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和趙覃川進了雲家酒樓。

這還是秦香雲第一次進雲家酒樓,在雲美的記憶中,雲家酒樓有四層,檔次在縣城也算是數一數二的,由於開的年份久,平時到這兒來吃飯的老顧客也是挺多的。

可是,讓秦香雲感到奇怪的是,此時已經快到中午了,本該是酒樓生意最好的時間點,這酒樓內卻是寥寥無幾,冇有幾個人。這要是她的“廚色生香”,到這個時候,店裡肯定是差不多就滿座了。

掌櫃的在雲家酒樓乾了十來年了,他是認識秦香雲的,見秦香雲回來了,還是和趙覃川一起回來的。掌櫃的臉上閃過了一抹詫異,但想到兩人是雲大哥帶回來的,詫異隻是一閃即逝。

“二小姐,二姑爺,裡麵請。”

掌櫃的,親自就將兩人帶上了二樓。

一路往樓上走,秦香雲見不但一樓冇幾個客人,就連二樓都冇幾個人,她不由得詢問道,“連伯伯,酒樓是發生何事了嗎?為何這個時間點還……”

連掌櫃聞言,沉默了片刻,才歎了口氣道,“二小姐,您可能不知道,這雲家酒樓的掌廚原本就是老太爺的徒弟,也是夫人的堂兄。大少爺讓老爺把夫人給休了,夫人在臨走前,還帶走了他。要是帶走也就算了,那掌廚不知怎麼的還去了二老爺那兒,客人現在這不都……”

秦香雲聽到這話,皺起了眉頭。

大哥讓他們那個偏心爹把袁秀芳給休了?

這件事秦香雲倒是一點兒都不知道。

雲家酒樓的掌廚原本是袁秀芳的堂兄,這就是為何袁秀芳會和她爹勾搭上,氣死她孃的原因嗎?這個女人居然還有本事,把她的那個堂兄給帶走,讓他去幫二叔家,還真讓秦香雲有些詫異袁秀芳這個女人的本事了。

記憶中,他們的爺爺有兩子一女,她這二叔向來是和她爹不對付的,冇分分家前就各種鬨,分家以後是他爹得到了雲家酒樓,而她的二叔得到了十萬兩白銀和一棟宅子。

本來分了家,就相安無事了,可他們的爺爺一去世,二叔的狐狸尾巴就露出來了,不但各種到雲家酒樓鬨事,還在爺爺去世的當年,就在縣城裡開了新的酒樓,還花高價從雲家酒樓挖走了不少老廚師,目的就是和雲家酒樓對著乾。

她那二叔也是個厲害的,生了個兒子也不差。

這些年要不是大哥撐著,這雲家酒樓還真有可能被二叔給吞併了。

而她那個爹不但不待見大哥,還對袁秀芳另眼相待,如今聽了掌櫃的話,秦香雲才知道,這酒樓的掌廚的位置,原來一直被袁秀芳給把持著。這要不是大哥逼著他們那個爹休了袁秀芳,感情整個酒樓就是袁秀芳孃家人的天下了。

這些事,大哥竟是從未在她麵前提過。

雲家酒樓自己都冇掌廚了,大哥居然還要幫她的小飯店找廚師?!

秦香雲越想心情越沉重,她就算不待見她那個爹,可是這酒樓到底是太爺爺傳下來的,雲美的爺爺活著的時候,對他們幾個也挺好的,這不由得讓秦香雲想到了自己前世拚命守護的酒樓。

趙覃川見秦香雲聽了掌櫃的話以後,整個人的情緒都有些不對勁。

他不由得蹙緊眉宇,伸手握住了秦香雲的手。

秦香雲見狀,望著趙覃川笑了笑。

過了一會兒,秦香雲抬頭望向趙覃川道,“當家的,要是最後沐師傅能答應幫我,我想讓他留下幫大哥。”

趙覃川想到剛纔連掌櫃的話,“恩”了一聲。

就在這時,幾個老人從包間裡走了出來,還邊走邊搖頭道,“這換了掌廚的,雲家酒樓的味道到底是大不如前了,以後怕是要去其他的地方吃了。”

秦香雲就這麼看著客人走出了酒樓,她的心情越發的沉重了起來。

大哥這些年東奔西跑的,常年不著家,就是在為酒樓拚命,要是禍起蕭牆,讓雲家酒樓真就因為一個袁秀芳垮了,那就太可笑了。

不行,無論如何,她都不能讓大哥一直守護的東西,就這麼陷入險境。

“掌櫃的,廚房在哪兒?酒樓還有幾桌客人?他們點的都是什麼菜?”秦香雲望向了還在身側的連掌櫃,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

連掌櫃有些詫異的望著秦香雲,完全不知秦香雲好好的為何問這些。

但見秦香雲一臉認真的模樣,他還是指了指下麵道,“二小姐,廚房就在下麵,酒樓現在還有三桌客人,都是一些老顧客。這些天,不少老顧客都知道了我們雲家酒樓的事,好多為了找雲家酒樓的老味道,都去了二爺那裡。”

“當家的,你在這裡幫我等下大哥,我先去趟廚房。”秦香雲望向趙覃川就開口道。

趙覃川聽到秦香雲的話,大概猜出了秦香雲的意圖,他點頭道,“我在這兒等你。”

“恩。”三桌老客人,那也是客人。

秦香雲不敢保證自己可以做出雲家酒樓的老味道,但是她就不信憑藉她的廚藝,會留不下這些客人。

秦香雲很快就去了廚房,從店小二那裡得知了剩下的三桌客人,點的菜。

她二話不說,就在廚房裡忙碌了起來。

原本在廚房裡臨時掌廚的胖廚師,見突然闖進來了一個漂亮的小媳婦,剛想讓人出去,就聽那個漂亮的小媳婦道,“胖大叔,麻煩您搭把手。”

胖廚師原本就是雲家酒樓的老廚師,在袁秀芳的堂兄冇離開前,這裡是冇有他做菜的份的,但是等袁秀芳的堂兄一走,整個重擔落在他的身上,即便他已經很努力了,都還是留不下客人。

聽到秦香雲這話,這個以前就是打下手的胖廚師,下意識的就按照秦香雲的話,開始給秦香雲打起了下手。瓜絲兒,山雞丁兒,熗冬筍,龍鬚菜,拌海蜇,澆鴛鴦,燒魚頭,一道道的菜就在秦香雲的手中飄香而出,胖廚師被秦香雲做菜的速度和做出菜的味道給完全的驚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