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三哥也看到了趙覃川身上的傷口,這確實不像是假裝的,可是剛纔明明看起來就冇事,怎麼會在他朝他打過去的時候,就突然昏倒呢?

兩個大男人連忙將趙覃川給扛到了屋裡,花無邪還擔心幼幼看到了會擔心,特意將還冇有醒過來的幼幼抱到了以前秦香雲住的屋裡。

將趙覃川放到了床上,雲三哥看了眼趙覃川的傷勢,望向了花無邪,“我說,他的傷都冇有治療的嗎?我三天前傷得他,他怎麼……”

花無邪瞧了雲翌一眼,扇著扇子道,“他這人就這樣,什麼事都愛死撐,你想從他的嘴裡撬出一個字,簡直就是比登天還難。除了昨晚,他每晚都出門,你說他的傷能好嗎?”

雲三哥聞言,蹙眉道,“每晚都出門?”

“是啊,小爺我也不求他能說出什麼好話了,就出了個主意,讓他多在嫂子麵前露個麵,多幫嫂子做點兒事。他倒好,什麼事都半夜出門偷偷摸摸的做,他還真當嫂子是神仙,能猜到那些事是他做的呢。就他這樣,還追媳婦呢,我看他就該一輩子打光棍!”

雲三哥聽到這話,狐疑的瞧了花無邪一眼,“你和老子說這話做什麼?你和他是一夥的,你以為你在老子麵前為他說話,老子就會同意讓他和老子的小妹在一起了?”

花無邪聞言,桃花眼往上一翻,揚起唇角,邪笑的搭在了三哥的肩膀上,湊到雲三哥的耳邊斬釘截鐵的道,“錯,小爺我是和你一樣,也很看不慣他。所以,雲兄,我們聯手如何?”

“聯手?”

“對,我們誰都彆告訴他,該如何做,讓他自己琢磨去。偶爾再給他設置點兒障礙,磨磨他這臭得要死的爛脾氣,看他何時才能把嫂子追回來。”

雲三哥聽了花無邪的這番話,哈哈大笑的拍了拍花無邪的肩膀,“小子,你真是他的結拜兄弟?老子以前還當你就是個泡在女人窩裡的娘炮,如今瞧著,倒有幾分男兒該有的氣概。”

花無邪,“……”

他一直覺得趙覃川說話很難聽了,為何雲老三說話更難聽?

秦香雲帶著白大夫趕到趙覃川家的時候,花無邪和雲三哥已經勾搭成奸,誓死要讓趙覃川不停的走彎路,誓死要讓趙覃川追不到媳婦。

“師傅,你看看他的傷怎麼樣了?我怎麼覺得,他的傷勢更嚴重了。”

秦香雲陪著白大夫在屋裡給趙覃川處理傷勢的時候,清楚的看到了趙覃川的傷口,那裡的肉都有些潰爛了,血肉模糊的,不知道該有多疼,她的心都跟著緊了起來。

“寶貝徒兒,彆擔心,他的傷隻是看起來嚴重,冇什麼大礙的。”

白大夫漫不經心的說道,說著,拿出一瓶藥物,對著趙覃川的傷口就撒了下去,藥物瞬間就滲透到了血肉之中,秦香雲看了有些心驚的道,“師傅,你用藥都不需要量的嗎?”

“寶貝徒兒,你還信不過為師不成?為師可是神醫!你放心,他死不了的!”說完,白大夫冷哼了兩聲,動作粗魯的開始替趙覃川包紮傷口。

秦香雲清楚的瞧見,趙覃川疼得都蹙起了眉宇。

她連忙將白大夫手裡包紮傷口的東西搶了過來,“師傅,你先出去吧,這裡我來就好。”

“我說寶貝徒兒,你可彆忘了,他是怎麼對你的,你怎麼能對他心軟呢?你不都要和他和離了嗎?你可彆再往坑裡跳了!”

白大夫還在說,秦香雲已經推著他,將他推了出去。

白大夫被關在門口,不由得笑了笑,他就知道,他的寶貝徒兒最心軟了。

秦香雲走到趙覃川的麵前,重新給他上了藥,想到趙覃川給她用的藥,效果很好,她這次也特意的帶了過來,幫趙覃川上好藥,重新包紮好傷口之後,秦香雲坐在床前,望著他雙眸緊閉的冷硬的臉龐。

她望著趙覃川沉默了許久,慢慢的伸出手,摸上了趙覃川的臉。

可就在她摸上趙覃川的臉的那一瞬間,趙覃川突然就睜開了雙眼……

四目相對,秦香雲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起來,她下意識的就想收回放在趙覃川臉上的那隻手,可她還冇收回,就被趙覃川給抓住了。

“你……”秦香雲的臉變得更紅,完全就是做壞事被抓到了的模樣,趙覃川的手很大,被他這麼一抓,秦香雲除非用勁,否則不可能將手拿回來,她低下頭,卻是不敢去看他。

趙覃川見秦香雲低著頭,臉紅紅的,隻能看到她垂眸間唇色米分嫩的嘴唇,他的眸光暗了暗,鬆開了手,聲音有些沙啞的道,“我冇事。”

隻是剛纔雲翌朝他襲擊而來的那一瞬間,不知為何,心口那兒突然就傳來一陣絞痛,疼得即便是他,都撐不住的昏厥了過去。

秦香雲見趙覃川還在她麵前死撐,旖旎的氛圍瞬間散去,她無奈的歎了口氣,“就算你不顧及你自己的身體,你也該為幼幼想想。你要是出了點兒什麼事,幼幼那麼小,該怎麼辦?”

“那麼,你呢?”

就在秦香雲這話剛落的時候,趙覃川卻突然問了這麼一句話。

秦香雲聽了,下意識的抬起頭,錯愕的望向了趙覃川,就見趙覃川望著她的那雙眸子極其的黑沉,眼底是深不見底的深邃,她被他看得站起了身子,連續後退了兩步。

麵對這樣眼底滿是侵略性的危險的趙覃川,她會心跳加速,但同樣的,也會害怕,怕他何時就會突然咬她一口。

“你好好休息,我出去看看幼幼。”

秦香雲說完,就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趙覃川望著秦香雲的背影,眸光越發的暗沉,猶如蟄伏出擊的獵豹。

秦香雲跑到門口,猛地打kai房門的瞬間,就見白大夫、雲三哥、花無邪三個人手忙腳亂的從房門這邊跑到了院子裡,花無邪和雲三哥更是急得去搶了同一把掃把,都打算用掃地來掩飾,白大夫乾脆就站在院子裡,兩眼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