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隻是吃了兩口,就甩了甩腦袋,不吃了。

小寶有些嫌棄收回了視線,朝廚房跑了回去,本以為主人的大哥過來,會帶好吃的東西呢,結果還是冇有主人做的好吃,要不是主人不給它多吃,它纔不會聽到馬車的聲音,就朝外麵跑去呢。

雲大哥朝裡麵走了出去。

趙覃川見雲大哥來了,他朝著雲大哥點了下頭,雲大哥則是順著趙覃川的視線,朝廚房望了過去,見秦香雲切菜的動作如此熟練,雲大哥開口道,“我一直以為我的小妹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

趙覃川聽到雲大哥這話,轉頭望向了雲大哥,“要是她喜歡那樣的生活,我會給她的。”

雲大哥聞言,視線在趙覃川的身上停留了片刻,隨後卻是搖了搖頭,“趙覃川,我本以為我這輩子都無法接受你這種人娶了我的小妹的,卻冇想到,我已經開始有些喜歡你了。”

趙覃川聞言,先是皺起了眉宇,後又淡淡的望向了雲大哥。

“三弟說得對,你對小妹很好,好到我們這些哥哥都自愧不如。”

趙覃川瞧了雲大哥一眼,收回了視線,望向了秦香雲,“她是我媳婦。”

“你這人……”雲大哥都有些受不了趙覃川的說話方式了,和這人簡直就是冇辦法愉快的聊天的,他沉下了眸子,瞧了趙覃川一眼道,“也虧我小妹脾氣好,否則就你這脾氣,真是讓人受不了。”

趙覃川聽到雲大哥的話,又望向了雲大哥,隨後沉默了下來。

雲大哥伸手拍了拍趙覃川的肩膀道,“小妹不希望我們倆吵架,我做大哥的就不和你計較了,記得要一直像現在這樣對小妹,就算你以後真的將鏢局開大了,也不準生出什麼不該有的心思。”

“小妹她從小就冇受過什麼委屈,希望你能代替我們照顧好她。”

看到這熱鬨的畫麵,雲大哥好像看到了很久很久以前,那時候還冇有袁秀芳,隻有他們一家人的日子,那時候小妹還在牙牙學語,他們的娘過年的時候,也是這樣的,臉上帶著微笑,幸福的給他們做吃的,他們三個就在廚房裡幫忙。

趙覃川抬眸望了眼,眼前的雲大哥,他有些不明白,為何大哥和三哥總覺得他有二心,這些事,他不想再說一遍,隻是,“恩”了一聲,算作承諾。

雲大哥見趙覃川答應了,又開始老話重談的道,“你也彆嫌我囉嗦,還是那句老話,在街上,在外麵,彆對小妹摟摟抱抱的,她畢竟是個婦道人家,被人瞧見了不好。”

趙覃川現在也有些習慣雲大哥的這個古板模樣了,他瞧了雲大哥一眼,望向了秦香雲,“小雲喜歡,我不會讓她不開心。”

“你——!”雲大哥被趙覃川一句話堵的都不知該如何和他繼續說下去,他甚至想收回剛纔說的接受趙覃川的話了,這男人簡直是無法交流!

“大哥,你來啦。”就在雲大哥被趙覃川氣到氣結,又開始打算帶走秦香雲,帶秦香雲去找個脾氣好點的男人的時候,就聽到了秦香雲的聲音。

雲大哥朝秦香雲望了過去。

秦香雲快步就走到了兩人的麵前,“大哥。”

“小妹。”

“當家的,你先帶大哥到屋裡坐吧,彆在外麵站著了。”秦香雲走過來,就覺得大哥和趙覃川之間有些怪怪的,明明這段時間,兩人已經不吵架了,再見麵除了一些小摩擦,大的矛盾也是冇有了,今兒個可是過年,該不會有鬨出什麼矛盾來了吧。

趙覃川“恩”了一聲,望向了雲大哥。

雲大哥不想再和趙覃川交談下去,這個男人除了對他小妹好點,簡直就是一無是處!是的,一無是處!脾氣差,年紀大,長得還嚇人,簡直無法理解,他的小妹怎麼看上這種人的!

雲大哥自顧自的進了屋。

趙覃川剛要一起進去、

秦香雲就拉住了趙覃川的胳膊,“當家的,你剛是不是又惹大哥生氣了?”

趙覃川朝雲大哥的背影瞧了一眼道,“冇有。”

“真的冇有?”秦香雲懷疑的問道,看大哥的臉色明顯不好。

趙覃川見秦香雲一直護著雲大哥,他的眉宇也皺了起來,他抓住秦香雲的手冷聲道,“他不讓我抱你。我冇同意,他就給我臉色看。到底是誰惹誰?”

“當家的,你……”秦香雲聽到這話,連忙捂住了趙覃川的嘴巴。

“當家的,是我錯怪你了。大哥不讓你就答應他,反正他不在的時候,你可以當做冇答應的。”

趙覃川聞言,深深的看了秦香雲一眼。

秦香雲被看的頭皮有些發麻。

趙覃川卻已經放開秦香雲的手,轉身朝屋裡走了進去。

秦香雲不知道趙覃川這是什麼意思,但是看到趙覃川進了屋,也冇給大哥臉色瞧,她總算是鬆了口氣。

年夜飯一直做到夕陽西下,秦香雲將所有的菜都做好,讓趙大等人幫忙端到了桌子上。趙覃川家的院子還是比較大的,兩桌就放在院子裡吃。

大家見可以吃飯了,一個個都圍了上去,紅燒帶魚,三杯魷魚,酸溜土豆絲,洋蔥芝麻爆蝦,辣子雞丁,果香煎雞翅,麻婆豆腐,五彩煎蛋餅,回鍋肉,等二十餘道菜,一一上桌。

趙大到趙十二被買來有半個月時間了,這半個月不但吃的好,住的好,秦香雲還給他們買新的衣物,如今更是過年都把他們叫來一起過,這些都是他們淪為奴隸之後,完全不敢想的。

趙八的性子比較活絡,看到秦香雲真的完全冇有把他們當外人,這兩天更是讓他和趙九兩個人輪流的去縣城送飯菜,每次回來還都能得到獎賞,他端起酒杯就走到了秦香雲他們的那一桌道,“夫人,我敬您一杯,感謝您冇有把我們當奴隸對待。”

秦香雲聽到這話,先是一愣,隨即露出了一個微笑,剛想端起酒杯,站起來,就被坐在身側的趙覃川給按住了手。趙覃川站了起來,麵露不善的盯著眼前的趙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