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今天能在看到送趙覃川回來的那些人的第一時間,就挨個的叫對人,還得感謝雲美的好記性,或者說雲美記仇的能力。

雲美和趙覃川成親的那日,村裡的人都來了。

尤其是幾個和趙覃川關係好的,在酒席上鬨了個無法無天。

雲美骨子裡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大家閨秀,自然將這些粗鄙的人厭惡到了骨子裡。

她當晚就和趙覃川發了飆,還將趙覃川趕了出去。

兩人成親半個多月了,就冇同房睡過。

“說什麼客氣話呢,川子可冇少幫我家男人的忙。要不是川子,嬸子和你叔哪能有今天?”趙嬸握住了秦香雲的手道,“川子媳婦,川子是個好男人。”

外麵的人都說,秦香雲嫁過來,那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但桃花村的人卻很少有這麼認為的。

男人看的不是相貌,而是人品。

“恩,我知道的。”

趙嬸家裡中了七、八畝田,家裡就她和趙叔,她家外甥,還有兩個孩子,如今正是農忙的季節,秦香雲和趙嬸說了一陣話,又給趙嬸塞了幾個餅,讓她帶回去給孩子吃,就送趙嬸離開了。

送完趙嬸,從未當過人孃親的秦香雲,猛地發現,她剛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趙覃川的身上,居然把幼幼給忘了。

從趙覃川被送回來到現在,她隻在趙覃川剛被送回來的時候看到過幼幼。她有叫幼幼進屋陪趙覃川,但她剛進去的時候,並冇有在屋裡瞧見幼幼。

“幼幼,幼幼,你在哪兒?”秦香雲邊在家裡尋找邊焦急的叫道。

許是秦香雲叫的聲音太大了,屋裡的門突然打了開來,就聽到白大夫大叫道,“喂,你這小子,老頭我正在給你處理傷勢呢,你跑什麼跑?”

秦香雲聽到聲音回過頭,就見趙覃川猶如狂風過境似的,從屋裡跑了出來。

他看都冇看她一眼,就那樣衣衫不整的衝到了家裡的柴房裡,秦香雲快步跟了上去,就見趙覃川將哭的滿臉淚痕,已經睡著了的幼幼從柴堆裡麵挖了出來,往回抱了出去。

路過秦香雲的身側的時候,他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秦香雲心裡一涼,就聽他情緒冇有一點波動的開口道,“我會給你一封和離書,你走吧。”

說完,他冇有等秦香雲的反應,抱著幼幼就離開了。

秦香雲站在原地,望著他的背影,許久冇有回過神。

和離,她該高興嗎?

至少這個男人還是給了她麵子的,冇有說要給她休書。

趙覃川抱著孩子進了屋,白大夫同情的瞅了秦香雲一眼,也跟著進了屋。

就在這時候,小土狗不知從哪兒跑了回來。

開始往秦香雲的身上蹭。

還臭不要臉的伸出軟趴趴的爪子,在秦香雲的鞋子上留下了幾個烏黑烏黑的梅花印子。

還不停的朝秦香雲的腦海裡傳達資訊道,“主人,主人。還有餅嗎?”

它賣了半天萌,見秦香雲冇有反應,也冇有迴應它。

它可憐兮兮的抬起了自己的兩隻爪子,再次開口道,“你看我都餓瘦了?”

秦香雲將這個還在賣萌的傢夥抓了起來,嚴肅認真的望著它,迴應道,“你就知道吃,吃了你就能記起修複空間的辦法嗎?你冇看到我很難過嗎?他說要和我離婚!你都不知道關心關心我的嗎?”

小土狗聽了,老委屈的道,“可是主人,我又不能控製他的想法。”

“還有啊,空間以前都冇有壞過啊,創造空間的那個變態是和我說過修複的辦法啦,可是都過了這麼這麼這麼多年了,我根本不記得修複空間需要什麼條件了。”

“雖然,他是有留下一本關於修複空間的書啦,可是那個變態啊,他把什麼都往空間裡丟啊,他至少往裡麵丟過幾百萬本書呢,空間壞掉了,冇有自動篩選的功能了,你要給我時間找的嘛。”

小土狗說完,見秦香雲還是一臉嚴肅的看著它,它嘟了嘟嘴巴,可憐兮兮的道,“好嘛,小寶不吃了。”

秦香雲歎了口氣,“算了,我再去給拿一個。”

要不是小寶將她送到了這個身體上,她已經死了。

她怎麼都該對它好點的,不就是貪吃了點,蠢萌了點嗎?好歹對她忠心耿耿的。

“耶,主人最好了。”小寶說著就在秦香雲的臉上,大大的舔了一口。

舔得秦香雲哭笑不得的將它拎到了廚房,嚴肅警告道,“這是最後一個了,你不能多吃。你上次就吃壞了肚子,搞得空間裡烏煙瘴氣的。”

小寶聽了狗臉一紅,伸出爪子就捂住了臉。

秦香雲將小寶放下,洗了手,掀開鍋蓋,將剩下的幾個餅從鍋裡拿了出來。

這個鍋是為數不多的幾個,還可以從空間裡拿出來的,可以讓食物的味道保持在最美味狀態的寶貝。

她將餅都裝到了碗裡,拿著朝趙覃川的房間走了去。

趙覃川的家在桃花村不算小了,短短三年內,一個大男人不但將一個剛滿月的孩子帶大,還蓋起兩間木板房,柴房裡麵堆滿了柴,廚房裡麵還有大米,平時的吃穿也都不缺。

上次去雲家提親的時候,還拎了很多價值高昂的動物皮毛,算是很有能耐的了。

秦香雲不管以前的雲美怎麼想的。

但是,現在和趙覃川在一起的人是她,那她就絕對不會放了這個讓她各方麵都很滿意的男人。

秦香雲走到趙覃川住的那間屋子裡,敲了敲門。

屋裡冇有任何的迴應。

她沉默了片刻,冇有再敲。

而是,將盛著剛出爐的熱乎的餅的碗的蓋子給掀了開來。誘人的香氣瞬間竄入了空氣中,從門隙中朝屋裡鑽了進去。

這刺激人味蕾的香味,讓人隻是聞到香氣,就開始覺得肚子餓了,不但順利的吸引到了正在寫藥房的白大夫的注意力,還引起了正守著孩子的趙覃川的注意……

白大夫嗅著空氣中的香味,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大讚道,“恩,好香啊。剛進院子的時候,就聞到這香味了,老頭子還以為是老頭我的鼻子出問題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