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離她提出和離,已有兩天時間,這兩天他從不提和離的事,反而一直出現在她的麵前,還老做這些讓人誤會的事。

秦香雲快步走到趙覃川的麵前,深吸了一口氣,抬起頭,一雙美眸瞪著他道,“趙覃川,你到底什麼意思?”

秦香雲說到底還是有些怕趙覃川的,因此即便是瞪都瞪得底氣不足,一雙漂亮的眼睛倒是水亮水亮的,加上被吻得紅腫未消的嘴唇,讓趙覃川的眼神一下子就深邃了起來。

秦香雲見趙覃川的眼神不對勁,下意識的想躲,誰知躲得太急,一腳就踩到地上的石子,趙覃川見狀上前就去扶秦香雲,就在趙覃川赤著上半身,伸手摟著秦香雲的腰的時候,院子的門“嘭”的就被踹了開來……

“小妹,三哥來了!”

秦香雲聽到聲音,抬頭就朝門口望了過去,就見一個長得豐神俊朗,身著白色勁裝的英俊男子站在門口。男子的眉宇見帶著明顯的怒氣,手中還拿著一把長槍。

秦香雲一眼就認出了眼前的人。

原主的三哥,那個雲林縣人見人怕,但卻戀妹成狂的混世小魔王——雲家老三,雲翌。

雲三哥幾乎是一眼就瞧見了被趙覃川摟在懷裡的秦香雲,他見那裡居然有個男人赤著上半身,還抱著他的寶貝妹妹,他的眼睛立馬就紅了,拿起長槍朝著趙覃川就刺了過去。

“哪裡來的。淫。賊?竟敢欺負老子的妹妹!老子看你是活膩了!”

趙覃川聽到雲三哥的這番話,就知道來的是秦香雲的三哥,他無意和雲三哥交手,因此隻是一味的閃躲,雲三哥從小就偷偷的拜了個師傅,他見趙覃川居然躲得過他的襲擊,怒氣更甚,開始招招斃命的朝趙覃川襲擊過去。

趙覃川蹙眉躲避。

秦香雲站在一旁有些著急,她想起以前每次三哥動怒,都是靠原主裝肚子疼才糊弄過去的。她連忙捂住了自己的肚子,蹲到了地上,“三哥,我肚子疼。”

雲三哥一聽到這話,臉色大變,瞬間收手,朝著秦香雲就跑了過去。

“小妹,彆怕。三哥在這裡呢,三哥帶你去看大夫。”雲三哥伸手就去抱秦香雲,可剛滿臉著急的伸出手,他突然就被人拉了起來,一個踉蹌倒退了幾步,而剛還被他追著打的那個男人,居然先他一步抱起了她的妹妹,朝左側的房間跑了過去。

趙覃川抱著秦香雲跑到房門前,一腳就踹了進去,隨即,就聽到裡麵傳來了一陣怒吼聲,“川小子,你做什麼?老頭子我在睡覺呢!等等,等等,老頭子我還冇穿衣物呢!”

雲三哥在軍營裡待了大半年,見過不少男人,但這還是他第一次瞧見一個不但武功比他厲害,比他還粗魯的男人,這要是在軍營,他肯定會喜歡上這男人。

但問題是,現在不是在軍營,而這男人居然敢非禮他的寶貝妹妹,還強抱他的妹妹!

雲三哥抓起手裡的長槍,朝著屋裡就衝了進去。

秦香雲本來就是在裝肚子疼騙三哥的,誰知道,趙覃川居然會如此緊張,是的,她在他的眼裡看到了一絲緊張,即便隻是一閃即逝。

秦香雲剛想說自己冇事,雲三哥就已經衝了進來。

屋內一陣雞飛狗跳,桌椅全都被打了個稀巴爛,白大夫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屋子被破壞得一乾二淨,氣得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秦香雲倒是想裝肚子疼,但就怕趙覃川看不懂她的眼色,還和三哥搶人,到時候兩人打得更凶。

“三哥彆打了。趙覃川你還站在這兒做什麼?你快走啊!”秦香雲衝著兩人叫道。

可是趙覃川望著秦香雲就是不走,雲三哥見趙覃川還敢盯著秦香雲看,他氣得渾身的血液都在燃燒。

花無邪慢悠悠的搖著摺扇走過來的時候,就見白大夫家已經快被趙覃川和雲三哥給拆了,就連附近的鄰居都聽到動靜,趕了過來。

“哎呦,這打的。”花無邪站的遠遠的,搖著扇子,還一副老開心的樣子。

秦香雲見這兩人是勸不下來了,她跑到花無邪的麵前焦急的開口道,“你有冇有什麼辦法能讓趙覃川離開這裡啊?三哥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他又不走……”

“嫂子,看在你做的東西那般好吃的份上。”花無邪一雙桃花眼對著秦香雲挑了挑道,“等會兒我說什麼,你都彆信。看我的。”

花無邪上前了一步,就衝著趙覃川大叫道,“幼幼今兒個一大早不知道怎麼了,上吐下瀉的。”

花無邪這話剛喊完,趙覃川果然不再避著雲三哥了,而是一個閃身,就朝家裡趕了回去,花無邪見狀,對著秦香雲眨了眨眼,一個閃身竟然也消失在了秦香雲的眼前。

“你彆……”

雲三哥還想追,秦香雲連忙蹲下了身子,捂住了肚子,“三哥,我肚子好痛。”

雲三哥一聽這話,立即放棄了繼續追殺趙覃川,而是跑到了秦香雲的麵前,一臉擔憂的問道,“小妹,彆怕,三哥在這裡呢。”

“三哥,我認了個師傅,他是這兒的神醫,你扶我進去就好。”

“好,好。”雲三哥連忙點頭,扶著秦香雲就走了進去,每次雲三哥隻要聽到原主喊肚子疼,智商就會下降為零,反正原主說什麼就是什麼。

白大夫還在吹鬍子瞪眼,但是一聽這跑來打架的是秦香雲的三哥,看在秦香雲的份上,他到底冇和雲三哥計較,還看到秦香雲的眼色後,假裝給秦香雲開了兩副藥物。

“小妹,怎麼樣?肚子還疼嗎?”雲三哥甚是緊張的詢問道。

秦香雲見雲三哥這副模樣,她有些慚愧的低下了頭,她到底不是他的妹妹,卻還占據了他對他妹妹的關心,還假裝肚子疼欺騙他。

“三哥,我冇事了。你彆擔心。”

“小妹,你放心吧。三哥回來了,不會再讓你受欺負的。”雲三哥說著,不由得氣憤了起來,“大哥、二哥是腦子有毛病還是缺了一根筋呢?我當初走的時候,就告訴過他們,無論如何都得留一個在家裡,家裡那一大一小兩個女人就是倆蛇蠍毒婦,爹更是個老糊塗。他們倒好,竟然留你一個人待在家裡,被人欺負,還被嫁給了一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