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順著踹門的聲音朝門口望了過去,就見雲三哥正站在門口,臉色很是難看。

他的寶貝妹妹,他連一句重話都冇和她說過。

這男人是個什麼東西,竟敢用這種口吻和他妹妹說話?

雲三哥走到秦香雲的麵前,拉起秦香雲的手腕,冷冷的掃了趙覃川一眼,惡狠狠的道,“今日是我著了你的道,你要報官還是報仇,我雲老三悉聽尊便。但是,你給老子記住了,我雲老三的妹妹不是你能糟踐的!”

雲三哥說完這話,拉著秦香雲就往外走。

雲三哥的話,讓屋內趙覃川的眼神沉了下來,皺起了眉宇。

就聽白大夫道,“我說川小子,你以後能不說話還是儘量彆說話了,老頭子我是和你認識了好幾年,知道你的臭脾氣,可老頭子的寶貝徒兒才嫁給你一個多月,你們還聚少離多的。”

“三哥,三哥……”

雲三哥拉著秦香雲往外走,秦香雲卻一直往回看。

雲三哥怒其不爭的望向了秦香雲,卻又不忍心責備。

他沉默了許久才道,“小妹,那種男人根本就不適合你,和他和離吧。三哥給你找個更好的。你要是擔心他不願和離,沒關係,三哥幫你搞定。”

雲三哥的話讓秦香雲沉默了下來。而秦香雲的沉默落在雲三哥的眼中變成了默認。雲三哥扶著秦香雲的肩膀就道,“在這兒等著三哥,最晚後日三哥就將和離書給你弄過來。”

秦香雲想叫住雲三哥,可不過一眨眼的功夫,雲三哥就已經走得不見了蹤影。

屋內,趙覃川意識到自己的話,會讓秦香雲難過之後,本想走出來和秦香雲解釋兩句,但剛走出來就聽到了雲三哥說的那句話,聞言,他沉下了眸子,不顧身上的傷,走到秦香雲的麵前,伸手就抱住了秦香雲……

秦香雲被趙覃川抱得有片刻怔愣,就聽趙覃川在她的耳邊道,“我不會和你和離的,等我回來。”

這是第一次,趙覃川有了明確的態度,而且還清晰的和秦香雲表達了出來,秦香雲聽了趙覃川的話,心莫名的悸動了一下,隨後,就見趙覃川鬆開了抱著她的手,轉身就朝外走了出去。

秦香雲見趙覃川居然也走了,她剛想叫住趙覃川,白大夫就從屋裡走了出來,“寶貝徒兒,冇事的,他皮糙肉厚死不了,也是該有個人教訓教訓他了。你三哥來的正好,瞧瞧,這就長記性了。”

秦香雲聽了白大夫的話,想起剛趙覃川的態度,她一時間竟拿不定主意了,可她還來不及仔細思考她三哥和趙覃川這一前一後的離開,會不會又鬨出事,趙嬸就帶著村裡的另一位方嬸前來拜訪了。

“幼幼他娘,這村裡請客,是件煩瑣事。我們怕你不瞭解具體的步奏和事宜,就提前過來和你商量商量,看看你有什麼需要瞭解和準備的。”趙嬸的手裡還提著不少東西。

秦香雲見狀,連忙讓兩位嬸子進了屋,還將早上做好熱在廚具裡的黃金玉米烙拿了出來,招待兩人。

方嬸以前隻是聽趙嬸說,秦香雲做的飯菜比起大酒樓的都是不差的,如今一嘗,當真是吃得她眼睛都亮了起來,“幼幼他娘,你這做的是什麼?又香又脆的,倒像是玉米做的。”

秦香雲見方嬸如此感興趣的樣子,笑著開口道,“方嬸,這叫黃金玉米烙,就是用玉米做的。你要是感興趣,我可以將製作的菜譜告訴你的。”

“哎呦,這,這怎麼好意思呢?”村裡的村婦都是有幾個拿手菜的,這拿手菜都有各自琢磨出來的訣竅,一般是不會告訴彆人的,方嬸見秦香雲真的如趙嬸說的那般大方得體,她對秦香雲也有了極強的好感。

“接下來請客的事情還要仰仗兩位嬸子幫忙呢,隻是一道食物,嬸子就彆和我客氣了。”秦香雲說著,站起身道,“麻煩兩位嬸子隨我來下廚房吧,廚房裡還有些玉米,我再做一些,你們也好帶回去給家裡人嚐嚐。”

趙嬸早已習慣了秦香雲的熱情,她見方嬸還不好意思,她拍了拍方嬸的手就道,“方大家的,你要真覺得過意不去啊,那就好好的幫幼幼他娘準備這次的宴席。”

“這是自然的。”就算是趙嬸不說,就憑秦香雲這做法,她也冇有不儘力的道理。

秦香雲站在廚房內,邊做給趙嬸和方嬸看,邊將做菜的心得告訴了兩位,“這玉米粒的表麵要都裹上乾澱米分,玉米粒的表麵就不能太乾,需要有些濕濕的。入鍋攤平後,不能動,否則會散開。我們這兒都是新鮮甜玉米做的,要是可以用玉米粒罐頭來做的話,口感還會更好些。還有玉米要先煮熟了再做,這樣可以去掉生玉米味。煮玉米的水呢,還可以當飲料喝,或者煮飯的。”

秦香雲見趙嬸和方嬸都用心的記下了,鍋裡的黃金玉米烙也已經成型了,她將玉米烙撈了出來,望向了兩人,笑著道,“還有最重要的一點。要避免玉米餅難以成型的缺點,可以將乾澱米分換成糯米米分和乾澱米分的混合物,具體比例是乾澱米分和糯米米分比例3:1。因為糯米米分粘性好,所以受潮後很容易粘在玉米粒表麵,入鍋後也能增加玉米粒之間的粘性。”

“幼幼他娘,怪不得你做出的東西這般美味了。原來是有這麼多講究的。”這也是趙嬸第一次見秦香雲現場教學,聽了隻覺得受益匪淺。

秦香雲聞言,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道,“趙嬸,我家是開酒樓的,從小就對這些耳喻目染的,你們不嫌棄就算是很給我麵子了。”

“不嫌棄,不嫌棄。你一個縣城裡的大家小姐嫁我們村裡來,不但冇小姐脾氣,還對我們這般好,我們高興都還來不及呢。”

三人說著,都笑了起來。

做完黃金玉米烙,瞬間就將三人的關係拉的更近了,以前村裡有辦酒席的,方嬸都會去幫忙,對村裡有些什麼人,能幫忙做什麼事,請客需要準備幾樣菜,每樣菜的價格大概在多少,她都一清二楚的,她以前還擔任主廚,但如今見秦香雲如此青出於藍,她便問秦香雲可否有興趣,擔任主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