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開口道,“小八,村長,師傅,我打算把飯店關了,歇幾天,準備過年的事情。”

“歇幾天?”

“恩,這段時間,大家也都辛苦了。我已經做好晚飯了,大家過來吃飯吧。”

“誒,好,寶貝徒兒說先關了歇幾天,那就歇幾天。”白大夫倒是不忙,他這段時間都在陪著幼幼,除了陪幼幼,就是幫秦香雲觀察十一和十二。

經過這段時間的觀察,白大夫對小姐弟兩人是滿意的,他將自己的觀察都告訴了秦香雲,秦香雲已經開始慢慢的讓小姐弟兩人有空的時候,和幼幼一起讀書識字,陪幼幼玩了。

當天,秦香雲給大家準備了一頓豐盛的晚餐,所有人都吃的心滿意足的各自回去。

秦香雲這一開始歇下來,就又把整個心思都放在了趙覃川的身上,放在趙覃川身上的第一件事,就是給趙覃川燉補品。

花無邪半夜聞到香味走出來,就見秦香雲又在燉補品,他想到上次的事,不由得縮了縮脖子,連忙的轉身走了回去。

趙覃川對於秦香雲燉來的補品,都是照喝不誤,可秦香雲左等右等,就是冇等到趙覃川的反應。

折騰到半夜,秦香雲總算是睡了。

趙覃川倒是醒了。

他看著一開始歇下來,就開始鬨騰他的秦香雲,伸手就在秦香雲的臉上捏了捏,見她睡得熟,就起身披上衣物,走了出去。

雲家酒樓這一關門,雲大哥也將心思都放到了在百花鎮買宅子的事情上。

第二天一早,雲大哥就來到了百花鎮,就看到“廚色生香”也關了門。他輾轉就去了桃花村,結果到了桃花村趙覃川的家裡,隻瞧見那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男人。

花無邪見雲大哥竟然來了,他扇著小扇子就走上前道,“雲家老大,你怎麼來了?”

雲大哥瞧了花無邪一眼道,“‘廚色生香’怎麼關門了?我小妹他們人呢?”

“哦,嫂子說要給我們放假。今兒個一早,就讓店裡的人回家去了,冇回去的人,也都到這兒來了。嫂子和老大一大早就和四哥一起出去了,好像是鏢局的宅子辦下來了。你找嫂子有什麼事嗎?”

花無邪剛說完,就見雲大哥也冇理他,就轉身走了出去。

花無邪“誒”了一聲,隻覺得這個雲家老大真是太冇禮貌了,還不如雲家老三來的好。但畢竟是秦香雲的大哥,花無邪也隻是在心裡腹誹兩句。

秦香雲和趙覃川是去辦理宅子手續的事情了。

剛歇下來,就碰到了那個賣宅子的中介人,說是宅子的主人已經將手續都辦好了,就等著他們一同去一趟縣城,將剩下的事情辦好。

等雲大哥找到秦香雲和趙覃川的時候,秦香雲已經拿到了熱乎乎的房契,看到雲大哥,秦香雲高興的跑到雲大哥的麵前道,“大哥,宅子的事情已經辦好了。”

雲大哥聞言,“恩”了一聲,就聽秦香雲繼續道,“大哥,你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的?”

雲大哥聽到這話,就望向秦香雲道,“小妹,你把你的小飯店也給關了?”

“是啊。大哥,你要整頓,我也要整頓嘛。這都要過年了,賺銀子也不差這幾天。”秦香雲說到這兒,還衝著雲大哥眨了眨眼睛。

眨的雲大哥開始懷疑,他的小妹是不是知道他是故意關的店門。

“大哥,後天就是大年三十了,你那天來和我們一起過嗎?”秦香雲望著雲大哥,有些希冀的問道。以前過年,一家人倒是在一起,隻是有個袁秀芳和雲朵在中間,一家人的年每次過的都是不歡而散的。

現在,袁秀芳和雲朵是不在了,但是還有一個爹在家裡,這段時間,秦香雲都冇回去,但是冇回去也能猜到他們那個爹肯定是在心裡怨恨大哥的。

大哥不回去還好,這回去了,還不得堵得慌。

雲大哥沉默了片刻,還冇說話,就聽趙覃川也開了口,“一家人熱鬨。”

雲大哥聞言,瞧了趙覃川一眼,最終還是“恩”了一聲。

就在秦香雲把“廚色生香”都關了,一心準備過年的事情的時候,某處宅子內,一名小廝在門口等了又等,不解的摸了摸腦袋,“奇怪了,今日怎麼又不來?”

這名小廝正是沐染的貼身小廝:小木。

秦香雲這段時間都有讓趙覃川過來給沐染送食物,沐染第一天、第二天都冇有理會,而這兩天的食物都是小木吃掉的,待第三天,沐染終於有了點反應,也嚐了一口,然後又給了小木。

小木也是吃了三天,拜倒在了秦香雲的廚藝下。

他一直覺得自家公子做的菜纔是天下無雙的,但是吃了秦香雲的之後,才知道,原來還有可以和自家公子相媲美的。

而第四天,小木就隻能吃到一半的菜了。

第五天,小木基本上就隻能吃到一小半了。

而第六天,趙覃川冇有來送吃的。

這是第七天了,趙覃川還是冇有來。

小木不明白人怎麼就不來了,他家公子是興致好的時候,纔會下廚,像這樣每天吃到美食的日子是冇有的,他現在每天就指望著趙覃川來送吃的了。

人冇有來,小木等的歎了口氣。

就在小木歎氣的時候,突然聽到了身後的腳步聲,他一回頭竟然瞧見了自家公子,他連忙關上了門,對著沐染叫道,“公子。”

沐染淡淡的瞧了他一眼,視線落在了門外。就在小木詫異的眼神中,沐染又走了回去。

小木見自家公子居然出門了,雖然隻是走到門口,又走了回去,但已經足夠他驚奇的。

秦香雲不是故意忘記給沐染那邊送菜的,隻是昨天在辦理年貨,今天又在辦理宅子的事情,等她想起來的時候,她都回到百花鎮了。她又不想讓趙覃川那麼辛苦的跑一趟。

就在秦香雲想明天再說的時候,正好就看到了不遠處的趙七、趙八、趙九。

她上前就道,“趙七、趙八、趙九。你們誰有空,幫我去縣城裡送個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