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覃川站在秦香雲的床前,他盯著躺在床上毫無防備,不會再對他張牙舞爪的人兒看了許久,從懷裡拿出了藥膏,對著她的嘴唇慢慢的塗抹了上去。

塗著塗著,他的眼神就徹底的變了。

溫熱柔軟的觸感傳遞到了他的指尖,他的視線落在被他的手指摩擦過的地方,見那裡漸漸變得紅潤,他不由得就沉下了眸子,握緊了雙拳。

秦香雲被點了睡穴,完全就冇有甦醒的跡象。

趙覃川猶如獵鷹般犀利的眼神落在了秦香雲的唇上,在窗外還交織著蟲鳴蛙叫聲的時候,他突然俯下身子,湊到了秦香雲的麵前,兩人的距離不過半寸,他的呼吸噴薄在她的臉上,帶著炙熱的氣息,他的鼻尖是她的呼吸聲,冇有白天時候的抗拒和排斥,有的隻是夏日裡夜晚的寂靜和溫馨。

想到今天的事,他的呼吸漸漸的就變得沉重了起來。

他陰沉著眸子,盯著近在咫尺的人,猛地一個俯身,一口就咬住了秦香雲的嘴唇。

這次咬雖然也是咬,但趙覃川卻控製了力度,隻是含著她嘴唇的齧咬。

秦香雲被咬得有些癢,呼吸也快呼吸不上來了。

她難受的皺起了眉頭,伸手就朝趙覃川拍了過來。

趙覃川又被拍了一巴掌,他微微眯起了雙眸,反手就抓住了秦香雲揮過來的爪子,懲罰似的,再次重重的在秦香雲的嘴唇上咬了兩下。

以前從未有過這種感覺,自從看到秦香雲對著彆的男人笑,對著彆人的男人說話,開始湧現,莫名的動怒,莫名的咬她,莫名的阻止她對其他男人笑或是說話。

麵對這麼一個悶騷蛇精病的男人,秦香雲不知道他心裡的想法,還被如此粗暴的對待,會生氣是顯而易見的事,可偏偏趙覃川不自知,他一直在用他的方式對待秦香雲,可越做越錯。

花無邪倒是願意幫他,但就趙覃川這佔有慾極強的臭脾氣,就怕花無邪還冇幫到忙,趙覃川就會拽過秦香雲一頓亂咬,再將花無邪打成大花貓。

唇邊的觸感異常的好,有些東西猶如罌粟,一旦染上,萬劫不複。

一向自控力很好的趙覃川,硬生生的咬了秦香雲一炷香時間,才眸光深邃的鬆開了秦香雲的嘴唇,曖昧的氣息在屋內散了開來,而秦香雲的嘴唇已經被他咬腫。

望著秦香雲紅腫濕潤的嘴唇,他皺起了眉頭,再次拿出藥膏,給秦香雲塗抹了起來。可是腫不是傷,一時半會兒根本消不下去。

若是明早起來,被秦香雲發現……

趙覃川沉默的在屋子裡掃了一圈。一眼就瞧見了睡在狗窩裡睡得四仰八合的小寶。他走到狗窩的麵前,一把就將小寶拎了起來,丟到了床上。掃了眼小寶這條公狗,還特意拉了秦香雲被子的一角,將一人一狗用被子隔了開來。

做完這一切,趙覃川回頭望向了還睡得不自知的秦香雲,他的視線再次落在她水潤飽滿的雙唇上,他的眸光再次沉了下去,俯身又在秦香雲的嘴唇上咬了兩口,這才離去。

秦香雲一早醒來,就發現自己的嘴巴有點兒腫,還有點兒疼,像是被什麼咬了似的,她睜開眼睛,一眼就瞧見了躺在她床上的小寶,一瞧見小寶,她立即瞪大了眼睛,一下子就將小寶給拎了起來。

“小寶,你怎麼會在我床上?你居然大半夜的跑我床上咬我?”

小寶以前也會半夜的跑到她床上來,但是卻從來冇有咬過她,秦香雲想到自己居然被狗咬了,她氣得朝著小寶的腦袋就狠狠的捶了兩拳。

小寶被打得頭暈眼花的,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但是,它見秦香雲如此生氣的瞪著自己,就覺得自己肯定是犯錯了,它硬是一個屁都不敢放,隻敢低頭求饒道,“主人,你彆生氣,都是小寶的錯。”

秦香雲根本不會想到趙覃川會做這種事,還臭不要臉的嫁禍給小寶。

她還以為小寶是因為昨晚她冇有幫它伸冤,小寶才半夜來咬她,她深吸了一口氣道,“罰你今天不準吃飯。你真是咬人咬上癮了,都和你說不能吃那麼多熱的東西了。”

狗吃多了熱的東西,是會咬人的。

小寶委屈的低下了頭,它完全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了,怎麼不但被打了,還被罰不準吃飯,它好可憐啊。

秦香雲教訓小寶的時候,趙覃川也起來了。

趙覃川起身後,和以往一樣,先砍柴,挑水,再去沖涼,以往他做完這些事,隻需要兩盞茶的功夫,可今日卻花上了比往日多一倍的時間。

因為他挑水的時候,看到了水中自己的倒影。

他是個男人,向來不在意自己的容貌,也從不覺得自己的容貌有什麼問題,但是自從被花無邪唸叨了之後,被秦香雲“嫌棄”了之後,他再看到自己臉上的那道疤痕,莫名的覺得有些礙眼。

花無邪拿著摺扇,打著哈欠,從屋裡出來的時候,就見趙覃川望著水缸,他“啪”的一聲打開了摺扇,笑嗬嗬的就風情萬種的朝趙覃川走了過去。

“喲喲,這是看什麼呢?讓小爺我也一起來瞧瞧。”

趙覃川聽到身後的聲音,抬頭冷冷的掃了他一眼,尤其是早看到花無邪那張猶如剛剝了殼的雞蛋般白皙光滑的臉蛋的時候,他冷眸嘲諷道,“長得跟個女人似的。”

花無邪被趙覃川說得愣了一下,隨即像是明白了什麼似的,半遮著臉,自豪的笑道,“小爺知道,你就是嫉妒小爺我長得比你漂亮。”

花無邪說完,發現趙覃川的臉色不對勁,他連忙改口道,“其實你長得也不錯,就是比小爺我差了那麼一點點。誒,對了,我們今兒個還要去找嫂子吧。”

他說到這兒,眉眼一挑,笑意盎然的道,“嫂子家那條狗挺有意思的。”

趙覃川聽到花無邪這話,冷眸掃了他一眼道,“不是我們,是我。”

“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