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苗兒不知道趙覃川是何時站在她身後的,她結結巴巴的想解釋,可趙覃川根本就冇有給她解釋的機會,或者說趙覃川根本就不想聽她解釋,“她如今還是你的嫂子,是我的妻子。現在,請你回去。”

“趙大哥,我……”

趙覃川見秦香雲像是被罵傻了似的,還在門口站著,他大步上前,一把就拽住了秦香雲的手,將她拉了回去,兩人路過陳苗兒的麵前時,他直接丟下了一句話道,“陳姑娘,我很好,多謝你的關心,請回吧。”

這樣說也就算了,這男人居然在陳苗兒眼淚都湧了出來的時候,還停下腳步,加了一句,“出去的時候,記得把門關上。”

這野蠻粗魯的舉動簡直霸道到讓人心跳加速,趙覃川的一係列舉動落在秦香雲的眼裡,讓她連手被拽疼了都忘了,隻知道傻傻的跟著趙覃川往屋裡走了。

陳苗兒終於大哭著跑了出去,門,自然是冇幫他們關的。

“那個……”

秦香雲回過神,剛想和趙覃川說話,原本拽著她的男人,突然就鬆開了手。

他回頭蹙著眉宇,掃了她一眼道,“以後離那陳苗兒遠點,被人罵了別隻會站那裡發愣。”

“誒?”秦香雲眨了眨眼睛,有些難以置信的望著趙覃川。

這話不應該是她說的嗎?

還有,她可以將他剛纔的舉動和現在的話理解為,他是在幫她嗎?

趙覃川見秦香雲雙眼發亮,麵若桃花的望著他,他的眉宇蹙得越發的深,語氣也越發不好的開口道,“還愣著做什麼?幼幼醒了,還不快去做飯!”

“哦,好。”秦香雲說著,轉身就朝廚房跑了過去。

趙覃川望著秦香雲的背影,眸光深沉的陷入了沉思。

小寶正蹲在廚房裡盯著粥,就見自家主人臉色緋紅的跑了進來。

一瞧見秦香雲這模樣,小寶急忙伸出爪子,害羞的捂住了自己的那雙狗眼,“主人,小寶什麼都冇看見,什麼都冇看見。”

秦香雲掃了小寶一眼,懶得理它,走過去看粥。

趙覃川冇從屋後冒出來的時候,她還真不知道他在後麵,也不知道他看冇看到,她丟陳苗兒和警告陳苗兒的事。

原來,他對她還不是最凶的。

不過,他凶人的時候,怎麼就那麼霸氣呢?

小寶蹲在地上,搖著尾巴,看著自家主人一臉緋紅的模樣,不忍直視的彆過了腦袋。

過了大概兩柱香的時辰,粥熬好了,一打開高壓鍋的鍋蓋,濃鬱的香味立即瀰漫了開來,秦香雲將空間裡唯一的一包糖拿了出來,開始往粥裡加糖。

調好粥的味道之後,她洗乾淨盆子,將粥盛了出來。

秦香雲剛端著粥進了房,白大夫就迫不及待的要了一碗,大米在高壓鍋的高壓下,粒粒粘糯,入口即化,絲絲甜味,在口中散開,渾身的細胞都綻放了開來。

“好香,好美妙的味道。”

白大夫也顧不得粥正燙人,呼哧呼哧的就往嘴裡趕,喝得白鬍子上都黏上了。

秦香雲喜歡做食物,更喜歡看到喜歡看到彆人吃她的食物的時候,幸福的表情。

看到白大夫這模樣,她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然後,她盛了兩碗,分彆端到了趙覃川和幼幼的麵前,“有點兒燙,你們慢點兒喝。喝完了廚房裡還有。”

“謝謝孃親。”幼幼接過了他自己的小木碗,再次笑著露出了兩顆小虎牙。

趙覃川這次倒是冇有再叫秦香雲出去,還伸手接過了秦香雲遞過來的粥,他看了眼碗裡的粥,見裡麵除了米還有其他的東西,他蹙眉道,“這些是什麼?你從哪兒弄來的?”

秦香雲就猜到趙覃川會懷疑,她按照想好的說辭道,“是趙嬸給的。她看你受了傷,讓我給你補補。”

趙覃川聞言,瞧了秦香雲一眼,倒是冇有再問。

粥的味道,確實是好得讓人忍不住想一吃再吃,趙覃川就算崩著臉,也忍不住添了三大碗,一鍋粥很快就見了底。

秦香雲見狀道,“廚房裡還有,我再去給你們盛過來。”

“等等,我去吧。”就在秦香雲要出去的時候,趙覃川開了口。

秦香雲的腳步頓了下,就見趙覃川已經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那精神奕奕的模樣就好像不久前渾身是血的被人從村口拖回來的人不是他似的。

好在,秦香雲已經將高壓鍋給洗乾淨,收回了空間。

“孃親,對不起,是幼幼害你被爹爹罵了。”

秦香雲望著趙覃川進了廚房,剛將視線從趙覃川的背影那兒收回來,就聽到身後的幼幼開了口。

她回頭,就聽幼幼低著頭認錯道,“爹爹說,遇到害怕的事,就躲起來。幼幼看到爹爹流了那麼多血,很害怕,就躲了起來。是幼幼自己躲起來的,不關孃親的事。幼幼和爹爹說了,孃親,你不要生爹爹的氣,好不好?”

秦香雲聞言,走到幼幼的麵前,心疼的摸了摸他的腦袋。

以前,雲美打幼幼的時候,幼幼也躲起來過。

這孩子,還這麼小……

“孃親不生氣,以後孃親會保護你的,會把壞人都趕走的。”

趙覃川剛端著粥走回來,遠遠的就聽到了屋裡秦香雲和幼幼的對話,他的腳步頓了頓,還是朝屋裡走了進去。

秦香雲熬的粥,一口氣,被家裡的兩大一小,還有一條小狗給瓜分了個乾淨。

她收拾了碗筷,回到廚房,清理了廚房,就發現,大米冇多少了,柴米油鹽醬醋茶都用的差不多了,白大夫的診金還冇付,還有趙覃川看起來冇事,但為了他的身體,給他的藥絕對不能用差了,最好是去買些補血補身體的東西回來,燉給他補補。

她不知道趙覃川是怎麼從衙門回來的。但這種時候,要她開口問趙覃川要銀子,她做不到。所以,當務之急,就是想辦法賺錢。

她有手藝,但空間能吃的捉襟見肘,要賣也賣不了多少銀子,正所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看來,她需要找個時間,上山去看看,有冇有野生的,可以用來做起來,賣錢的食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