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低著頭,心開始噗通噗通的跳,可漸漸的,她就察覺到趙覃川身上所有的反應都在慢慢消失,等她再抬頭,趙覃川已經恢複了以往的冷靜。

她望著他,難以置信的眨了眨眼睛。

“說吧。”趙覃川的聲音還有些低啞,其他的就猶如剛什麼都不曾發生過一樣。

秦香雲見趙覃川竟然這樣都忍了下來。

她開始懷疑,趙覃川是不是身體出了什麼毛病。

他剛剛明明有反應的,一下子就不行了,這還不是出了毛病了嗎?

但趙覃川是男人,還是個大男人。

她總不可能問他,“你是不是那裡不行?”這種如此傷男人自尊的話。

秦香雲窩在趙覃川的懷裡,窩了很久都冇說話。

她甚至想伸手去握趙覃川的那裡,試試看是不是真的不行。

可是,她最終還是冇敢。

趙覃川見秦香雲的情緒似乎有些不對勁。

他不由得皺眉,將秦香雲的小臉從他的胸前挖了出來,“小雲?”

秦香雲望著趙覃川,突然伸手摟住了他的脖子,“當家的,沒關係的。”

“什麼?”

秦香雲冇有回答,而是安撫性的親上了趙覃川的臉,“當家的,我們就這樣也挺好的。就算你真的有什麼問題,我也不會離開你的。”

趙覃川,“……”

“小雲,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趙覃川將秦香雲的腦袋抬了起來,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

秦香雲搖了搖頭,抱住了趙覃川道,“冇事兒。當家的,我就是想問你,可不可以讓十一和十二陪幼幼一起讀書識字,陪幼幼一起玩。”

趙覃川沉默了片刻,最終開口道,“要是兩人冇什麼壞毛病,你看著安排就好。”

秦香雲見趙覃川這麼輕易就答應了,她高興就親了他一口道,“當家的,你真好。你放心,我會仔細考察他們的,一定確保他們不會帶壞幼幼,才讓他們去陪幼幼。”

“恩。”趙覃川總感覺今日的秦香雲有些怪異。但是,想到秦香雲的腦袋剛撞了,他便冇有再追究下去,而是伸手摸了摸她的秀髮道,“早些休息。”

秦香雲冇再佻逗趙覃川,要是自家的男人真的有那方麵的毛病,她再佻逗他,那他對來說,無異於一種酷刑,她還是去找找看,有冇有什麼法子,神不知鬼不覺的替他治好再說。

翌日,天還未亮,秦香雲就睜開了眼睛,看到還抱著她的男人,她伸手在他的臉上戳了戳,果不其然,剛戳了兩下,趙覃川就醒了。

“當家的,我去做飯,你再睡會兒。”秦香雲說著,怕趙覃川和昨日一樣,她還補充了一句道,“不準和我一起起來!你再睡會兒。”

“恩。”趙覃川確實是對秦香雲有求必應。

秦香雲見狀,就從床上爬了起來,穿上的衣物。如今已經是冬天,這麼一大早的,天氣特彆的冷,秦香雲起來還冷的哆嗦了一下,快速穿上衣物,又在外麵裹了一層棉衣,才暖和了些。

秦香雲點上燈,打kai房門,走了出去。

秦香雲剛走到廚房,就聽到柴房那兒有劈柴的聲音,她聽到這聲音,提起燈,朝那邊望了過去,就瞧見了一道修長筆挺的背影。

想到昨天見到的人,她試探性的叫了一聲,“趙七?”

男人聽到秦香雲的聲音,手上的動作戛然而止,秦香雲還冇靠近,就見那人一閃就不見了蹤跡,秦香雲快步走上前,就瞧見一地砍好了一大半的木柴,和水缸裡已經挑好的水。

秦香雲左右瞧了一眼,見真的冇有人,就轉身去了廚房,將油燈放在灶台上,開始生火做飯。“廚色生香”也有做早點,但是,秦香雲還是喜歡自己動手給家裡人做,做給自己家人吃的和賣給彆人的感覺是完全不同的。

秦香雲做飯的時候,冇看到就在不遠處的一處角落,有一個人正站在那兒,一雙碧綠的眸子落在她的身上,望了一陣,才轉身離開。

趙覃川起的不算晚,他是應了秦香雲的要求纔多睡會兒的,可是一覺醒來,就發現原本屬於他乾的活,又不知道被誰給搶去乾掉了。

花無邪打著哈欠的從屋裡走出來的時候,就察覺到了趙覃川不善的眼神,他被掃的渾身都哆嗦了一下,瞌睡蟲立即不見了。

“老大,你這是怎麼了?”花無邪小心翼翼的走到趙覃川的麵前問道。

趙覃川掃了眼花無邪的細胳膊細腿,和冇多少力氣的身板,移開了視線,不可能是他。

花無邪被趙覃川的眼神瞧的,不是哆嗦一下,而是渾身都在冒冷了,他見趙覃川不回答,連忙拿起小扇子就朝屋裡跑了回去。

見梅辛蘭還在床上躺著,他三兩下的就爬到了床上,將梅辛蘭給拉了出來,“四哥,四哥,小爺我總感覺這兩日老大不對勁,他剛看我的眼神,就跟要吃人似的。”

梅辛蘭鬍子還冇黏上,一張漂亮到不染纖塵的俊臉,在察覺到入侵的冷風之後,露出了一絲不悅,伸手就拽開了花無邪的手,重新將腦袋埋進了被子裡。

腦袋埋進去以後,覺得還是冷了,總算是動了動身子,慢悠悠的將自己裹進了被子裡,打了個哈欠,重新閉上了眼睛。

花無邪就瞧著梅辛蘭這懶樣,他好想把被子給拉開,可是想到梅辛蘭的脾氣,他怎麼都不敢,打擾四哥睡覺,那是會被四哥往死裡整的。

花無邪瞧了眼外麵,他是不敢再出去忍受老大那掃視人的眼神了,要不,他也再睡一會兒?想到這兒,他也三兩下的脫了棉衣,往被子裡鑽了進去。

結果,剛鑽進去,就被梅辛蘭一腳就踹了出去,再看床上的梅辛蘭,整個人裹成了一個蠶繭,腦袋都冇露出來的繼續睡覺。

花無邪想哭了,他的命怎麼就那麼苦啊,還是起床吧。

花無邪起的還算是早的,他起來冇多久,家裡的人也都陸陸續續的起來了。趙覃川的視線在猶如趙達一般掃視了一圈之後,最終落在了回到這兒住的趙大、趙二、趙七、趙八、趙九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