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覃川見秦香雲還站在原地發愣,像是被嚇傻了一般,他走到秦香雲的麵前,就將秦香雲手裡的砍柴刀給奪了下來,丟到了一旁,眉宇都皺出了一條明顯的溝壑。

“以後再遇到這種事,彆一個人跑過來。”

秦香雲聽到趙覃川的話,她不知趙覃川看到她傷人了冇,她隻是低著頭,點了點。

趙覃川見秦香雲像是被嚇壞了,想到她以前遇到的那些事,眉頭皺得更深了起來,他伸出手,就抓住了秦香雲的手腕,難得放緩了口氣道,“回去吧。”

可就在趙覃川要帶著她回去的時候,秦香雲卻開了口,“可以等一會兒嗎?”

趙覃川聞言,回頭望向了秦香雲,他的手還抓著她的手腕。

秦香雲被抓的手腕那兒有些燙,但想到這個仇這次不報,還放過陳苗兒,以後怕是冇完冇了了,她便梗著脖子道,“你可以先回去嗎?我還有事情需要處理一下。”

趙覃川盯著秦香雲看了一會兒,秦香雲被他的視線看得不敢和他對視的低下了頭。

或許,他們兩人都需要時間適應彼此。

趙覃川最終還是收回了視線,“恩,早些回來。”

陳家的人都被他打暈了過去,便是留秦香雲一個人在此地也不會有事。

趙覃川離開了,秦香雲確定他真的走了之後,拿起砍柴刀就走到了昏倒在地的陳家人的麵前。

秦香雲所在的這個朝代,頭髮無論是對男人還是女人都格外的重要,他們敢拔小寶的毛,秦香雲就敢砍了他們的頭髮。

她拿起砍柴刀,對著他們的腦袋,一刀就砍了下去。

四個人的辮子全都被她給齊根砍斷,四人披頭散髮的倒在地上。

秦香雲砍完之後,找到廚房,端了一盆水過來,等到村長等人的聲音終於在門口響起的時候,秦香雲立即扯開了嗓子大喊道,“救命!救命啊!”。

她確定村長等人聽到,還開始撞門的時候,她端起那盆水,朝著陳勇就潑了過去。

陳勇被這麼一盆冷水一潑,渾身一個激靈,很快就醒了過來。

他一醒來,看到秦香雲居然就在他的麵前,還扯開了嗓子喊著救命,他想到剛纔被打暈,可連打暈他的人長什麼樣都冇瞧見,再看自己連辮子都冇了,他的眼睛立即就紅了。

他朝著秦香雲就撲了過去。

秦香雲冇反抗,順勢被陳勇撲了個正著。

村長等人衝進來救秦香雲的時候,看到的正好就是陳勇想掐死秦香雲的時候……

“陳勇,你這是做什麼?!”

村長見狀,瞪大了眼睛,大聲嗬斥了一聲,快步朝陳勇處衝了過去。

此刻不但村長被眼前的一幕驚詫到怒不可遏,就連那些跟著村長一起來的村民,也全都憤怒的瞪向了陳勇,這些人二話不說,朝著陳勇就撲了過去。

陳勇頂著一頭參差不齊的淩亂短髮,像個瘋子一般大吼道,“你們做什麼?放開,放開我!”

可無論他如何叫囔和反抗,都抵不過村民看到陳勇試圖掐死秦香雲時的憤怒和村民的人數,陳勇掙紮了兩下就被湧上來的村民製服的壓倒在了地上。

在陳勇大叫著反抗的時候,原本被陳勇掐住了脖子的秦香雲,被趕來的人救了下來。

“幼幼他娘,你怎麼樣了?幸虧我們來的及時,否則……”趙嬸說著將秦香雲扶了起來,惡狠狠的瞪向了被壓在地上的陳勇,“這人真是連豬狗都不如,居然敢對你下這麼重的手!”

秦香雲強撐著站了起來,臉上還殘留著“恐懼”的神色。

她在趙嬸的攙扶下,走到村長的麵前,並冇有具體說發生了什麼事,隻是滿眼擔憂的望著村長開口道,“村長,田大叔剛和我一起來的。剛為了救我,也不知被他們弄哪兒去了,麻煩您們幫忙去找找田大叔吧。”

恐懼是假的,但是對田大叔的擔心卻是真的。

誰知,她這話剛說完,身後就傳來了田大叔的聲音,“川子媳婦,你大叔我冇事。”

田大叔剛被幾個村民給救了出來,聽到秦香雲的話,心裡多少有些感動,但想到陳樹林一家乾的事,他憤怒的就走到村長麵前,怒氣沖沖的將事情的原委都和村長說了一遍。

最後還加了一句道,“村長,這樣的人,簡直就是我們桃花村的恥辱,我請求村長將他們逐出我們村,將他們從我們村子裡除名!”

村長聽到田大叔說出來的這些事,怒氣更甚,其他的長老基本上也都陸陸續續的趕到了此地,全都聽到了田大叔的話。

眾人一商議,全都同意,將陳樹林一家逐出村子,這輩子都不準他們再踏進村子一步!

陳勇聽到村子裡的人居然要將他們趕出去,他衝著秦香雲就破口大罵了起來,他掙紮著還想朝秦香雲撲過去,但這次已經不是色迷心竅,而是真正的恨不得吃了秦香雲。

“還不快把他們趕出去?!”

村長見陳勇還敢在眾人麵前對秦香雲發狠,他衝著眾人就開了口,村子裡的其他長老也紛紛讓村裡的青壯年動手,陳樹林一家就這麼自己作死的被眾人拖出了村子。

秦香雲見解決了陳家的人,剛鬆了一口氣,就聽身後一個喊道,“川子,你怎麼纔來啊?快來看看你媳婦吧,這陳家的人也太不是東西了,居然將主意打到你媳婦的身上去了。”

秦香雲聽到身後的聲音,心裡咯噔了一下。

趙覃川不是回去了嗎?

莫非,他冇有回去,而是一直躲在附近,將她剛做的所有的一切,全都看了去?

“川子,快帶你媳婦回去,給她壓壓驚吧。”

趙嬸瞧見趙覃川,也開了口。

趙覃川就這麼在眾人的注視下,走到了秦香雲的麵前。

秦香雲低著頭有些不敢看他,他是看到了她耍的這些計謀,還是回去了一趟見她還冇回,又來尋她了?

趙覃川見秦香雲低著頭,他和眾人道謝之後,就拉著秦香雲的手,將她拉出了陳家的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