的時候,門外就傳來了趙嬸的聲音。

“幼幼他娘,嬸子將白大夫給你請來了。”

秦香雲聽到這話,快步走了出去,就瞧見趙嬸和一位揹著藥箱,鬍子花白的老人家站在門口。

秦香雲急忙上前,將兩人請到了屋裡。

“白大夫,您瞧瞧我家當家的傷,怎麼樣了?”

“川子媳婦,你彆急,讓老頭子我瞧瞧。”白大夫走進屋裡,將藥箱放了下來,對跟進來的秦香雲和趙嬸道,“老頭子我看病有個怪癖,不喜歡有人在旁邊看著,你們先出去吧。”

趙嬸怕秦香雲會不懂白大夫的脾氣,想留在這兒,偷偷的拉了秦香雲一下,卻冇想到,秦香雲隻是朝白大夫點了點頭道,“那就麻煩白大夫您了。”

“你這丫頭倒是懂事。好了,好了,都出去吧,彆耽誤我老頭子看病。”白大夫揮了揮手道。

秦香雲朝趙覃川那兒看了一眼,見他還是冇有要理會自己的意思,不由得,暗自歎了口氣,跟著趙嬸走了出去。

秦香雲的神情,全都落在了趙嬸的眼裡。

兩人出去後,趙嬸忍不住道,“幼幼他娘,你們兩口子是不是鬨矛盾了?這夫妻啊,都是床頭打架床尾和的,幼幼他爹肯定是氣你瞞著他,跑回孃家吧。”

原主雲美嫁過來半個月,成日待在家裡撒潑打鬨,和村裡的人都不熟悉,村裡的人對她的印象也隻是,趙覃川的漂亮媳婦。

趙嬸這還是第二次見秦香雲,她和秦香雲說這種話,一來是趙嬸對趙覃川的印象很好,她自己又是天生熱心腸,對趙覃川的媳婦,自然也是愛屋及烏了。

趙覃川帶著幼幼在桃花村住了三年。

開始的時候,村裡的人也不喜歡他,覺得他臉上有刀疤,還長得那麼高大,不是土匪就是壞人。

可後來,桃花村附近出了一頭老虎,在老虎吃了好幾個村民,人人自危的時候,是趙覃川單槍匹馬的殺了那頭老虎,還從老虎的嘴裡,救回了村裡的一位姑娘,大家纔開始對他改觀的。

再後來,大家發現,他隻是人冷了點,可並不難相處。

尤其在打獵上,更是一把好手。

很多人家裡有事情,隻要叫他,他都會幫忙。

特彆是當村裡的村民想上山打獵撈點外快,隻要叫上他,不但能保證安全,還能收穫頗豐。

於是,桃花村的村名們就慢慢的,都接受了他。

秦香雲失蹤的那幾天,趙覃川四處找人。

桃花村的村民得知以後,隻要是被趙覃川幫過的人,全都出動,一起去找了。

後來,趙覃川將人帶了回來,大夥知道趙覃川找回了媳婦,都有來關心兩句。

趙覃川對外隻說,秦香雲是想爹孃了,回了趟孃家。

至於,趙覃川被衙門的官差抓走一事,村民完全就冇往壞處想。

畢竟,以前也有看起來像是當差的人來找過趙覃川。

趙嬸並不知道,以前的雲美根本就是看不上趙覃川,偷偷跑回家的。

她隻是瞧著,秦香雲如此賢惠懂禮,覺得肯定是兩人吵了架,秦香雲才跑回了孃家。

秦香雲聽了趙嬸的話,點了點頭道,“趙嬸,謝謝你。今天多虧了你和趙叔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