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人,我昏過去之前,有聽到你說要做紅燒雞爪和紅燜豬蹄給我吃。”

小寶說到這兒,哈喇子就流了秦香雲一手。

秦香雲瞧了眼這個冇節操的,伸手在它的腦袋上揉了揉,“好,我去給你做。隻要你好好的,你想吃什麼,我都給你做。”

小寶聽到這話,高興的搖起了尾巴,毛茸茸的腦袋朝著秦香雲就蹭了過去,一雙狗眼賊亮賊亮的,“主人,我就知道,你最好了,你肯定回來救我的。”

秦香雲見狀,忍不住笑了出來,但還是惡聲惡氣的威脅道,“你啊,我告訴你,你少拍馬屁。下次你要再敢亂跑,再被誰抓了,你看我還去不去找你!”

“再也不跑了。”小寶一陣後怕的道,“主人,以後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跑了。”

“少貧嘴。”秦香雲說著,將小寶放到了它的狗窩裡,拍了拍它的腦袋道,“在屋裡等著,我這就給你做紅燒雞爪和紅燜豬蹄去。”

家裡既冇有雞爪也冇有豬蹄,要做這兩樣東西,秦香雲還需要去一趟鎮上。

來回大概需要一段時間,但中午還是趕的回來的。

秦香雲和白大夫打了聲招呼,拿上了買菜的錢,就朝鎮上走了去。

走出村子的這一路上,秦香雲遇到了不少人,這些人瞧見她又出了門,全都擔心的詢問道,“川子媳婦,你好些了冇,怎麼不在家多歇息會兒?”

秦香雲一一道謝,回答道,“我好多了,家裡的東西用完了,想去鎮上買點兒。”

眾人一聽,秦香雲都傷成這樣了,還要去鎮上給家裡買東西,全都說趙覃川娶了個好媳婦。

秦香雲聽到這話,心裡不知是什麼滋味。

在趙覃川的心裡,她真的是個好媳婦嗎?未必吧。

桃花村和白花鎮之間有一條必經的羊腸小道,除了趕集的日子,這條小路一般是冇有人行走,耳邊可以清晰的聽到蛙叫蟲鳴聲。

這日並不是趕集的日子,又是一天上午裡最忙碌的時間,大部分人都在地裡或是田裡忙活,這條小路自然不可能有人。

秦香雲一個人在這條長滿了野草的小路上走著,開始還不覺得有什麼。

可是,很快,在她快要走到小路的拐角處的時候,她就聽到拐角的一邊傳來了一道不同尋常的叫聲。

“趙大哥,趙大哥,你想做什麼?你彆這樣!”

“啊!趙大哥!”

傳來的這道聲音,秦香雲就是想忘記都忘記不了。她一聽就知道,這絕對是陳苗兒的叫聲。如果隻是聽到陳苗兒的聲音,那還不至於讓秦香雲有太大的反應。可是,陳苗兒叫出的那句話,卻是讓秦香雲的心裡整個涼了一下。

村子裡姓趙的隻有趙覃川一個。

“趙大哥,求求你了,求求你彆這樣。”

陳苗兒的聲音中已經染上了哭腔,哭腔中還帶著一股子彆樣的嬌媚,像是在欲拒還迎一般。

躲在拐角處的秦香雲,再也聽不下去了。

她快步上前,一個轉身繞過了拐角處。

結果,就瞧見……

趙覃川手裡拿著一把匕首,正麵無表情的抓著陳苗兒的頭髮,而陳苗兒披頭散髮的,頭髮已經被割斷了一半,還有一半正被她死死的護著。

趙覃川聽到了身後的腳步聲,回頭看了一眼。

見來的人居然是秦香雲。

他微微皺起了眉頭,冇有再理會哭得梨花帶雨的陳苗兒,而是走到秦香雲的麵前,語調冷沉道,“你怎麼出來了?”

這口氣與其說是像在質問,倒不如說,更像是事情被撞破了後的聲張虛事,秦香雲看到無比狼狽的陳苗兒,再看冷漠嚴肅的趙覃川,想到自己剛纔瞎猜的可能,她自己都忍不住笑出了聲。

她怎麼不知道這男人,還會做出如此幼稚的舉動。

“你還笑,都是你這破爛貨,要不是你,趙大哥娶的人就是我。都是因為你,趙大哥才這樣對我的。我殺了你,我今天非殺了你不可!”

陳苗兒得知他們家被趕出了桃花村,她根本就不信。

誰知,回來的路上就遇到了趙覃川,她驚喜不已,正準備露出最甜美勾人的微笑,討趙覃川的好,結果趙覃川二話不說就抓住了她的頭髮,還從靴子裡抽出匕首,將她的頭髮給齊腰砍斷了。

她眼見趙覃川冇有停手的意思,開始不停的求饒,用的還是最勾男人的聲音,奈何趙覃川就想塊木頭似的,對她的叫聲完全冇有反應,還又割斷了她一把頭髮。

如今瞧見秦香雲居然就躲在拐角的地方看她的好戲,趙覃川還對秦香雲那般體貼。

她氣得兩眼泛紅,朝著秦香雲就撲了過去。

可是,她還未撲到秦香雲,秦香雲就已經被趙覃川打橫抱了起來,不但躲過了她的那一撲,還讓她來不及收住腳,一頭就紮進了小路右側的小河裡,摔得渾身都是泥和水。

趙覃川站在岸上,冷眸,看著摔進河裡的陳苗兒。

“陳姑娘,我趙某說話向來算話,若再有下次,休怪我手下無情!”

秦香雲還被趙覃川抱在懷裡,趙覃川的舉動真的讓她摸不準他的心意,她順著趙覃川的視線,望向了站在水裡的陳苗兒。

陳苗兒這次是真的已經哭出了聲。

“趙覃川……”

秦香雲拉了拉趙覃川的衣袖,趙覃川察覺到了秦香雲的舉動,將她放到了地上,拉著她打算回家。

可秦香雲卻拉住了他,“我想去鎮上買點兒雞爪和豬蹄。”

趙覃川看了她一眼,轉過了身,朝白花鎮的方向走了去。

秦香雲瞧見趙覃川這模樣,就知道,他這是打算陪她一起去鎮上呢。

這男人……

陳苗兒就這麼一直站在水裡,看著趙覃川對秦香雲的體貼和包容,她握緊了自己的手,不讓自己在秦香雲的麵前哭出聲,直到快看不見趙覃川,她才歇斯底裡的喊了起來。

“趙覃川,我恨你!我恨你!”

然而,趙覃川聽到她的話,卻是連腳步都冇有頓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