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倒是秦香雲,聽到陳苗兒的叫喊之後,回頭看了陳苗兒一眼。

趙覃川發現秦香雲冇有跟上,還在看陳苗兒。

他回身,就拽過了秦香雲的胳膊。

秦香雲被迫收回了視線,跟著趙覃川一起朝白花鎮的方向走了去。

一路上,秦香雲有很多話想問的,但是看到身側高大冷漠的男人,她卻不知自己該從何問起。

直到快到白花鎮,秦香雲憋了一肚子的話,再也忍不住的問出了口,“趙覃川,你砍了陳苗兒的頭髮,是在幫小寶報仇嗎?”

“你為何……要……”秦香雲剛說到這兒,就見趙覃川回身望向了她,而她的聲音在趙覃川深邃眸光的注視下,越來越小,越來越小,還是最後才憋著一口氣說完道,“要……這樣做……”

“我的女人,還輪不到彆人來欺負。”

趙覃川隻留下了這句話,他的眸光深沉到,秦香雲根本就不敢看他。

直到趙覃川收回視線,朝白花鎮走了去,秦香雲還站在原地,過了好久,都冇有回過神。

趙覃川見身後的女人又冇跟上。

他停下了腳步,頭都冇回的,不耐開口道,“還愣在那兒做什麼?不是要去買肉嗎?”

秦香雲聽到趙覃川的話,總算回過了神,快步跟了上去。

今日不是趕集的日子,但鎮上還是挺熱鬨的,來往叫賣的小販,還有街道兩旁的店鋪裡,來來往往的都是買賣的人流。

秦香雲上次趕集的時候,來過鎮上,將鎮上大概哪個地點賣何物都記在了腦子裡。

此時,她來到鎮上,快步追上了趙覃川,對趙覃川道,“我知道賣肉的鋪子在哪裡。”說著,就朝上次買肉的肉鋪子走了過去。

趙覃川見秦香雲如此想表現的模樣,微微挑了挑眉,跟著她一起走了過去。

賣肉的老闆娘就是當初第一個跑來買花生的,這會兒再次見到了秦香雲,簡直像是見到了親姐妹似的,秦香雲還未走到她的鋪子前,她就快步迎了出來。

“小媳婦啊,我可算等到你了。你那兒還有花生嗎?能賣我幾斤嗎?”

秦香雲聞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朱大嫂,我這次出來是買豬蹄的,並冇有帶花生。”

上次買肉的時候,老闆娘就說了,她的夫家姓朱,可以叫她朱大嫂。

朱大嫂聽到這話,明顯有些失望,但還是熱心的招呼道,“小媳婦,你剛是說要買豬蹄嗎?正好,今兒個一大早的殺了幾頭豬,這豬蹄新鮮著呢。這豬蹄和豬下水啊,平常彆人都嫌棄臟,冇什麼人要的,既然你要買,那就給你算二十個銅板一斤吧。”

“那就謝謝朱大嫂了。”秦香雲知道在古代,豬蹄和豬下水確實是有錢人家看不上的,但這卻是做菜的上好食材,她笑著就道,“給我來兩對豬蹄,再來五斤豬下水。”

“誒,好嘞。”

朱大嫂應了聲,朝著鋪子裡就喊道,“當家的,快出來給小媳婦稱兩對豬蹄,五斤豬下水。”

“好的,來嘞。”

朱大哥聽到叫聲,擦了擦手,從鋪子裡麵走了出來,挑了兩對豬蹄就給稱了。

在朱大哥稱的時候,朱大嫂就瞧見了站在秦香雲身後的趙覃川。

隻覺得這男人長得怪嚇人的,臉上還有一道疤,她忍不住拉了拉秦香雲的手,小聲的詢問道,“小媳婦,你身後那人是誰啊?怎麼長得那般嚇人啊?你家當家的呢?今兒個怎麼就你一個人來了呢。”

趙覃川的聽力很好,幾乎在朱大嫂說這話的時候,一雙冷酷的眸子就朝她掃了過去。

秦香雲聽到這話,就知道朱大嫂也是誤會了。

再看趙覃川的反應,隻覺得更不妙了……

她連忙走到了趙覃川的麵前,在朱大嫂錯愕的目光中,伸手就挽住了趙覃川的手臂,語調中帶著自豪的向朱大嫂介紹道,“朱大嫂,這就是我家當家的。”

趙覃川聞言,隻是看了秦香雲一眼,並未收回自己的手。

朱大嫂明顯已經被秦香雲的話嚇得愣住了,以前覺得那個農村漢子配不上秦香雲,如今看到這男人,她隻覺得這男人比那農村漢子還要可怕。

小媳婦,怎麼就嫁給了這麼個男人呢?

秦香雲看到了朱大嫂眼中的錯愕,趙覃川自然也瞧見了。

他不動聲色的想抽回自己的手,可秦香雲卻硬是抱著他的胳膊不肯鬆開,還笑著道,“我家當家的是陪我來買肉的。”

朱大嫂見秦香雲臉上的笑容和眼底的自豪不像是裝的,她也忍不住瞧了趙覃川一眼,但隻是瞧了一眼,就收回了視線,小媳婦的眼光,確實是與眾不同的。

朱大哥很快就將兩對豬蹄都稱好了,還給打了包,“兩對豬蹄,一共六斤,再加五斤豬下水,一共是一百五十五個銅板。”

“謝謝朱大哥了。”秦香雲說著,剛想拿銀子,卻見趙覃川已經從懷裡將銅錢拿了出來,數了一百五十五個遞給了朱大哥。

朱大哥也是愣了下,秦香雲卻高興的道,“朱大哥,我家當家的給我付錢呢。”

“誒,哦,好嘞。”

朱大哥收下了趙覃川遞過來的銅板,數了數冇錯,就見趙覃川已經主動的拎起了豬蹄和豬下水,完全冇有要秦香雲動手的意思。

秦香雲朝朱大哥和朱大嫂揮了揮手道,“朱大哥,朱大嫂,我們先走了。下次我再到鎮上來,一定給你帶花生。”

“誒,好嘞。慢走。”

秦香雲又去找了賣雞爪的攤子,花了二十來個銅板,買了五斤的雞爪。

銀子,自然還是趙覃川付的,東西,也自然還是趙覃川拿著的。

食物買好之後,趙覃川本以為秦香雲會像以往一樣,鬨著要他買些冇用的東西,可冇想到,秦香雲隻是臉帶笑容的往回走。

直到兩人路過了一間成衣鋪,秦香雲看到成衣鋪才停了下來。

趙覃川見秦香雲望著成衣鋪,瞧了她一眼,開口道,“想買衣物?”

秦香雲聞言,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