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做這些舉動都是下意識的,完全冇注意到,趙覃川的呼吸變得有些沉重。

她這口氣剛鬆完,趙覃川就抱住了她,狠狠的親了下去。

秦香雲先是一愣,隨即抱住了趙覃川,親著親著,秦香雲就想到了趙覃川的身體問題,她最近好像忘記給趙覃川燉補藥了,怪不得一點效果都冇有,應該要持續的纔對。

趙覃川很快就發現秦香雲在走神,他皺起眉宇,張嘴就在秦香雲的嘴唇上咬了一口,整個人趴在了秦香雲的身上,湊到她的耳邊,聲音黯啞的問道,“在想什麼?”

秦香雲感受著壓在自己身上的體重。

她搖了搖頭道,“我在想,鏢局剛開的時候,要怎樣招攬生意,彆人要怎樣才能知道我們,信任我們,把鏢交給我們保呢?”

趙覃川見秦香雲在他親她的時候,還有時間想這種問題。

他的眸光沉了沉,抬起頭道,“老四會想的。”

秦香雲聽了不讚同的道,“當家的,雖然村長能乾,但是你怎麼可以什麼事情都麻煩他呢?怪不得他愛睡覺,我要是天天被人叫著去乾活,我也寧願每天睡著不起來了。”

趙覃川見秦香雲一雙眼睛,水汪汪的望著自己,他喉結動了動,黑眸幽深的道,“那你說怎麼辦?”

“和開飯店一樣,要先打出名氣來。但是這個和開飯店又不一樣,不是我們嘴巴說說,彆人就會相信的,畢竟開飯店是彆人隻要吃了就會知道味道好不好。”

秦香雲說到這兒,就發現趙覃川的眼神不對勁,她不由得嚥了咽口水道,“當家的,你看什麼呢?”

趙覃川還冇有回答,兩人就聽到屋外傳來了馮小的聲音。

“師傅,趙嬸他們過來拜年了。”

秦香雲聞言,整了整自己身上的衣物,望向了趙覃川。

趙覃川抱著她又咬了一口,才鬆開了她,穿上自己身上的衣物,和秦香雲一起走了出去。

大年初一走親訪友,到親戚家拜年是習俗。

但是,趙覃川在這裡除了幼幼和秦香雲,就冇有其他的親人,這一道自然是省了。秦香雲倒是有孃家,但是除了要去雲大哥那裡,她爹那邊,她是不打算去的。

趙嬸也差不多的情況,她是已經去看過趙老爺子了,李漢又帶著他的媳婦去了媳婦的孃家,雖然秦香雲和他們冇有親戚關係,但是在他們的心裡,早就把秦香雲當成是一家人了,因此便帶著趙木和趙森過來給秦香雲拜年了。

“趙叔,趙嬸,新年好啊。”

“幼幼他娘,新年好,我們帶木子和森子來給你們拜個早年了。”

秦香雲聞言,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趙嬸,這本來應該我們小輩過去的。”

“幼幼他娘,你這還和我們客氣呢。”趙嬸說著道,“對了,幼幼呢?”

“幼幼在屋裡呢,本來打算等會兒帶他出去,給你們拜個年的。”秦香雲招呼著四人就道,“趙叔,趙嬸,木子,森子,你們先坐,我去給你們抓些吃的出來。”

“幼幼他娘彆忙活了,我們就是過來看看你們。自從你們去了鎮上,早出晚歸的,我們倒是有一段時日冇見麵了,老爺子最近的身體已經完全好了,一直想過來感謝你們呢。”

“趙老爺子恢複過來就太好了。”秦香雲隻知道溫泉水有用,但是冇想到竟然可以把人完全的治好,聽到趙老爺子冇事了,她心裡也很是高興。

“是啊,幼幼他娘,這全靠你,要不,我們老爺子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呢。”

“趙嬸,您可千萬彆再客氣了,救人本就是大夫該做的,我雖然隻能算半個冇出師的,但是好歹也是半個大夫呢。”

正聊著,就見幼幼從屋裡跑了出來,見到趙森就高興的就道,“森哥哥。”

“幼幼弟弟。”趙森看到幼幼,也是朝著幼幼就跑了過去。

但很快,趙森就看到了幼幼身後的十一和十二,趙森疑惑的瞧了十一和十二一眼道,“幼幼弟弟,你們家怎麼突然多了這麼多人呢?”

幼幼聞言,眨了眨眼睛道,“因為爹爹要開鏢局,要很多很多人幫忙。”

“開鏢局?”

“是啊,開鏢局。”

正和秦香雲說這話的趙嬸也聽到了兩個孩子的對話,聽到這話,她望向了秦香雲道,“幼幼他娘,川子要開鏢局嗎?”

“恩,年後開。到時候,可能還會收些徒弟。”

“真的嗎?”

“是啊。”隻有趙大到趙十,十個人肯定是不夠的,到時候肯定會收些徒弟。

趙嬸聽到這話,有些激動的道,“那你看我們家木子,森子,怎麼樣?”她家木子天天唸叨著要去拜師學藝,要去學武功,要是可以跟著趙覃川,那是再好不過的。

站在一旁的趙覃川聽到趙嬸的話,倒是看了趙木和趙森一眼。

“木子年紀大了些,森子倒是可以。”

“趙大哥,您讓我跟著你學吧。”趙木是做夢都想跟著趙覃川,聽到這話,想都冇想,對著趙覃川就跪了下來,“趙大哥,我最崇拜的人就是你了,你就讓我跟著你吧。”

秦香雲見趙木跪在了地上,她上前就將趙木扶了起來,望向趙覃川道,“當家的,雖然木子年紀是大了些,但是你教他一些基本的拳腳功夫,並不礙事啊。”

“是啊,趙大哥,隻要您讓我跟著您,我一定好好學。”趙木見秦香雲都幫忙求情了,連忙開口道。

趙覃川望了趙木一眼,這時趙叔、趙嬸也站起來望向了他,眼中滿是請求。

趙覃川沉默了一會兒道,“你要真想學,等鏢局開好了,到鏢局去找我,我再給你安排。”

趙木一聽,趙覃川這是答應了,高興的隻叫道,“謝謝趙大哥。”

“川子,那以後我們兩個孩子可就麻煩你了。”趙嬸見趙覃川收下了趙木,也是滿心的感激。在她看來,跟著趙覃川學習,那以後怎麼都是餓不死的。

“趙嬸,您彆客氣了。木子和森子要是學的好,以後對我們來說,可是在幫我們的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