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有財走,冇有一個人攔著他。

直到他走了,秦香雲才望向了雲大哥,“大哥……”

“小妹,不管怎麼樣,他到底是我們的爹。”雲大哥是不希望秦香雲心裡怨恨人的,畢竟恨人,尤其是恨自己的親爹這種事,太辛苦。

秦香雲聽到雲大哥的話,沉默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她仰起頭道,“大哥,我明白的。”

“大哥,那我要是以後不理他,你會怪我嗎?”秦香雲不在意雲有財,但是在意幾個哥哥的看法,她想知道雲大哥心裡是怎麼想的。

雲大哥聞言,伸手放在了秦香雲的肩膀上,“自然是不會怪你的。這些事,本就是爹他做的糊塗,要不是娘一心一意為著他,臨死前還想著他,這個家,我是不願回的。”

雲大哥的話讓秦香雲的心裡有些不是滋味,她是已經不記得娘長什麼樣了,畢竟去世的太早,而雲美又一直跟著袁秀芳長大的。

“大哥,彆說他了,我今兒個是來給你拜年的。”

“恩。”雲大哥也不想在秦香雲麵前提這些不開心的事情。

雲大哥招呼著秦香雲和趙覃川坐下,雲大哥問了些趙覃川鏢局的事,又說他要買的宅子已經找到了,就在距離廚色生香不遠的地方,過幾日,就可以交銀子,將手續辦下來了。

秦香雲本來還不怎麼希望雲大哥為了她,跑到鎮上去住的。但是,在看了雲有財之後,是恨不得雲大哥馬上就搬到鎮上去,免得那個雲有財再來找大哥的麻煩。

還有雲家酒樓。

這些年,雲有財根本就冇管過,憑什麼對大哥說出那種話。

秦香雲好歹也是出了一份力的,這些都是大哥的心血,她同樣不想看到被雲有財的愚蠢給毀了。

和雲大哥說了一陣話,就到了傍晚。

秦香雲就在雲大哥的家裡做了一頓飯,秦香雲剛做完,將菜端出來,就見趙七不知何時竟然已經到了這裡,秦香雲疑惑的望向了趙覃川,就聽趙覃川道,“有人打算在今晚放火燒了我們‘廚色生香’。”

秦香雲聞言,心裡一跳,她抓住趙覃川的手就道,“當家的,是蘇小小嗎?”

“恩。看來她是按耐不住了。隻是,還冇有查出她和誰有過接觸,如今就算抓了她,隻怕也和陳苗兒一樣,無法將背後的人揪出來。”

秦香雲聽到趙覃川的這番話,她斂了斂眸,最終開口道,“當家的,蘇小小要是被我們給抓了,那人肯定還會再派其他人。我是擔心,那人下次不知道會派什麼人來對付我,怎麼著還是蘇小小這個腦子不怎麼好使的人,比較好對付。”

雲大哥聞言,也是沉下了眸子。

“小妹,你向來與世無爭,怎麼會有人如此迫切的要害你?”說著,雲大哥倒是望向了趙覃川,“這事,是否和你有關?”

趙覃川見雲大哥問自己,他朝雲大哥望了一眼道,“除了小八和老四,冇人知道我在這裡。”

“大哥,應該和當家的沒關係。那蘇小小一開始就是來找我的麻煩的。也不知道那個想害我的人到底和我有什麼仇,抓了蘇小小,就怕蘇小小和陳苗兒一樣,死都不開口。”

陳苗兒現在還被關在牢裡,她上次讓花無邪幫忙注意下那段時間是否有人去看過陳苗兒,花無邪回來也說並冇有可疑人物。

秦香雲的話,讓雲大哥和趙覃川一時間都冇有再說話。

趙覃川最終轉身望向了趙七,“你去將蘇小小抓起來,隨便你用什麼辦法,勢必讓她說出點東西來。還有讓趙八,趙九他們去蘇小小的住處好好的搜搜。”

“是。”趙七得到趙覃川的命令就閃身退了下去。

秦香雲見趙覃川還是決定抓,她有些擔憂的望向了趙覃川,主要是不知道接下來又會遇到什麼鬼,這種敵暗我明的感覺,真是讓人不好受。

“小雲,不會有事的。若是問不出什麼,就放了她,等她自動和那人聯絡,到時候,我們再順著她,找到那人。不管是誰,我都絕對不會讓任何想傷害你的人,留在這世上。”

趙覃川的話,讓秦香雲的心安了下來。

這種辦法,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她突然望向趙覃川道,“當家的,反正趙七都去了,我能不能跟去一起湊個熱鬨,也好讓蘇小小知道,抓她的人就是我,讓她早點去通風報信。”

“你還湊熱鬨?”趙覃川聽到這話,深深的瞧了秦香雲一眼。

秦香雲點了點頭道,“我忍了她這麼久了,她就一直當我好欺負的,既然你都決定動她了,那總不能還不讓我露個麵,氣她一氣吧。”

“既然小妹要去,我隨你們一同去。”雲大哥聽到兩人的對話,也開了口。

他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誰,執意和他的小妹過不去。以前還隻是小打小鬨,如今都發展到想在大年初一就放火把他小妹辛辛苦苦開起來的店給燒了。

“當家的,你看,大哥也一起去。你就帶我去吧。”

趙覃川看了眼秦香雲,又望向了雲大哥,最終還是答應了。

此時,百花鎮。

蘇小小還在滿意自己天衣無縫的計劃,想著等今晚把“廚色生香”給燒了。到時候,秦香雲就是有十隻手都冇辦法挽回損失,她不但要讓秦香雲賠償一大筆銀子,她還要從中使點手段,讓秦香雲被抓到牢裡去,再神不知鬼不覺的弄死秦香雲。

自然不是雲林縣的牢裡,陳苗兒的事情,讓他們都知道秦香雲和花縣令是有關係的,因此她和那人早就聯絡了雲林縣隸屬的城,隻等到秦香雲犯事,就藉機弄死秦香雲。

秦香雲不動蘇小小是因為蘇小小夠蠢,蘇小小的蠢在第一天來挑釁的時候就已經展露無遺了,而蘇小小卻並不覺得自己蠢,以至於這次的計劃,她剛找人行動,就被一直盯著她的趙七給發現了。

蘇小小正在屋裡待著,等著夜晚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