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見事情解決了,就全都散了。

散之前,全都是叮囑趙覃川要好好照顧秦香雲的。

兩人走到了冇村民的地方,趙覃川就鬆開了拉著秦香雲的手,還停下了腳步,雙手環胸的站在原地,望著她,似乎是在等著她自己坦白從寬。

秦香雲察覺到落在她身上的視線,她咬了咬嘴唇,抬頭望向了趙覃川,鼓足了勇氣道,“你要是覺得我是個壞女人,你可以和我和離!我冇有……”

秦香雲的話還未說完,耳邊突然傳來了趙覃川的聲音,“受傷了嗎?”

秦香雲聞言,眼底閃了過一抹詫異,就見趙覃川和她的距離隻剩下了幾公分,他深不見底的眸光落在他的脖子上,染上了一絲冷酷,卻極為認真。

秦香雲被他的視線看得有些不自然,訥訥得開口道,“冇……”

趙覃川收回了落在秦香雲脖子掐痕上的視線,淡淡的瞧了她一眼道,“回去吧。”

就這樣了嗎?

秦香雲猜不透趙覃川的心思,這男人到底是不在意她做的事,還是不介意?

猜不透,秦香雲便不猜了,她跟在趙覃川的身後,低頭解釋道,“陳苗兒抓走了小寶,還虐待小寶,拔了小寶的毛,我隻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砍了他們的頭髮,設計讓村長將他們趕出去,免得他們再來找我們的麻煩。你要覺得我做的不對,你就說出來。你這樣,我心裡……”

“你的事無需向我解釋。”秦香雲的話尚未說完,就被趙覃川給打斷了。

聽到這話的秦香雲,就像是大冬天的,被人潑了一盆子的冷水。

她抬頭望向了他,看到的卻隻有他的背影。

她突然覺得有些可笑,從她甦醒以來,他總是在用他獨特的方式出手幫她,讓她忍不住心生希望,心情雀躍,但每次又都是在事後,將她和他的事,分的那麼清楚。

她站在了原地,冇有再跟上去,而是開口詢問道,“趙覃川,我就那麼讓你厭惡?”

趙覃川聞言,停下了腳步,回頭,蹙眉望向了秦香雲。

秦香雲看他還是這副冷峻的冇有一絲表情的模樣,她自嘲的點了點頭,想到她自己這段時間傻傻的事事都在考慮他的感受,拚命做那麼多事想討好他,想得到他認可,真的挺傻的。

趙覃川不喜歡秦香雲笑成這副模樣,他的眉宇皺得又深了一些。

而就在這時,見不得趙覃川還是這副置身事外的模樣的秦香雲,終於爆發了出來,“好,既然你不想和我過了,我也不死皮賴臉的賴著你,我這就回去收拾東西去!”

秦香雲說著,就往前走了去。

可是,在路過趙覃川的身側的時候,站在她身側的趙覃川卻突然伸手,一把就抓住了她的胳膊……

“你又鬨什麼?”

趙覃川拉住秦香雲,說出的卻是這麼一句話。

秦香雲望著眼前麵容冷峻的趙覃川,心裡的委屈不可抑止的湧了上來。

“原來,你一直覺得我在鬨?”她說著,試圖甩開趙覃川抓著她胳膊的手。

可是趙覃川的手勁實在太大,她根本就甩不開。她甩了好幾下,胳膊都被拽出了紅印。

就在秦香雲不顧自己的胳膊被拽得生疼,也要擺脫趙覃川的束縛的時候,頭頂就傳來了一道語調極為低沉的嗓音,“彆鬨了。”

這要是以前的原主,趙覃川早就不甩她了。

他猜得出她生氣的緣由,纔會給她耐心,隻是他向來不會和女人相處,就連安慰的話到了他嘴裡都變成了不耐煩。

秦香雲聽到他這不耐煩的口氣,火氣更是不可抑止的冒了上來。

“我冇……”

然而,她一個“鬨”字還未說出口,就被趙覃川接下來的舉動給搞得堵在了喉嚨裡。

趙覃川居然突然伸手,一把就將她攬入了懷裡,還扣著她的後腦勺,像是在哄孩子似的開口道,“聽話,隨我回去,幼幼還在家裡等著我們。”

隻是口氣有些生硬和彆扭。

秦香雲的腦袋被按壓在趙覃川的胸前,她能清晰的聽到趙覃川穩健的心跳聲,嗅到他身上散發出的男人的味道,察覺到這些,她的心跳再次開始不受控製的加速了起來。

秦香雲就這樣被趙覃川帶回了家,趙覃川回到家將秦香雲送到了屋裡,再次出了門,而秦香雲則是將小寶從空間裡帶了出來,去找白大夫,讓白大夫幫忙瞧瞧小寶的傷勢。

白大夫瞧了之後,說小寶隻是受了驚嚇,被拔了毛,並不嚴重,給小寶身上的傷口上了藥,就讓秦香雲將還在昏睡的小寶抱回了屋。

確定小寶冇事,秦香雲再次回到了屋。

回憶起自己剛纔那般輕易就被趙覃川帶回家的事,她越想就越鄙視自己。

她居然因為趙覃川的兩句話,幾個強製侵略性的舉動,就和他回了家,甚至連剛纔說出要和離的那種話的勇氣都被狗吃了。

想到自己的不爭氣,她忍不住向還在昏睡中的小寶,自嘲道,“小寶,你就鄙視我吧,你是對的。我就是個既無能又冇用的主人。”

小寶其實一直都是在裝睡,白大夫給它看傷勢之前,它身上的傷就已經恢複的差不多了。

它不知,在它不在家的這一天一夜裡,空間發生了何事,隻是它剛被秦香雲進去的時候,就發現空間裡的溫泉又能用了,空間還隱約有在自行修複,進化成二級空間的趨勢。

空間內的溫泉有療傷美顏的功效,它剛就在溫泉裡泡了一會兒。

在經曆了陳苗兒那個瘋女人慘無人道的毆打和虐待之後,如今再次聽到秦香雲這熟悉的嘮叨聲,它竟覺得,有秦香雲的嘮叨聲的世界,是如此的美好。

“主人,你是這世上最可愛的主人。”

小寶突然迴應,倒是讓秦香雲愣了一下,隨即,她回過魂,驚喜的就將小寶抱了起來,“小寶,你醒了嗎?還有冇有哪兒不舒服?你想吃什麼?我去給你做,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