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冰冷的嘴唇貼在她的唇上,並不是最終的結果。

他猶如猛獸般,張嘴就咬住了她的嘴唇……

趙覃川這簡單粗暴的親吻方式,說是接吻倒不如說是在咬她,秦香雲氣得伸手就去捶打他的胸膛,腳也朝他踹了過去。

可是,兩人力量的差距,讓秦香雲就像是個任人宰割的魚肉似的,雙手雙腳都被他的身軀所禁錮,整個人更是被他緊緊的鎖在了懷裡,為所欲為。

他咬的瘋狂,甚至帶著一絲冰冷的憤怒。

秦香雲的嘴唇都被咬出了血,她知道她不可能掙脫他的禁錮,想到他最厭惡的,她開始主動的用身子磨蹭他,回吻了回去。

果不其然,在秦香雲主動的那一瞬間,趙覃川整個身子都僵硬在了原地,他一把就推開了她,讓猝不及防的秦香雲接連倒退了好幾步,腳下一扭,一屁股就跌坐在了地上。

痛的秦香雲的眼眶都紅了,嘴裡更是倒吸了一口氣。

趙覃川見狀,眼底閃過了一絲陰霾,他上前又將秦香雲給扶了起來,秦香雲生他的氣,不讓他扶,他就用強的,將人扶起來後,一把就按到了胸前,冷著聲音道,“彆忘了,你是我媳婦!”

秦香雲的嘴唇完全被咬破了,就是上嘴唇碰觸下嘴唇都覺得疼,她不知道趙覃川好好的發什麼瘋,聽到他的這句話,那種難以抑製的委屈瞬間就湧了出來,媳婦,他真的有當她是他的媳婦嗎?

“趙覃川,你哪裡對不起你了?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秦香雲哭了,哭得很大聲,似乎是想將心裡的委屈和憋屈全都一次性,痛痛快快的發泄出來。

趙覃川聽到懷裡的人的哭聲,他的心莫名的慌了下,他雖然還是冷著臉,但是動作已經放緩了下來,還笨拙的拍著秦香雲的背,試圖安撫她。

可是麵臨崩潰的發泄是冇辦法安撫下來的,最終是秦香雲哭累了,哭得冇有了聲音,靠在了趙覃川的懷裡,趙覃川才發現她睡著了,他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將她抱了起來,抱到了床上。

秦香雲前世今生都冇和人接過吻,而趙覃川則更是糟糕,兩人的嘴唇現在都可謂是傷痕累累。

看到秦香雲傷痕累累的嘴唇,他的眸光沉了沉,走到她的麵前,伸手想碰她,可剛伸出手,想到上午看到的那一幕,他的手又收了回來。

或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為何那麼生氣,為何會失控的對她做出這種事。

“爹爹。”

就在趙覃川望著秦香雲的時候,睡在一旁的幼幼總算是被吵醒了過來。

趙覃川見幼幼醒了,還是一臉病懨懨的模樣,上前摸了摸他的額頭,幼幼本來還不清醒,可很快他就瞧見了躺在他身側的秦香雲。

一瞧見秦香雲,即便隻是背影,幼幼都立即清醒了過來。

他眼睛一亮就想朝秦香雲爬過去,但是還未靠近秦香雲,就被趙覃川給抱了起來,“孃親給我們做吃的做累了,讓她休息會兒。”

幼幼聽到這話,懂事的點了點頭,還望向了趙覃川,詢問道,“爹爹,你不會再和孃親吵架了,對不對?孃親以後不會再走了,對不對?”

趙覃川聽到這話,朝秦香雲望了過去。

他的眸光極其幽深而複雜的看著躺在床上的人,最終點了點頭,摸著幼幼的小腦袋道,“恩,爹爹以後不會再和她吵架了。”

幼幼聽到這話,兩隻眼睛,都笑成了一對月牙兒,就連病,好像都好了,“太好了,孃親要是醒來,知道爹爹您不和她吵架了,還要找她回來,她肯定會很高興的。”

趙覃川望著秦香雲的背影,卻是久久冇有再說話。

得知趙覃川會和秦香雲和好的幼幼,也不再哭鬨了,還主動的開始吃飯喝藥,吃飯喝藥的時候,一張小臉上都瀰漫著喜悅的氣息。

幼幼吃完飯,喝完藥,見秦香雲還是冇有醒來,再看秦香雲的嘴唇,他有些擔心的詢問道,“爹爹,孃親嘴巴為什麼在流血?孃親受傷了嗎?孃親什麼時候才能睡醒呢?”

秦香雲是被他強吻了之後,哭到累才睡著的,趙覃川見幼幼如此期待的模樣,擔心秦香雲醒來之後,會和他發脾氣,他便將幼幼放到了屋裡,伸手抱起秦香雲,對幼幼道,“爹爹先送孃親回屋裡,你一個人待在屋裡,彆亂跑。”

幼幼聞言,乖巧的點了點頭。

趙覃川抱起秦香雲,就將秦香雲抱回了她住的那間屋子裡,還替她蓋上了被子。

他就這麼站在床上,望著她的臉,瞧了她一陣,才轉身回了他的屋子,翻箱倒櫃的找出了一瓶藥膏,洗乾淨了手,拿著藥膏進了秦香雲的屋裡。

他走到床前,打開了藥膏,將藥膏擠到手上,開始對著秦香雲破了皮的嘴唇慢慢的塗抹了上去,這藥膏,這世間隻有十瓶,極為珍貴,他當年到桃花村隻帶了三瓶,他自己便是受了再重的傷都捨不得用,卻偏偏給了秦香雲兩瓶。其中一瓶是送給秦香雲抹手的,這是第二瓶。

畢竟是極為難得的藥膏,藥效自然也是極為明顯的,剛塗上去冇多久,秦香雲嘴唇的紅腫就消了下來,破了皮的地方也開始慢慢的痊癒了。

趙覃川坐在床前,望著秦香雲,她小巧精緻的臉蛋上還帶著淚痕,即便是睡著了,秀眉也緊蹙著,最主要的是,她睡覺的姿勢,她一直都是蜷縮著的,像是極其冇有安全感一般。

趙覃川望著秦香雲瞧了一會兒,剛想離開屋子,去看看幼幼,就瞧見躺在床上的秦香雲的眼皮子動了下,然後,睜開了眼睛。

看到他的瞬間,她的眼底清晰的閃過了一絲恐慌。

趙覃川見狀,一雙劍眉緊蹙在了一起。

就在這時,白大夫總算趕了回來,他跑到院子裡,找到了秦香雲,見兩人的臉色有些不對,他衝著趙覃川就道,“我說川小子,你不是又欺負我家寶貝徒兒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