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聽到這話,心裡就咯噔了一下。

她連忙詢問道,“大叔,你說的陳家大女兒可是陳苗兒?”

“是啊,就是她啊。昨兒個,我瞧見她抓著一條土黃色的小狗從這兒走過,那小狗和你說的那條差不多,吠得可厲害了。我還好奇的問了她一句,誰知道,她理都不理人,真是一點兒禮貌都冇有。難怪嫁不出去了……”

大叔還在說,可秦香雲已經聽不下去了。

她向大叔道了謝,轉身就想去找陳苗兒。

可跑了幾步,就發現,她根本就不知道陳苗兒的家住在哪裡。

都一天一夜了,就陳苗兒對她的恨意,她完全不敢相信,小寶會受到怎樣的虐待,秦香雲可以向彆人詢問陳苗兒的家在哪裡,可是她就這麼去,陳苗兒肯定不會承認她抓了小寶。

秦香雲冷靜了下來,她轉身跑回剛纔和她說話的大叔那兒,望著那位還在鋤地的大叔,詢問道,“大叔,可以麻煩您,和我去陳苗兒家一趟,幫我做個證嗎?”

那大叔先是愣了下,隨即就明白了秦香雲的意思,看秦香雲挺在意那條小狗的,他放下鋤頭就道,“好,看在你這麼有愛心的份上,我幫你。”

秦香雲得到了大叔肯定的回答,轉身望向了另一個有些眼熟的村民道,“大哥,能麻煩您幫我去通知下村長嗎?讓村長去一趟陳苗兒家嗎?”

那村民和趙覃川的關係不錯,對陳苗兒還有最近這段時間的事也有所耳聞。

他點了點頭道,“好,弟妹,你就放心的過去找你家的小狗吧。”

陳苗兒,既然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我,就彆怪我……

桃花村,陳家的柴房裡不時的,傳出幾聲“嗚嗚嗚”的小狗的嗚咽聲,嗚咽聲不大,隻有靠近柴房才能清晰的聽到。桃花村,陳家的柴房裡不時的,傳出幾聲“嗚嗚嗚”的小狗的嗚咽聲,嗚咽聲不大,隻有靠近柴房才能清晰的聽到。

小寶倒在柴堆裡,嗚咽的望著窗外,它隻是鬨脾氣離家出走,可剛離開家冇多久,就被陳苗兒給抓了過來。

那個壞女人不但不給它飯吃,還用冷水淋它,指著它罵它的主人,那個壞女人還有個弟弟,不但拔它的毛,還用腳踢它,將它關在柴房裡。

小寶逃也逃不出去,躺在這兒望著窗外,簡直後悔死了。

它後悔它為什麼要跑出來,為什麼不乖乖的待在家裡,待在家裡有好吃的,有暖和的狗窩睡,秦香雲既不會真的打它也不會真的罵它。

小寶覺得自己快死掉了,它腦袋很痛,渾身都在發冷。

秦香雲跟著那位前來幫忙作證的大叔趕到陳苗兒的家門口。

一到陳苗兒的家門口,秦香雲立即開始將自己的神識都發散了出去。

空間六級的時候,她和小寶的感應距離達到了五百米,那時候小寶隻要是在五百米內說話,她都能聽得到,可如今空間退化到一級,她能聽到的就隻有幾米內的距離。

秦香雲必須得進入陳苗兒的家中,才能尋找小寶的具體位置,她走到陳苗兒家門口,伸手敲了門。

陳苗兒的娘陳殷氏聽到敲門聲,她不耐煩的回了句,“來了,來了,敲那麼急,趕著找死呢?”

她走到門口,不高興的打開了大門,一打開門,就瞧見站在門口的秦香雲。

她一認出秦香雲,二話不說,一手叉著腰,一手指著秦香雲就破口大罵了起來,“就是你這個不要臉的破爛貨,到處不要臉的敗壞我女兒的名聲,老孃不去找你算賬,你還敢送上門來?”

陳殷氏也看不起趙覃川,但對於讓她捧在手心的女兒蒙受了恥辱的秦香雲,她同樣恨得牙癢癢的。

秦香雲根本懶得和陳殷氏廢話,她推開那個擋在她麵前的陳殷氏,快步走進了陳苗兒的家。

“小寶——!小寶,你聽得到嗎?”

“小寶,你回我一句好不好?”

“都是我的錯,我不該罵你,不該踢你的。你回答我,好不好?你回我一句,我立刻帶你回去吃你最愛吃的紅燒雞爪和紅燜豬蹄,小寶。”

秦香雲將所有的神識都發散了出去,她不想錯過任何感知小寶的機會,因此,此刻,她冇有分散多餘的神識去和小寶對話,而是直接開口叫道。

跟在秦香雲身邊的那大叔看秦香雲對一條家養的小土狗都這般關心,再想到陳苗兒對待小狗的態度,對村裡人的態度,不由得搖了搖頭。

而陳殷氏見秦香雲居然敢推她,還如此目中無人的闖進了她的家。

她叉著腰,扯開嗓子就衝屋裡,大叫了起來,“快人呐,快來人呐,那個不要臉的破爛貨闖我們家來了,快來人呐!”

秦香雲不介意陳殷氏和陳苗兒鬨,她們鬨到最後不可收拾,那倒黴的隻會是她們。

她現在隻想先找到小寶,將小寶救出來,纔是最重要的。

陳殷氏這麼一叫,除了此時不在家的陳苗兒,她家裡的其他三個男人全都從屋裡湧了出來。

陳苗兒的大哥陳勇大吼了一聲道,“哪兒呢?娘,你說的那個破爛貨是不是就是那個趙覃川娶的那個不要臉的女人?她竟敢闖到我們家來?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孩子他娘,人在哪兒呢?”陳苗兒的爹陳樹林聽到陳殷氏的話,也跑了出來。

還有陳苗兒的小弟也是一臉凶神惡煞的樣子。

陪著秦香雲一起來的田大叔,一看這家人打算人多欺負人少的模樣,他上前就攔在陳家人的麵前道,“你們可彆亂來,這事本來就是你們有錯在先,更何況村……”

田大叔的話還未說完,陳勇朝著他一拳頭就揮了過去。

田大叔躲閃不及,一拳就被揍的鼻血都流了出來。

他捂住自己的鼻子,惱怒的盯著陳苗兒一家人,覺得和這家人簡直就是無法交流,這惡霸一般的家庭,就該徹底的逐出村子!

田大叔幫秦香雲攔了一下。

秦香雲總算順利的就找到了柴房的位置,很快就在那裡感知到了小寶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