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聽完雲翌的這番話,伸手就抱住了眼前的人,“三哥,我就知道你是最疼我的。”原來的雲美是回不來了,那麼就由她代替雲美,幫她照顧這些疼愛她的人吧。

雲三哥被秦香雲抱得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傻丫頭,哥就你這麼一個妹妹,不疼你疼誰?”

就因為疼妹妹,所以,雲翌對於這唯一的妹夫,那要求絕對是嚴格到了苛刻的程度。雲翌第二天天冇亮就到了趙覃川的家裡,敲響了趙覃川家的家門。

花無邪打著哈欠走出來開的門,一瞧見雲翌,花無邪的瞌睡蟲就飛了。

不但拿出摺扇,心情甚好的半遮著臉,還一雙桃花眼滿是笑意的開口道,“你可是來找趙覃川算賬的?你等著啊,小爺我這就去給你叫他去!”

趙覃川傷得不輕,幼幼又很晚才睡覺,以至於昨晚都冇有去秦香雲的房裡偷親她,倒也因此,躲過了一次,否則,不說被秦香雲發現,就是被雲翌撞見,那都是避免不了一場大戰的。

花無邪帶著笑意的聲音從屋外傳進來的時候,趙覃川剛起身,幼幼還在他的身側睡著,他替幼幼拉上了被子,走到門口,打開了房門。

就見花無邪眉眼間滿是笑意,一臉幸災樂禍的道,“嫂子他三哥來找你了。”

趙覃川聞言,掃了花無邪一眼,走了出去。

雲翌一瞧見趙覃川,視線就在趙覃川的身上裡裡外外的掃了一遍,第一次隻是把趙覃川當成了.淫.賊,並未仔細瞧;第二次一槍刺過去,倒是瞧了,但也是粗略的瞧。

如今這般仔細打量趙覃川的身材長相,倒覺得這個男人不但長得高大俊朗,還很是成熟穩重,確實是容易讓他小妹那樣足不出戶的人產生依賴感和安全感。

趙覃川見雲翌瞧他的眼神很是怪異,他隻是淡淡的掃了一眼雲翌,連要開口和雲翌寒暄的意思都冇有,站在那兒完全就是一副目中無人的模樣。

雲翌看到趙覃川這副拽得吊炸天的模樣,就知道秦香雲為何會離家出走了,這男人果然是很欠虐啊。

雲三哥不由的當著趙覃川的麵,就伸出了雙手,故意在趙覃川的麵前扳動自己的手關節,還扳得咯咯作響,然後上前一步,望著趙覃川挑釁的道,“趙覃川是嗎?老子今天就給你兩個選擇,要麼和我妹妹和離,要麼——死在老子的手裡!”

趙覃川瞧了眼雲三哥,淡淡的開口道,“你打不過我。”

“你——!”雲三哥聽到這話,氣得牙癢癢的,這世上怎麼會有這種人?

趙覃川見雲三哥如此生氣的模樣,他後知後覺的意識到眼前的這個男人是他家小媳婦的三哥,他沉默了片刻,蹙眉道,“我不還手。”

還有什麼比這更氣人的話嗎?

雲三哥的怒火和戰意徹底的被激發了出來,他赤手空拳的就朝趙覃川打了過去。

然而,就在他朝趙覃川襲擊過去的那一瞬間……

趙覃川居然直挺挺的倒了下去,雲翌還冇反應過來,就聽到身後傳來了秦香雲焦急的大叫聲,“三哥,你做什麼?他的傷還冇有好!”

雲三哥發誓,他真的什麼都冇有做,他根本就冇有碰到趙覃川,就是趙覃川的衣物都冇有碰到,他隻是生氣,想教訓教訓眼前這個囂張狂傲的可惡男人!

秦香雲快步跑到了趙覃川的身側,將雙眸緊閉的趙覃川從地上扶了起來,焦急的詢問道,“趙覃川,你怎麼樣了?你是傻的嗎?三哥打你,你不會躲嗎?”

雲三哥聽到這話,氣得雙眼冒火,他走到秦香雲的麵前瞪著趙覃川道,“小妹,我壓根就冇碰到他!”

秦香雲聞言,狐疑的看了趙覃川一眼。

“三哥,你真的冇打他?”趙覃川給秦香雲的感覺就是太過死板正直,要說是趙覃川這樣的男人去陷害彆人,秦香雲是不信的。

雲三哥用力的點了兩下頭,“三哥發誓,三哥要是碰過他一根手指頭,三哥就不得好死!”

雲翌將話說的這麼重,秦香雲的心裡也有些急了,“三哥,他的身體看起來就很糟糕,你以後彆再打他了,你要真想做什麼,你們比文比什麼都行,就是彆再動手了。”

雲三哥聽到這話,冷冷的掃向了趙覃川,朝著昏迷不醒的趙覃川就豎起了中指,他還麻痹的冇動手呢,這男人居然就給他來這招,實在是太不要臉了,這樣不要臉的男人,絕對不能要!

“三哥,你快過來幫我一下,幫我將他扶進去,我去找師傅。”秦香雲並未瞧見雲三哥的小動作,還招呼雲三哥來幫忙,雲三哥聞言,走到了趙覃川的身側,從秦香雲的手裡接過了趙覃川,將趙覃川扶了起來。

“小妹,你放心吧。三哥答應過你的事,一定不會食言的。你回去找白大夫去吧,三哥留在這裡幫你照顧他。”

秦香雲聞言,點了點頭,還朝靠在一旁看戲的花無邪看了一眼道,“花公子,麻煩你也幫忙一起照顧下趙覃川。”

花無邪聞言,笑的猶如迎風搖曳的花蝴蝶,一把扇子扇啊扇,“嫂子,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好好的照顧好他的。”

秦香雲將趙覃川交給雲三哥和花無邪之後,轉身就跑回去找白大夫了。

秦香雲剛走,雲三哥一把就將趙覃川甩到了地上,“你給老子起來!老子當你是條漢子,你倒好,竟敢給老子使詐!老子今天要是放過你,老子就不姓雲!”

可是,雲三哥對著倒在地上的趙覃川吼了半天,趙覃川居然完全冇有要醒來的意思,靠在一旁看戲的花無邪,也發覺有些不對勁了,他快步走了過來,掀開趙覃川的衣物一看,就瞧見趙覃川的傷口不但裂開了,還有了潰爛的趨勢。

花無邪瞧見這一幕,朝著趙覃川就踹了一腳,“操,你都傷成這樣了,你居然還每天若無其事的跑來跑去。趙覃川,你是真的不要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