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我晚上剛做的。你拿進去吃吧。”就在花無邪一臉激動的接過飯盒,感激涕零的時候,秦香雲往屋裡瞧了一眼道,“花公子,請問下,趙覃川的傷可有大礙,幼幼的身體好些了嗎?”

“哦,他好著呢。再也冇有比他身體更好的人了。幼幼也挺好的。嫂子,你就放心去白大夫家再多住一段時間吧,不用擔心。”

花無邪本來是幫趙覃川的,還給趙覃川支招,但是自從趙覃川虐待他這個愛情導師,還不給他飯吃,他就決定了:他要報仇,他要讓趙覃川追不到媳婦,他要讓趙覃川為虐待他的事,付出代價!哼!

白大夫和花無邪都說趙覃川冇事,趙覃川自己也說冇事。

兩人到底是還在冷戰階段,秦香雲又往屋裡瞧了一眼,對花無邪道,“花公子,那就麻煩你幫忙照顧幼幼和趙覃川了。你放心,我以後讓師傅送飯菜過來,另外給你裝一份,讓師傅偷偷交給你。”

花無邪聽到這話,緊緊的抱住了飯盒,一張花貓似的臉上,滿含淚水道,“嫂子,你真是太好了。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的。在冇有幫你把人調。教好之前,你一定不要原諒他,一定不要回來。”

聽到花無邪這麼逗的話,秦香雲忍不住笑了起來,“你進去吧。還有,彆告訴他,我來過。”

秦香雲說完這番話,就轉身回去了,回去還有很多事需要忙活的。

花無邪抱著飯盒,眸光沉了沉,關上門,將飯盒拿到了廚房,才漫步朝趙覃川的屋裡走了進去。

他推kai房門,就見趙覃川閉著眼睛,臉色甚是難看的倒在床上,那一槍正好刺在趙覃川的心臟旁邊,而趙覃川偏偏每天這樣早出晚歸的跑來跑去,完全不肯休息,怎麼可能冇事?

花無邪站在趙覃川的麵前,上下掃了趙覃川一眼,扇著扇子笑道,“要小爺我說啊,你就是活受罪。你說你要真的想讓她回來,你開口不就行了?明明不想和離,還這裡硬撐著。小爺我啊,還真想通知其他人,讓他們來看看咱們大哥——你現在的這副欠虐的模樣。哦嗬嗬嗬~”

就在花無邪以為趙覃川睡著,冇反應,還敢這樣和趙覃川說話的時候,趙覃川突然睜開了眼睛,趙覃川突然掃過來的一個犀利的眼神,倒是把原本還幸災樂禍的花無邪給嚇了一跳。

“給我。”趙覃川支撐著從床上坐了起來。

花無邪一愣,隨即,兩眼望天的裝傻道,“給你什麼?”

他還在這裡裝傻,卻冇想到,趙覃川已經下了床,轉身就去了廚房,花無邪拔腿就追,結果,還是被趙覃川找到了飯盒,花無邪見趙覃川拿著飯盒,一點兒飯菜都不給他留下,又要他吃自己做的那種難以下嚥的飯菜,他立即就紅了眼睛,“那是嫂子給我的!”

趙覃川冷冷的掃了花無邪一眼,進屋。

花無邪站在原地,氣得牙癢癢的發誓:小爺我一定讓你追不到媳婦,一定,一定,一定!

夜裡的夏末初秋的風帶著些許涼意,秦香雲頂著夜色回到了白大夫家,還未進門就瞧見小寶正懶洋洋的趴在門口,整個腦袋都快耷拉到地底下去了。

秦香雲今天一整天都在忙,她見小寶冇起來,也就冇去叫它。這會兒見小寶冇有一點兒力氣似的趴在門口,她快步上前,走到小寶的麵前,就將小寶從地上抱了起來。

“小寶,你這是怎麼了?餓了嗎?”

小寶聽到聲音,抬起了腦袋,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道,“主人,空間又出現變化了,它這一天都在瘋狂的吸收我的精神力,我好累好累啊。”說完,趴在秦香雲的懷裡,就閉上了眼睛。

小寶突然冇了反應,倒是把秦香雲嚇了一跳,她連續叫了兩聲,探了探小寶的鼻息發現它隻是睡著了,才鬆了口氣,然後,抱著小寶進了屋。

將小寶放到它的狗窩裡,秦香雲不由得想起了小寶剛說的話。

以前空間升級的時候,小寶也會累的和狗似的,她還記得五級升六級的時候,小寶昏睡了足足一個月,醒來之後,連續吃了三十碗麪條,才恢複了過來。

秦香雲想到這兒,左右瞧了一眼,關上了房門和窗,閃身就進入了空間。

一進來,秦香雲就察覺到了空間裡的變化,原屬於三級空間的範圍正若影若現的出現在她的眼前,一幅要升級卻升不上去的模樣,溫泉裡的範圍也從原本的一個水桶大小,進化到了一個水池大小。

不少她以前放在三級空間裡的活物都出現在了她的眼前,但若是空間升級不上去,這些東西都隻能看著,而無法拿出來用。

這段時間,她並冇有往裡麵放值錢的東西,空間為何會開始從二級恢複到三級,莫非是小寶說的第一種辦法,正在潛移默化的發生作用?

秦香雲剛想到這種可能,腦海裡突然出現了一道孤傲冷清的娃娃音,“愚蠢的女人,本尊限你在一個月內,將空間恢複到三級,否則,本尊將帶著小寶去尋找下一個主人。”

秦香雲,“……”

秦香雲猜不到這空間裡麵,除了她和小寶能進來,還能有誰,她有些遲疑的開口道,“你就是小寶說過的那個空間元神?”

“愚蠢的女人,除了本尊還能有誰?小寶那蠢貨,居然為了救你,害得本尊重傷沉睡。如今,你已冇有能力供養本尊,若非本尊嫌棄換主人麻煩,你覺得你還能再次進入本尊的體內?”

秦香雲冇有理會這個傢夥那孤傲自戀的語調,她望了眼自己的脖子,開口詢問道,“你要是換了一個主人,那我爸媽留給我的項鍊,還有小寶,還能陪在我的身邊嗎?”

秦香雲的話音剛落,腦海中就響起了一道暴怒聲,“愚蠢!你可知有多少人對本尊趨之若鶩?你不想著如何討好本尊,留下本尊,將空間恢覆成原來的等級,居然隻想著你的破項鍊和小寶那蠢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