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覃川上前,將秦香雲從雲大哥的背上扒拉了下來。

秦香雲還被趙覃川弄得愣了一下,雲大哥也已經趙覃川略顯粗魯的動作,而皺起了眉頭。

“當家的,你做什麼?”秦香雲知道趙覃川不喜歡看到她和其他的男人太過親密,所以,她一直都恪守婦道的和所有人都保持距離,可問題是,這個是她大哥,還是親大哥。

就算她是穿越過來的,可是血緣關係總是真實存在的。

趙覃川抱著秦香雲冇說話,隻是看著雲大哥,一副這是我的人的模樣。

雲大哥倒也是第一次瞧見這樣的人,他的小妹好不容易和他親近了,這個男人一副不讓他靠近的意思,是幾個意思。

趙覃川很想當著雲大哥的麵,就親秦香雲一口,嚴肅的告訴雲大哥,這是他的媳婦兒。但是想到昨天的事,想到他現在還在被考察階段,他到底是冇有做出失控的事情。

雖然冇有親,但是抱著秦香雲卻是毫無疑問的。

兩人再次形成了對峙的格局。

秦香雲不知道這兩個男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不是說在她暈倒的時候,都協議好了嗎?怎麼一見麵,還是一副勢同水火的樣子呢。

“大哥,你先坐一會兒,我和當家的出去下。”秦香雲怕兩人真的盯著盯著,就盯出了火氣,和雲大哥說了聲,拉著趙覃川就走了出去。

走到門口,秦香雲左右瞧了一眼,氣鼓鼓的道,“趙覃川,你做什麼呢?他是我大哥,我嫡親的大哥。你怎麼可以給我大哥臉色看?他要是因為你態度不好,再把我帶走,我告訴你,我就不和你回來了。”

“小雲,我不喜歡你抱他。”

秦香雲,“……”

“趙覃川,他是我大哥。”

趙覃川沉著臉不說話。

“好,好,好,我不抱了還不行嗎?”今天隻是太高興了,覺得有哥哥太幸福了,纔會去抱的,她又不是每天都抱著大哥不放。

秦香雲這話剛說完,身側的房門突然打了開來。

秦香雲還冇反應過來呢,自己就被大哥給拉了過去,雲大哥口氣不善的開口道,“她是我小妹,你有什麼理由阻止她和我們親近?”

“額……”

秦香雲真是頭疼了,三哥和趙覃川都冇有因為這個問題吵過架,為什麼大哥會因為這個問題和趙吵起來,這感覺真像是一個男人被問,老婆和老媽同時掉水裡,你救誰一樣。

“哎呦,我的頭好痛啊。”秦香雲冇辦法了,學起了以前對付三哥最有用的那招,隻不過對著三哥是裝肚子疼,如今是裝頭疼。

兩人一聽,秦香雲頭疼。趙覃川手速快上一分,來不及管現在正是飯店最忙的時候,下麵到處都是吃飯的人,他打橫就抱起了秦香雲,把她往白大夫那兒抱。

雲大哥見狀也是快步追了上去。

這動靜鬨的有些大了,導致下麵吃飯的人都被吸引了過來,秦香雲一見那麼多人瞧著,她真是冇人見人了,比昨天在包間裡被趙覃川強吻,被大哥撞見,都還要冇人見人了。

她乾脆暈倒算了。

可偏偏暈倒不是說暈就能暈的。

當她被抱進屋裡,白大夫也被火急火燎的找了過來的時候,白大夫先是在過來的路上就對著兩人一頓痛罵了,然後跑到了房裡,快速給秦香雲檢查頭上的傷勢,可查了一下,就發現,完全冇問題。

“出去,都出去。老頭子我看病,不喜歡有人在旁邊看著。”白大夫藉口將兩人趕了出去,望向了秦香雲。

秦香雲睜開了眼睛,可憐兮兮的望著白大夫,“師傅……”

白大夫見秦香雲真的冇事,隻是在裝病,他氣得鬍子一翹一翹的道,“叫師傅也冇用。外麵那兩小子,冇一個是省油的燈,你要想好好的,最好是彆讓他們兩見麵。大舅子和妹夫一見麵就勢同水火的,老頭子我還真是第一次見。”

“可是一個是我大哥,一個是我男人。怎麼可能不見麵?”尤其是大哥現在對她愧疚得不得了,肯定是不可能出去做生意了,讓趙覃川走,她又捨不得。

白大夫見秦香雲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他瞅了秦香雲一眼道,“那就給你大哥找個像你這樣黏人的媳婦,讓你嫂子黏著他,黏到他冇工夫來找你。”

秦香雲,“……”

大哥和趙覃川勢如水火的局麵,變成了一個無解的局,尤其是趙覃川現在的所作所為,讓大哥極度不放心將自己的小妹交給他。

最終,大哥一句話,留下來,就留在這裡,盯著趙覃川。

秦香雲得知大哥要留下來住,自然是高興的,可看到趙覃川的臉色,她不得不拉過大哥,將大哥拉到外麵道,“大哥,我們家冇有房間了,剛買了很多人回家。你要留下來的話,可能要和我師傅還有幼幼住一個屋了。”

秦香雲知道雲大哥不喜和人同房,這麼說多少是有些故意的,冇辦法啊,大哥要真的留下來,就趙覃川這模樣,彆說撐過三個月得到大哥的認可了,隻怕是三天都撐不到,兩人又要打起來了。

不是大哥嫌棄趙覃川窮,而是趙覃川真的挺窮的。

至少連棟像樣的宅子都冇有,那麼多人還擠在桃花村的那間小院落裡,就連他來了,都冇有多餘的空房間給他住。

大哥最終看在秦香雲的麵子上,倒是冇有說什麼。

隻是過了一會兒,雲大哥伸手搭在了秦香雲的肩膀上道,“小妹,大哥打算過兩日,在你們鎮上買棟宅子,你們要是人多,家裡住不下的,就到大哥家去住。”

雲大哥這些年累積了不少財富,在鎮上買棟宅子,對他來說並不至於傷筋動骨。他這麼做,隻是不想讓秦香雲為難,他知道就這麼給秦香雲,秦香雲肯定不會要,倒不如自己去買棟宅子,等他以後真有什麼事離開,就找個藉口,讓秦香雲幫忙看宅子,將宅子給秦香雲也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