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寶剛說完,就發現秦香雲的手裡包著好多繃帶,它跑上前就道,“主人,主人,你的手怎麼了?”

秦香雲見狀,還想將手藏起來,這時候就聽小寶大叫道,“天哪,主人,你的手怎麼受傷了?你忘了你自己是廚師嗎?你不知道手對廚師來說,有多重要嗎?”

“小寶,我冇事。隻是剛出門摔了下,破了點兒皮。”

“什麼叫冇事。主人,你快跟我到空間裡去,用溫泉的水泡泡。”

小寶不說,秦香雲都快忘了,她的空間裡麵還有療傷修複的溫泉,她閃身就進了空間,在小寶的逼迫下,把手浸在溫泉裡泡了小半個時辰。

眼看秦香雲手上那些細小的割傷開始慢慢複原,小寶才鬆了一口氣,但同時也疑惑了起來,“主人啊,你的手不像是蹭破了皮啊,倒像是被什麼東西割傷的。”

秦香雲聞言,藏起了自己的手,故意岔開了話題道,“小寶,你剛不是說,找到了嗎?你找到什麼了?”

幸好小寶的智商向來冇多高,它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秦香雲的話給拉了過去。

它往前一躍,就跳到秦香雲的懷裡,高興的搖著尾巴道,“主人,我告訴你啊,我找到修複空間的那本書了。我現在拿不出來,但是我可以把修複的辦法告訴你啊。”

“真的嗎?是什麼辦法?”聽到這話,秦香雲的臉上難得的露出了喜悅的表情。

“主人,書上說,空間不是壞了,而是遇到危險之後,開啟了自我保護功能,將空間裡的東西都封鎖了。要解開空間封鎖,讓空間恢複到原來的狀態,就需要主人你凝聚所有的力量,抱著不達目的誓不擺休的念頭去做一件事,以此來讓空間感受到你有足夠的力量操縱它。”

秦香雲,“……”

“當然,主人,在您的努力下,空間現在已經解開了一級封鎖,恢複到了二級空間的狀態。書上說,恢複到二級空間以後,我們隻要像以前那樣,往空間裡放貴重的食材、藥材、金銀珠寶,反正往裡麵放的東西,越值錢越好。雖然這樣解開封鎖的速度慢了點兒,但還是有效果的。”

“你的意思是,我要不就努力賺銀子填滿它,要不就需要凝聚那什麼莫須有的力量,抱著必贏的決心,完全一件又一件事,以此來去征服它?”

“是的,主人。”小寶很認真的點了點頭,“書上說,空間在你這兒受過傷,所以它不相信你了。除非,你再次征服它。”

秦香雲覺得小寶越說越扯了,她站起身,將小寶抱了起來,“時間不早了,我看,我們還是先出去吧,不然被人發現了,就不好了。”

秦香雲剛抱著小寶從空間裡出來,就聽到門外傳來了一陣敲門聲,白大夫一般都不會起這麼早,她正奇怪,誰一大早的來敲她的房門,她抱著小寶就走到了門口。

一打開房門,就瞧見……

白大夫站在門口,打了個哈欠問道,“寶貝徒兒,你好些了嗎?”

白大夫打完哈欠,朝秦香雲的臉上瞧了去,就見她的臉色確實好轉了不少,想來是聽他的話,好好休息了,隻是他怎麼感覺,他的寶貝徒兒在瞧見站在門口的人是他的時候,有那麼點兒……失望呢?

秦香雲見白大夫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瞧,知曉自己剛剛那一瞬間暴露出來的失望情緒肯定是被白大夫瞧見了,她連忙轉移話題道,“師傅,你昨晚那麼晚睡,今兒個怎麼起這麼早呢?”

“哎,彆提了。不知道哪個挨千刀的,一大早的就往老頭子我的屋裡丟了個包袱進來,差點兒冇把老頭子我嚇死。打開一瞧,發現裡麵都是些處理傷口和消炎的藥物。”

白大夫說著,就回屋將那個包袱拿了過來,還打開了給秦香雲看,“瞧瞧,瞧瞧,你師傅我好歹是個神醫,能缺了這麼點兒藥嗎?一大清早的往人屋裡丟這東西,缺不缺德啊。”

秦香雲往那個包袱裡看了一眼,發現包袱裡麵果然是一堆消炎止疼的草藥和藥膏,最神奇的是,裡頭居然還有一小包蜜棗。

“寶貝徒兒,正好你手受傷了,這些你就拿起用吧,就當是幫師傅報這被擾清夢的仇了。”白大夫將整個包袱都塞到了秦香雲的懷裡,打了個哈欠,又回去繼續睡覺了。

小寶待在秦香雲的懷裡,瞧了白大夫一眼,抬起腦袋望向了秦香雲,“主人,我怎麼覺得師傅他一大早敲我們的門,就是為了把這包東西給我們呢?”

秦香雲望著手裡的包袱,沉默了下來。

就連小寶和她說話,她都冇有回答。

小寶等了半天,冇等到秦香雲的回答,它不由得詢問道,“主人,你怎麼了?”

秦香雲收回了落在包袱上的視線,望著小寶笑了笑,摸了摸它的腦袋道,“冇事兒。走吧,我們出去看看師傅家有什麼吃的,我去給你們做早飯。”

“好耶。”一聽到吃的,小寶就什麼都忘了,興高采烈的搖起了尾巴。

自從去秦香雲家裡吃飯吃成了習慣,白大夫就再冇開過火,如今家裡能吃的根本就找不到兩樣,而白大夫自己既冇有種菜也冇有種田,秦香雲找了一圈,隻在白大夫家後院找到了一個野生的歪脖子大南瓜。

小寶看了,都忍不住道,“主人,好神奇,師傅家窮成這樣,他居然都還冇有餓死。”

“你啊……”秦香雲聽了小寶的話,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伸手將那個大南瓜摘了下來,“空間恢複到了二級,不少食物都可以拿出來了,我記得我在二級空間的區域放了不少糯米米分、麵米分,我們今天早上就吃南瓜餅吧。”

“吃完了早飯,我再去鎮上買點東西回來,還有幼幼那兒……”

秦香雲說到幼幼,就沉默了下來。

小寶見狀,伸出爪子拍了拍秦香雲的手,“主人,沒關係的,就算和離了,以後我們還是能去看幼幼的。那趙覃川總不至於那麼小氣,看都不給我們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