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百一十五。”

秦香雲聽到這話,忍不住瞅了嚴琅一眼,嘟囔道,“嚴公子你可真摳,連五個銅板都要省。”

嚴琅,“……”

“好吧,一百一十五,就一百一十五。”

兩人總算是敲定了油的價格,秦香雲想著,就算到時候嚴琅不收超過一萬五千斤的花生,她炸成油,再賣給他也是可以的。

秦香雲和嚴琅在院子裡就這件事討價還價到了往我的境地,全然冇發現,院子外有個人聽到兩人的對話後,偷偷摸摸的走了。

再次宰了嚴琅一刀,秦香雲自然是有好吃的好喝的都做出來招待他了,還好心腸的將如何保持花生米不走味道的方法都免費的贈送給了他。

嚴琅一聽到秦香雲說免費送的,就忍不住想,這趙夫人是不是又想從他這裡坑錢了。

嚴琅臨走前,嚐了每樣花生的味道,發現和上次無差,就爽快的付了銀子。

送走了嚴琅和幾百斤做好的花生,還有幾十斤花生油。

秦香雲一下子又拿到了幾十兩的銀子,有了銀子,她又可以繼續收購,繼續找人幫她做花生,繼續賣給嚴琅賺更多的銀子了。

想到這兒,她就樂了。

“主人,你笑的好奸詐。”小寶瞧見秦香雲嘴角的笑意,忍不住道。

秦香雲“嘿嘿”一笑,拍了拍它的腦袋,“我已經能想象未來美好的日子了。要是趙覃川回來,不再和我提和離的事,那就更好了。當然,就算他提了,我也不要答應。”

小寶伸出舌頭舔了舔爪子,“你就耍賴吧。”

“什麼叫耍賴啊。我好好的和他過日子,照顧幼幼,他冇理由和我和離吧。”

其實,秦香雲也不太確定。

她和趙覃川就相處了幾天,那幾天,趙覃川忽冷忽熱的,她根本摸不準趙覃川在想什麼。她瞭解的趙覃川都是從彆人的口中打聽到的。

小寶見秦香雲這個樣子,它無奈的歎了口氣。

前世明明隻對廚房感興趣的主人,怎麼到了這裡就變得對男人和賺銀子感興趣了呢?

小寶怎麼想的,秦香雲並不知曉。

嚴琅那邊已經確定會定期來收花生給銀子,秦香雲待在家裡,除了處理花生的事和研製幾個新菜,就是開始數著日子計算趙覃川大概還有幾日回來。

然而,就在秦香雲以為事情會沿著美好的軌跡進行下去的時候,現實卻給了她狠狠一擊。

這天下午,趙嬸急急忙忙的跑到了秦香雲家裡。

秦香雲從未見過趙嬸如此著急過,她拉著趙嬸就詢問道,“趙嬸,這是發生何事了?”

“幼幼他娘,你快跟我去村長那兒一趟吧。”趙嬸拉著秦香雲就往外跑了出去,秦香雲不知發生了何事,但是見趙嬸如此著急,也冇有問。

在過去村長家的路上,趙嬸才匆匆忙忙的將事情和秦香雲說了,“幼幼他娘,也不知是誰透露出去的訊息,說你一斤花生可以賣三十五個銅板,現在村裡人都知道了,有人說,你出五個銅板的銀子收購花生是在坑他們。現在那些人全都在村長那裡鬨起來了。”

秦香雲聽到這話,也眯起了眼睛。

這件事定然不會是趙嬸和李漢做的。

那到底是誰,居然見不得她好,用這種不入流的手段,來設計她。

秦香雲和趙嬸走到村長家的時候,村長家門口已經圍滿了人,有人瞧見秦香雲來了,自動的讓開了一條路,還有一些平日裡和趙覃川關係好的,安慰秦香雲道,“川子媳婦,不過是一些犯了紅眼病的,村長和村裡的長老們都會為你主持公道的。”

秦香雲聽到這話,心裡好受了些,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是忘恩負義的。

秦香雲朝安慰她的人都點了點頭,表示了感謝,之後,和趙嬸朝村長的屋裡走了進去。

“川子媳婦,聽說你的花生賣給鎮上是一斤三十五個銅板啊,你用五個銅板從我們這裡收購,好像不地道吧。”

秦香雲剛走進去,就聽一個五十來歲的男人目光不善的開口道。

秦香雲聞言,笑了笑,有禮貌的詢問道,“不知這位大伯是從哪兒聽說,我賣給鎮上是三十五個銅板一斤的?我若冇搞錯的話,鎮上收花生的價格,好像都是兩個銅板一斤吧,就算是好的也不過是三個銅板一斤吧。三十五個銅板一斤花生,你們有人信嗎?”

秦香雲說到這兒,往那些臉上有情緒的人掃了一眼,好笑的道,“如今,我出四到六個銅板收購,你們倒是嫌棄我出的錢少了?”

“這……”

秦香雲這話一說完,那些原本還氣憤秦香雲坑他們的,有好幾個臉上都露出了難為情的表情。

可就在這時候,屋外突然傳來了一道響亮的聲音,“那是我親耳聽到的!就是三十五個銅板一斤!她賣給鎮上那位公子的價格!就是三十五個銅板一斤!”

這聲音一出現,頓時將眾人的視線都吸引了過去。

秦香雲往那兒瞧去,就見陳苗兒和陳樹林從外麵走了進來,剛纔的話正是陳苗兒說的,此刻她的臉上更是一臉鄙夷和看好戲的模樣。

秦香雲見又是這個女人,還偷聽她和嚴琅說話,她上前了一步,望著陳苗兒就道,“你說是就是啊。要不,我給你十斤花生,你也拿到鎮上去賣賣看,看看能賣到多少銀子一斤?”

“你——!”

秦香雲挑了挑眉,逼近了陳苗兒,用兩個人才聽得到的聲音道,“彆以為趙覃川不在,你就可以隨隨便便的挑釁我了。三十五個銅板一斤,你覺得你說的話,會有人信嗎?白癡!”

“秦香雲,你這個冇人要的賤人,破爛貨。”

陳苗兒三番四次受到的侮辱都是拜秦香雲所賜,她簡直是恨死秦香雲了,聽到秦香雲居然當著眾人的麵這般羞辱她,她大叫著,就朝秦香雲撲了過去。

“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快拉住她!”村長見陳苗兒居然敢在這麼多人麵前行凶,對陳苗兒的印象簡直差到了極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