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在鎮上將能買的全都買了回去,鎮上買不到的,秦香雲就列好菜單,拜托村裡有牛車的村民去縣城裡幫忙帶回來。兩人一直忙到夕陽西下纔將食材買好,回到了桃花村,趙覃川將秦香雲送到家,就回去了。

秦香雲站在門口,正望著趙覃川的背影,突然……

雲三哥就從秦香雲的身後跳了出來,還瞪著趙覃川離開的方向道,“小妹,你該不會是想原諒他了吧?”

小寶聽到門外的動靜,也從屋裡跑了出來,但是鑒於昨日它撓了秦香雲一爪子的事,它今天是完全不敢在秦香雲麵前放肆,隻是低聲道,“主人。你可不能就這麼原諒他啊!”

小寶是想和秦香雲說趙覃川偷親她的事的,但是一想到,它這麼說了,那它撓了秦香雲的事,是不是也會敗露了。於是,某隻小東西果斷決定,絕對不能讓秦香雲知道真相。

“累了一天了,我進去做飯。”

秦香雲誰的話都冇有回答,轉身就進了屋。

回來的時候,趙覃川說,這次宴請的地點,可以放在他那裡,他明天會將桌子凳子餐具都準備好,幫工端菜的人,他會去聯絡村裡的其他人。

這次請客,發生在打算和趙覃川和離的期間,所以,秦香雲完全冇有和趙覃川商量,但是,趙覃川能完全不在意,還這般幫她,秦香雲心裡多少是有些感觸的。

而在秦香雲和趙覃川都累了一天的情況下,睡了一個上午的雲三哥,精神異常的好。

夜幕一降臨,秦香雲一睡著,他就抱著他的長槍,坐在秦香雲的門口等著了,就是為了逮住那個半夜闖他妹妹房間的賊人,但是,讓他氣憤的是他等了整整一個晚上,除了一堆蚊子,什麼活物都冇等到。

第二天,又是忙碌的一天,有趙覃川出麵,村裡的人就更給麵子了,本來說明天過來幫忙的,今天就扛桌子,扛椅子的到了趙覃川家,趙覃川還花銀子,在村裡買了一頭豬,請來了屠夫。

幼幼是第一次見到村裡有人殺豬,還是在他家殺豬,他好奇的就探出腦袋去看。倒是花無邪,一瞧見外麵那頭被綁著的大肥豬,尤其是聽到豬被殺的那種撕心裂肺的聲音,他整個人都不好了。幼幼見花無邪一臉蒼白,還安慰他道,“花叔叔,你要是身體不舒服,你就進去休息吧。”

“誰,誰說小爺不舒服了?小爺我……”

“嗷唧~”花無邪這話剛說完,外麵再次傳來了豬叫聲,他真的再也撐不住的逃回了屋裡,他回頭看了眼完全不害怕的幼幼,忍不住腹誹道,“趙覃川,你教出來的都是什麼兒子,你確定他膽小嗎?”

當日上午,秦香雲在白大夫家整理明日要用的菜肴,趙嬸樂嗬嗬的上了門,“幼幼他娘,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可有需要嬸子幫忙的?”

秦香雲對外說的都是白大夫身體不好,她留在白大夫家方便照顧白大夫,村裡人隻說秦香雲有孝心,倒是冇人去懷疑秦香雲和趙覃川吵架了,畢竟兩人昨天還一起去了鎮上。

“你快回去瞧瞧,川子把隔壁村的屠夫都請過來了。現在正在家裡殺豬呢。你家現在可熱鬨了,倒是你,嬸子在你家冇找到你,就知道你肯定是在白老家。”

秦香雲聽到趙嬸的這番話,有些詫異的望向了趙嬸,買豬回來殺,在村裡是件大事,一頭豬的價錢更是不低,趙覃川他……

秦香雲想起了昨日,她帶了兩斤花生米,去朱大嫂那兒買肉,冇有選到心宜的,朱大嫂那邊的肉運過來也不方便,當時趙覃川就在她的身邊,他隻是瞧了她一眼。

“幼幼他娘,你這是怎麼了?”

趙嬸見秦香雲的反應好像有些不太對,不由得詢問道。

秦香雲搖了搖頭,“趙嬸,我這兒冇有什麼需要忙的了。我現在就和你回去看看。”

“誒,好嘞。”兩人回去的路上,趙嬸見秦香雲似乎是有心事,以為她是擔心明天做那麼多人的飯菜,會忙不過來,趙嬸拉著秦香雲的手就道,“幼幼他娘,彆擔心。我們村裡人都知道你從小就長在縣城裡,對村裡辦宴席的事不瞭解。明日,就算有什麼差錯,大夥兒也不會說什麼的。你有事彆憋在心裡,你儘管和嬸子說。明日的事情,嬸子幾個也會幫你把好關的。”

秦香雲是有心事,但她想的不是明日的宴席的事,而是趙覃川……

他最近做的這一件件事,都讓她忍不住想原諒他,忍不住想回去,這一刻,她甚至想,她不要他道歉了,隻要他以後不再凶她,不再粗聲粗氣的對她。

秦香雲和趙嬸尚未走到趙覃川家門口,就見那周圍圍滿了人,桌子椅子都在院子外麵擺放好了,聊天說笑打趣忙碌的人,比比皆是。

秦香雲走上前,凡是看到她的人,全都熱情的上來和她打了招呼。秦香雲感受著這種溫馨有愛的氛圍,心裡暖暖的,就在這時,她就聽到有人衝著院子裡叫道,“川子。”

秦香雲聽到這話,抬頭朝那邊望了過去。

正好趙覃川從院子裡走出來。

兩人的視線猝不及防的撞在了一起,一對上趙覃川漆黑深邃的雙眸,秦香雲的心,猛地就狂跳了起來。

趙覃川見秦香雲回來了,他邁步朝秦香雲走了過去。

可還冇走到秦香雲的麵前,幼幼就從屋裡跑了出來,朝著秦香雲就撲了過去。

“孃親~”

準備朝秦香雲走過去的趙覃川,腳步頓了一下,就聽幼幼抱著秦香雲道,“孃親,昨晚爹爹和幼幼說,他以後都不會再凶你了,爹爹還讓幼幼幫忙叫你回來~”

秦香雲聽到這話,抬頭望向了趙覃川,難得一見的是,她瞧見趙覃川古銅色的俊臉上閃過了一絲可疑的緋紅,一直蔓延到耳尖。

然後,某個男人走到秦香雲的麵前,抱起幼幼,轉身就進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