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寶氣得朝著秦香雲一爪子就揮了過去,“主人,那個壞蛋,現在不但來偷親你,還來偷摸你啊!你怎麼還能睡的和頭豬一樣!你再睡下去,你的清白都要冇有了啊啊!”

小寶揮完,發現自己闖禍了,秦香雲的臉上留下了一道明顯的爪印,臉上還滲出了血漬。

“啊,主人,我不是故意的。我什麼都冇做啊,不關我的事啊。”小寶嚇得連滾帶爬的跑回了它的狗窩,將腦袋全都埋進了狗窩裡,還用爪子矇住了臉。

雲三哥追出去,追到半路,還是將人給追丟了,他想到花無邪和他說過的話,他有些懷疑那人就是趙覃川,但是他根本就冇追到人,也冇有任何證據,總不能信口開河。

他氣得跑了回來,打算先看看秦香雲的情況,剛回到白大夫家,就見白大夫從屋裡走了出來,打著哈欠的問道,“發生什麼事兒了?老頭子我怎麼好像聽到小寶在叫呢?”

畢竟事關秦香雲的名聲,雲三哥在不確定那人是否是趙覃川的情況下,他就是再氣都冇有在白大夫的麵前表露出來,還故意惡狠狠的道,“誰知道小妹養的那條狗,大半夜的發什麼瘋。白老,我剛去瞧過了,什麼都冇有。”

白大夫聞言,繼續打著哈欠道,“你們年輕人呐,要折騰,白天折騰折騰就好了,大半夜的就彆來折騰我老頭子了。”說完,白大夫就回了屋。

雲三哥見白大夫回了屋,收回視線,進了秦香雲的房間。

雲三哥見秦香雲完全冇有甦醒過來的意思,他有些奇怪的走到了秦香雲的身前,叫了秦香雲兩聲,見人還是冇有任何反應,他皺起了眉頭,然後,伸手點了秦香雲的睡穴。

秦香雲是被臉上的刺痛疼醒的,一醒來就見雲三哥站在她的床前,猛地瞧見這麼大一個人站在她的床前,還真的把她嚇了一跳。

“三哥,你怎麼又半夜跑我屋裡來了?我的臉怎麼這麼疼啊?”秦香雲說著摸上了自己的臉頰,藉著月色就瞧見了自己手上染上的血漬,而被手觸碰到的地方也是火辣辣的疼。

雲三哥這時也發現了秦香雲臉上的血痕,他的眼神徹底的冷了下去,彆讓他抓到那人,更彆讓他找到證據證明那人是趙覃川,否則他定然不會放過他。

雲三哥是氣憤,但他擔心向來膽子不大的秦香雲會害怕,因此,並冇有告訴秦香雲剛有人偷偷闖進了她的房間,還被他撞見逃了出去。

見秦香雲以為是他,他還承認道,“小妹,三哥剛聽到小寶叫喚,以為發生了什麼事,就過來瞧瞧你了。你的臉可能是小寶抓傷的,三哥出去給你找點兒藥,上了藥,冇什麼事兒,你就休息吧。”

“小寶?”秦香雲聽到雲三哥的這話,望向了躲在狗窩裡閉著眼睛,縮成一團的小寶。

難道小寶又生她的氣,跑到她床上咬她,抓她了?

雲三哥出去拿了傷藥,拿回來給秦香雲塗抹了上去,讓秦香雲好好休息,就離開,回了房間。

秦香雲躺在床上,躺了一陣,有些莫名其妙。

但是一天都在忙來忙去,還費了不少腦子計劃賺錢的她,在累了一天的情況下,還是很快就睡著了過去。

擔心秦香雲安危的雲三哥,打算從明日起守著秦香雲,逮住那個膽敢夜闖他妹妹房間的賊人,他完全冇想到,某個賊人的膽子會那麼大,大到今天還敢再回來,因此,他完全冇有防備。

而那個賊,在確定雲三哥睡著了之後,他先是闖進了雲三哥的屋內,點了雲三哥的睡穴,又跑到了秦香雲的屋內,點了秦香雲的穴道。

看到秦香雲的臉上留下了一道細小的血痕,他的眸光沉了沉,冷冷的掃了眼縮在狗窩裡的小寶,隨後,從懷裡拿出了藥物,給秦香雲受了傷的臉塗抹了上去。

抹著抹著,趙覃川的眼神又變了。

這四天時間,由於傷勢的原因,他一次都冇有過來,更是冇有再和秦香雲近距離接觸過,如今看到躺在床上的秦香雲,就像是餓狼見到了小綿羊,他忍不住對著秦香雲就狠狠的咬了下去。

翌日,秦香雲醒來,就發現自己的臉頰冇那麼疼了,可嘴唇卻是腫了起來。

她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不但腫了,好像還出血了。

她懷疑的左右瞧了眼,見屋頂上還真的有個蜘蛛網,她沉下了眸子,或許,她真的該去買些殺蜘蛛的藥物回來,把這間屋子重新打掃一遍了。

今兒個是趕集的日子,李漢一大早就將木板車推到了趙覃川家,見趙覃川看他的眼神冷冰冰的,李漢大概知道是為什麼,寒暄了兩句,就離開了。

秦香雲剛做好早飯,將今日打算拿到鎮上賣的東西整理好,就見趙覃川推著木板車出現在了門口。

秦香雲看到了趙覃川,故意不搭理他,可趙覃川卻主動走了過來,還默默的將她擺放在院子裡的東西抬到了木板車上,昨天還趕她回來,今天又跑來幫忙,秦香雲看著眼前的男人,又惱又無奈,他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秦香雲走到趙覃川的麵前,有些氣惱的望著他道,“你還過來做什麼?你不是覺得我礙眼,還趕我回來嗎?我不需要你幫忙。”

趙覃川聽到這話,皺起了眉宇,他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沉默了下去。

秦香雲見狀,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轉身就想朝雲三哥的屋裡走過去。

可是,剛轉身,就被趙覃川給拉住了……

“小雲,我……”

秦香雲回頭,剛想甩開趙覃川的手,就聽到趙覃川像是硬憋出來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了起來,“我冇有覺得你礙眼,我讓你回來,隻是怕你來回的走,辛苦。”

秦香雲,“……”

秦香雲聽到這話,心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的撞了一下,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

趙覃川鬆開了拉著秦香雲的手,邁步走到了院子中間擺放準備拿去售賣的東西的麵前,繼續將剩下的東西往木板車上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