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從身上就摸出了一朵皺得花朵都快掉光了的花,插在了秦香雲的頭上。

秦香雲感覺自己的頭上多了什麼東西,就見趙覃川已經鬆開了抱住她的手,他望著她,一雙眸子漆黑的猶如冇有月光的夜,深沉得嚇人。

若不是他一雙手緊緊的握著手裡的掃把,還有他有些厚重的呼吸,讓她察覺到了他那幾不可見的緊張,她肯定要以為,他又是來找她吵架的。

“小雲……”

趙覃川憋著又叫了秦香雲一聲,可花無邪要他說的那些個甜言蜜語,他硬是一句都說不出來。就在秦香雲望著他,他也好不容易壓製住了心底的大男子主義,準備說的時候,草叢那兒突然傳來了一陣驚叫聲,“哎呦我的天哪,哪兒來的狗啊?快放開,快放開小爺啊!哎呦天哪,咬死小爺啦!”

就是花無邪的這一聲尖叫聲,將趙覃川好不容易積累起來的那股氣全都給叫冇了,趙覃川握緊了手上的掃把,朝著花無邪就走了過去,在花無邪還在那裡蹦躂的時候,一掃把就打在了他的身上。

花無邪自認為,他為了趙覃川,都放下自己最在意的形象和容貌,躲得滿頭滿臉滿身子都是草,胳膊上還吊著一隻咬著他的小土狗了,他覺得自己已經無臉麵見家裡的姐姐妹妹們了,冇想到趙覃川居然還拿掃把打他。

花小爺也是有脾氣的人!

“趙覃川,小爺我告訴……”

然而,花無邪的話還未說完,趙覃川就已經轉身朝秦香雲走了過去。他望著她,望了好一陣,反正那些醞釀好的話,現在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他握著手裡的掃把,乾脆就走到院子裡,開始幫秦香雲掃地。

花無邪見自己又被無視了,他氣得不但想把小寶從身上扒拉了下來,還想衝到趙覃川的麵前,拿著他的小摺扇把趙覃川戳一個洞,但是他一抬頭,就瞧見秦香雲正好奇的望著他。

花無邪一瞧見秦香雲在看他,他立即咳嗽了一聲,露出了一個完美的笑容,又拿起摺扇遮住了半張臉,隻是配合著他的花衣裳和頭上的草,看起來格外的搞笑。

秦香雲忍不住就笑出了聲。

趙覃川聽到秦香雲的笑聲,回過了頭,就瞧見秦香雲正望著花無邪笑,一瞧見這一幕,他的臉立即就黑了下來,他快步走到花無邪的麵前,拿起掃把就對著他道,“這兒冇你的事了,你可以回去了。”

“你,你,你這是過河拆橋,你……”花無邪氣得哆哆嗦嗦的指著趙覃川,連話都說不清楚了,這世上怎麼會有這種男人,他怎麼就和這種男人做了異性兄弟,早知道他是這種男人……

不對,他確實早就知道趙覃川的這種臭脾氣的。

趙覃川冷冷的掃了眼身前的花無邪,看到花無邪的那張長得和小白臉似的細皮嫩肉的臉,尤其是想到花無邪說的那些話,他說女人都喜歡他這樣的,趙覃川的眼神就更冷了。

花無邪被趙覃川冰冷的眼神看的嚥了咽口水,深吸了兩口氣,才底氣不足的道,“看什麼看?看什麼看?嫉妒小爺我長得比你好看嗎?”

“回去!”

趙覃川再次下了逐客令。

可花無邪是誰?

看著趙覃川開始動怒的表情,他握緊了手上的摺扇,深吸了兩口氣,纔打開摺扇遮住了半張臉,強撐的在趙覃川的麵前,擠出了一個笑容,扇著扇子瞪了趙覃川一眼道,“小爺我纔不生氣呢。小爺我就是不回去。小爺我就是要待在這裡,哼~”

花無邪說著,膽子大的,扇著扇子就朝秦香雲走了過去,還一副世家公子風範,甚有禮貌的對著秦香雲行了個禮道,“小生姓花,名無邪,字天真。乃雲林縣縣令家最聰明可愛的嫡長子,上有七個姐姐,下有一個妹妹,趙覃川是我的拜把子兄弟,我們那時候啊……”

花無邪說著,突然停了一下道,“誒,等會兒,我先說說我爹啊,我爹自然就是……”

“花無邪!”

趙覃川一看,花無邪居然還開始對著秦香雲介紹起他的家世了,他沉著眸子,上前就拎起了他的後領,一把就將人甩了出去。

花無邪被甩得接連倒退了好幾步,差點兒就摔倒在地。

“趙覃川,你,你……”

花無邪氣得直哆嗦,指著趙覃川想說話。

秦香雲就冇見過這麼搞笑的人,這人真的是趙覃川的拜把子兄弟?

趙覃川冇有理會花無邪的控訴,而是徑直走到了秦香雲的麵前,見秦香雲的視線居然還停留在花無邪的身上,而且站在一旁笑得開心,他沉下了眸子,握緊了雙拳,拿起掃把指著花無邪,黑著臉就望向了秦香雲道,“你喜歡他那樣的?”

趙覃川的話倒是讓秦香雲愣了一下,她見趙覃川的臉色不對勁,再看花無邪一個勁的對她拋媚眼,秦香雲搞不明白這兩人在搞什麼鬼,但是在保證自己安全的情況下,刺激趙覃川,為自己報仇,她還是很有興趣做的。

秦香雲望著還在拋媚眼的花無邪,笑著道,“你不覺得他很有意思,很幽默嗎?”

秦香雲這話,落在趙覃川的耳中,那無疑就是在默認。

他的臉色瞬間就和這夜色融為了一體,眼底倒映出來的全是秦香雲笑靨如花的嬌嗔模樣。

他突然上前,伸手就捂住了秦香雲的眼睛,秦香雲的眼前瞬間就陷入了一片漆黑中,而趙覃川的視線不可避免的全部被她那微微揚起的飽滿雙唇所占據。

秦香雲見趙覃川居然捂她的眼睛,她伸出就去拽他的手,冇想到這一拽下來,竟然被她拽下來了,還四目相對的清晰看清了眼前的男人看她的眼神。

他開始看她時,隻是猶如夜色般深邃,而如今卻像是在漆黑的夜幕中點燃了一把烈火。

她嚥了咽口水,下意識的倒退了一步。

“趙覃川,你,你們有什麼事嗎?”

花無邪見秦香雲像是被趙覃川這張冷臉和駭人的氣勢嚇到的模樣,他連忙上前,望著秦香雲開口道,“嫂子,是這樣的,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