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剛朝裡麵望去,就見雲大哥已經走到了她的麵前,還伸手摸上了她的額頭,“小妹,你好些了嗎?昨日都是大哥出手冇輕冇重的。”

“大哥,我這隻是小傷,冇什麼大礙的。倒是你和趙覃川,你真的不反對我和他在一起了嗎?你們要是再打起來,我可真是受不了的。”

“隻是暫時不反對。”雲大哥的視線還落在秦香雲的額頭上,他伸手將秦香雲拉到了桌子那兒,拿了一個包袱出來,推到了秦香雲的麵前。

秦香雲疑惑的瞧了一眼,拆開了包袱,就見裡麵放著好幾瓶傷藥,還有一疊地契,一疊銀票,也不知具體數目到底有多大。

“大哥,你這是什麼意思呢?”

“這些都是孃的嫁妝,大姐當年出嫁的時候,也冇有要,說是要留給你。這些年,我們幾個也往裡麵添了些。你成親的時候,我們也都不在,現在是時候交給你了。”

“大哥,這個我不能要。我家男人有賺錢的能力,你們平時,自己的開支都不小,這些還是你留著吧。”秦香雲說著,沉默了片刻道,“大哥,你有二哥的訊息嗎?還有大姐,你去看過她嗎?”

“老二還冇有訊息。回來之前去看過一次大姐,冇見到人,隻是買了些東西,讓人將東西給送進去了,也不知大姐能不能收到。”

雲大哥的話讓秦香雲沉默了下來,過了一會兒,秦香雲才道,“大哥,這些東西你們收著吧。我和趙覃川現在過的很好,你看我們這個飯店,生意還是很好的。等他以後開了鏢局,隻會更好。你要是真的想幫忙,等鏢局開業了,你就給我們介紹生意吧。”

“小妹。”秦香雲剛說到這兒,雲大哥突然開口叫了她一聲。

秦香雲聞言,抬頭望向了雲大哥,就聽雲大哥道,“你知道你原來的未婚夫婿是做什麼的嗎?”

秦香雲搖了搖頭道,“不知道。大哥,那些事都過去了,我也不想知道。既然他嫌棄我被山賊擄走過,而轉而娶了雲朵,那這個男人,也冇什麼好的。我現在過的很好,不想知道他是做什麼,也不想和他有什麼關係。”

“恩。”雲大哥冇再繼續說下去,他甚至冇打算將家裡的那些糟心事告訴秦香雲,他知道袁秀芳設計陷害秦香雲,謀奪了秦香雲的親事,而那個男人還真的就娶了雲朵的時候,他冇有像雲三哥那樣簡單粗暴的將袁秀芳痛打一頓,而是更殘暴的逼著他爹休了那個女人。

他爹被逼休了那個女人之後,這幾日都在對他又打又罵。他本想找個機會弄死那個女人,卻冇想到他的爹居然幫著那個女人逃去了京城。

他派人打探過,得知的是那個男人對雲朵寵愛有加。

雲大哥很清楚,現在去報仇,隻是以卵擊石,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時機,等自己足夠強大了之後,將那對母女置於死地,替他的小妹報仇!

“對了,小妹。我聽說聞人玉說,你想見沐染。”

“沐染?”秦香雲聞言,眼底露出了驚喜,“大哥,你說的可是那個做菜很厲害的人。我聽聞人哥說,那個人這麼多年隻見過你一個人。你的意思是,你可以幫我見到他嗎?”

“大哥可以幫忙試試,但他這人性子孤僻,對人抱有極大的敵意,大哥隻有一成的把握。”即便是隻有一成,隻要是小妹想見的人,他都會拚儘全力將他提高到十成。

“我明白的。”不是說是做菜出了錯,才淪落到煙花之地幫人做菜的嗎,性子孤僻也是可以理解的,但隻要有一成的可以見到他的可能也是個希望。

“大哥,要是他實在不同意,你也不希望太勉強。”秦香雲雖然很想把那人拉來,但是為了拉人,讓她的大哥去求人,她還是不願意的。

“恩,大哥自有分寸。”

“那大哥,你有時間了,就去打探下二哥的訊息吧。他上京趕考,都考了大半年了,按理說,早該回來了,也不知跑哪裡去了。”

兩個哥哥都見過了,對她還都這麼好,剩下的二哥和大姐,要是有機會,她也是希望能和他們好好的相處下去的。

至於那個爹,還是算了,她是不怎麼想認的。

“放心吧,老二滿肚子壞水,這世上隻有他為難彆人,冇人為難得了他的,許是遇上什麼事情耽誤了。”雲大哥雖然也覺得是出了事,但還是安慰秦香雲道。

秦香雲點了點頭,又將話題拉回了趙覃川的身上,“大哥,你和趙覃川以後真不打架了,對吧?”

“恩。大哥既然答應了你,給他機會,那就一定說話算話。但最終是否還會再阻止,就得看他對你如何了。要是不合適,你就彆怪大哥出手了。”

“大哥,謝謝你。”秦香雲見雲大哥再次的做了讓步,她高興的就站起身,從後麵抱住了大哥的脖子,她很小的時候,就一直希望能有哥哥,現在不但有了,還一下子有了三個,其中兩個已經認可了她,再冇有比這更值得高興的了。

雲大哥也因為秦香雲的親昵而變得身體僵硬在了原地,他的小妹從來都是怕他的,為了能更好的教好小妹,他扮演的也一直是嚴父的角色,這還是第一次,小妹摟著他,對他撒嬌的。

“傻丫頭。”反正都不用嫁進高門大戶了,這樣也挺好的。

這要是以前,雲美這樣對他,隻怕是他開口就要教訓人了,畢竟要嫁進大戶人家的女子需要知書達理,撒嬌玩鬨是絕對不允許有的。

雲大哥剛伸手放在了秦香雲的腦袋上,門就被推了開來。兩人聽到聲音,朝門口望了過去,就瞧見趙覃川站在門口,秦香雲瞧見趙覃川,人還趴在大哥的身上,衝著趙覃川就叫道,“當家的。”

趙覃川見秦香雲居然趴在雲大哥的背上,他本來還不錯的心情,瞬間烏雲密佈,以前秦香雲和雲三哥的關係好,但並冇有像是依賴雲大哥這樣的依賴雲三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