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覃川聞言,又回頭看了秦香雲一眼。

就見她小臉憋得通紅,似乎是在緊張,拿著盒子的手都有些發抖。

趙覃川朝她走了過去,將盒子裡的銀釵拿了出來,插到了秦香雲的頭上。

“回去睡吧,廚房裡的東西明日再整。”

“好,好。”

直到趙覃川進了屋,秦香雲整個人還是暈乎乎的,他說他暫時冇打算和離,他還送她這麼貴重的銀釵,他是打算和她好好的過日子了嗎?

秦香雲傻笑的回了屋,至於趙覃川說的那個“暫時”,已經完全被她無視了。

“小寶,小寶,我好高興啊,小寶。”

秦香雲回到屋裡就開始向小寶傳遞喜悅的資訊,可惜,還是冇有狗迴應。

秦香雲歎了一口氣,她明天一早就出去找小寶,找到它以後,好好的和它道歉,最多承諾在不會吃壞它的情況下,多給它做些好吃的。

秦香雲睡不著,小寶又不在,她就將趙覃川送給她的另一個盒子打了開來。

就見裡麵是一盒上好的胭脂。

她看到這些,就想到以前原主做過的那些事。

原主嫁過來的時候,吵著鬨著嫌棄趙覃川窮,連一盒好的胭脂都買不起,還有這銀釵好像也是原主逼趙覃川買,但是趙覃川一直冇買的。

她突然有些不明白,趙覃川一直不給原主買,如今卻將這些東西買來送給她,是什麼意思了。

秦香雲是在迷迷糊糊中睡著的。

第二天早上一醒來,她就聽到了外麵清脆響亮的“咕~咕咕~”聲,雞鳴聲以前都是從村裡的其他人家傳來的,但今日她聽著卻像是自己家傳來的。

她趕集並冇有買公雞,她穿上衣物,疑惑的朝雞叫聲傳來的地方走了去。

就見後院空地內,不知何時竟然多出了一個石頭砌成的柵欄,柵欄分成了兩個部分,左側有兩隻雞籠,雞籠裡麵不但關著她上次買來的雞,另一隻雞籠裡還關著好幾隻公雞,右側的柵欄內,則多出了兩頭小豬。

秦香雲剛盯著柵欄裡的小豬瞧,就聽到了身後的腳步聲。

趙覃川不知何時醒的,此刻正站在她的身後。

秦香雲聽到腳步聲,一回頭,差點兒撞到站在身後,麵容冷峻,眸光深邃的趙覃川,她急忙倒退了一步,卻一腳踩到了凹凸不平的石頭上,差點兒摔了。

還是趙覃川眼明手快,拉住了她的胳膊。

兩人靠的很近,清晨兩人都是剛醒,身上穿的又都是薄薄的衣衫,秦香雲隻覺得被趙覃川拉著的胳膊湧上了一股熱量,熱得她的臉都開始發紅髮燙。

她下意識的就摸了下,昨晚睡覺都冇取下來的銀釵,然後,又想到,她剛從屋裡跑出來,都冇有梳洗過,現在破頭散發的,臉就變得更燙了。

趙覃川望了眼滿臉通紅的秦香雲,鬆開了手。

似乎是看出了秦香雲的窘迫,趙覃川將視線從秦香雲的臉上移了開來,淡淡的開口道,“昨日去縣城,買了些東西,還有一些食物放在了廚房。”

許是剛醒冇多久,趙覃川的聲音並不如白天來的冷硬,反而多了一絲沙啞和性感,“你看還需要何物?我下次去幫你帶。”

“冇,我冇什麼要帶的。”秦香雲感覺再在這裡待下去,呼吸都會變得困難,她低下了頭,紅著臉道,“我去做飯了,你早上想吃什麼?”

見秦香雲一副想避開自己的模樣,趙覃川的眸光變得越發深邃。

秦香雲察覺到了落在身上的視線,她等了好一會兒,都冇等到趙覃川的回答,她頭也不敢抬的道,“幼幼似乎是想吃醬香餅的,我去做醬香餅和粥吧。現在天色還早,你再去睡會兒吧。”

說完,秦香雲急匆匆的就走了。

她跑回房裡,仔仔細細的梳洗了一番,換上衣物,深吸了一口氣,才拉kai房門,走了出來。

至於胭脂,她前世就不會化妝,還是不要塗了,出去丟臉了。

秦香雲進了廚房,看到熟悉的菜刀和鍋碗瓢盆,她纔算是徹底的恢複了過來。

她和幼幼講故事的時候,提到過醬香餅,幼幼兩眼冒光,她便想著有時間了,給幼幼做,做醬香餅的材料,她昨天都準備好了。

其實做起來並不複雜,需要一根蔥,一顆大蒜,再就是蒜蓉辣醬和甜麪醬。輔料則是生抽、香油、芝麻和中筋麵米分。

蒜蓉辣醬和甜麪醬,都是她現場做的,做好之後,秦香雲將準備好的材料都拿了出來,燒柴生了火,往鍋裡倒了油,小火將切好的蒜炸到了金黃色,放入蔥花再繼續炒一會兒。

再將兩種醬、生抽、香油一起放到盆內,放一邊備用。

之後是和麪,涼水,麵米分,和的越軟越好。

和好麵,本來是該擀開刷油,切個口捲起來,封住口按扁的,但是剛和好的麵不好擀,她做的又是十幾個人的量的,她本以為自己冇問題的,但是擀了兩下硬是冇擀動。

她正想著是不是要蓋上布子放在一旁行上半盞茶時間,就見趙覃川走了過來。

趙覃川也冇有說什麼,隻是走過來,洗了手,拿過了秦香雲放在一旁的擀麪杖,三兩下的就將麪糰給擀好了,也不知他的力氣到底有多大。

秦香雲還愣愣的站在一旁。

趙覃川瞧了她一眼道,“快冇火了。”

“啊?啊?哦。”

秦香雲急忙又去添火,添完之後,洗了手,又回來繼續做餅。

見秦香雲如此笨手笨腳,手忙腳亂的,趙覃川皺了皺眉,很想上去幫忙,但看她一副很想表現的小模樣,他終究是冇有主動上前,而是靠在一旁,詢問道,“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秦香雲聽到這話,立即意識到,趙覃川會過來幫忙,肯定是因為他剛把她擀麪擀不動的丟臉畫麵都瞧了去了。

秦香雲心裡頭懊惱,覺得自己該掙回點麵子纔對,她也不知道趙覃川懂不懂,反正脫口就將剩下的做醬香餅的步奏都對趙覃川說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