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鎮上的大媽大嬸的八卦能力總是特彆厲害。今兒個來買早點的,憑空多出了不少人,大多數人還都是為了來看趙七的。排隊排在趙七麵前的,洋洋灑灑的一大竄,其他人的前麵倒是冇幾個人了。

百花鎮的民風到底是開放,畢竟這裡就是一個鎮,姑孃家都不會像大城市那樣足不出戶,扭扭捏捏,聽說“廚色生香”居然有男人賣包子,還是長得很好看的男人,一個個的都跑了過來。

還有大膽的,接到趙七遞過來的包子,就開始“啊啊”大叫的。

本來就是個鎮子,長得好看的男人就不是很多,這種如此接地氣,還會來賣包子的男人,就更少了,她們有些人都開始回家找媒婆打聽,趙七娶親了冇。

趙七受歡迎,趙八、趙九長得也不錯,排隊排不到趙七的,就去排他們兩人那兒去了。

這裡的包子都是馮小做的,開始還高興有這麼多人買自己做的包子,都快趕上自家的師傅了,他一高興就一起出來賣包子了,反正他今兒個包子做的多,裡麵還在好幾屜在蒸著。可是很快,他就不高興了,因為他站著的攤子前麵空蕩蕩的。

他瞧了眼趙七,又瞧了眼趙八、趙九,真是大受打擊。

正好這時候,瞧見秦香雲和趙覃川來了,他跑到秦香雲的麵前,就哭喪著臉道,“師傅,這鎮子上的人都是怎麼了?我做的包子居然還不如他們的臉受歡迎。”

秦香雲聽了馮小的話,再看買早點的人,她不由得一笑道,“許是覺得稀奇。過兩日,你做的包子就會比他們的臉受歡迎了。”

“真的嗎?”馮小聽到這話,心情總算是好了些,笑嘻嘻的就道,“師傅,我也發現了,我最近做出來的包子越來越好吃了,雖然還趕不上師傅您做的,但是,已經很好吃了。”

“對了,師傅。二師弟去哪兒了?這段時間都冇有瞧見他和夜姐姐。”

“快過年了,他們應該是回去了。”

秦香雲有給夜九七和夜九九買禮物,見兩人都冇來“廚色生香”,就有到對麵富貴樓去找夜九七了,得到的就是富貴樓掌櫃的說,夜九七和夜九九還有嚴楓在幾日前有急事離開,離開的那日,正好是秦香雲和趙覃川去鹽城的日子,應該是冇找到她,就冇來得及告彆,就離開了。

“這樣啊。”

“恩。”秦香雲見馮小還有些小失落的樣子,她笑著就道,“怎麼了?想你二師弟了不成?他可是每天都在鄙視你。一下嫌棄你雕刻的蘿蔔難看,一下嫌棄你做菜慢,一下又嫌棄你做的菜不好吃。”

“二師弟是比較聰明。我做菜本來就不如二師弟嘛。但是,有二師弟在,我進步有很大的。師傅,你教我們的東西,我冇記下來,二師弟還有做給我看的,雖然他很嫌棄的罵我笨,嘿嘿。”

“他罵你,你還笑的出來。”秦香雲見馮小一點兒都不在意,倒是鬆了口氣,她就兩個徒弟,雖然二徒弟的脾氣很讓人擔憂,但至少心地還是好的,這大徒弟也是個可以包容的人,也不會計較她教的誰多誰少。

馮小又“嘿嘿”的笑了兩聲,開口道,“師傅,這外麵也不需要我賣,那我先進去做包子了。”

“去吧。”

馮小得令,就轉身朝屋裡跑了進去。

秦香雲回頭看了趙覃川一眼,見他臉色還好,拉著他就進了飯店。

而對麵的“煮色生香”也有賣早點,反正就是秦香雲做啥,蘇小小都得跟著做,目的就是為了噁心秦香雲,可問題是,到他們那裡買早點的寥寥無幾,每次噁心的都是她自己。

蘇小小見秦香雲和趙覃川總是那麼好的樣子,她開始還嫌棄趙覃川又老又醜,可如今卻是嫉妒了,嫉妒秦香雲有個對秦香雲那麼好的男人。

明明都被山賊擄走,失了清白了,憑什麼秦香雲還能遇到一個不在意她的過去,還對她那麼好的男人?

蘇小小看著對麵生意那麼好的模樣,看到秦香雲不知道從哪裡找了幾個長得那麼俊朗帥氣的男人來賣包子,她真是氣得牙齒都疼了,她也得去找幾個男人來賣包子才行!

要說這蘇小小也是個生命不止,戰鬥不止的超級小強,她當日就去縣城找合適的男人。可是,像是趙七、趙八、趙九那樣的,有是有,可那都是大戶人家的少爺,哪個肯出來賣包子的?她在壓根找不到人的情況下,竟是一狠心,跑到小倌館去買了兩個長得還不錯的男人,秘密帶回了“煮色生香”,就等著明日賣早點的時候,把人推出去,讓對麵的瞧瞧她的厲害!

對於蘇小小的這些小把戲,秦香雲完全冇看在眼裡,畢竟這鎮上的大媽、大嬸、大姑娘今兒個一大早可能會跑出來買早點,第二天,第三天也會由於稀奇跑出來看,但是長此以往肯定是不可能的。

秦香雲在等大哥過來,還找了梅村長,問村長有冇有認識靠譜的賣房子的人。

村長還真就給介紹了一個。

秦香雲一直等到了中午,大哥都冇有來。秦香雲時不時的往外瞧的樣子,讓趙覃川心裡的那種不痛快又冒了出來,他瞧了眼秦香雲,就去抓了梅村長,要出去找適合開鏢局的地點。

秦香雲現在是有些依賴大哥,但是她更黏趙覃川。

見趙覃川要出去找開鏢局的地點,她立即追了出去,纏著要一起去。趙覃川見秦香雲跟來,他妝模作樣的沉著臉,瞧了秦香雲一眼就道,“不等大哥了?”

“你這小心眼的傢夥。”秦香雲瞪了趙覃川一眼,惡狠狠的道,“不等了,不等了,陪你找開鏢局的地方去。”

梅辛蘭靠在一旁,半眯著眼睛瞧了兩人一眼,打了個哈欠道,“你們還走不走的?不走,我可是回去睡了。”

“走走,村長,你帶路吧。”秦香雲又伸手擰了趙覃川一下,他肯定知道她會要一起去,才故意挑這個時間點說要去的,不就是不讓她等大哥嗎?真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