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次,他冇有點秦香雲的睡穴,而是,就這樣肆無忌憚的,俯身,親了下去。

秦香雲睡得香的時候,就感覺到有人在咬她,嘴唇上一片濕潤,她伸手就朝那惱人的東西拍了過去,可是她剛拍下去,她的手就被抓住了,她終於意識到,是真的有人在,她根本就不是在做夢!

然而,秦香雲剛意識到這一點,那壓製住她的壓迫感,就像是從未存在過似的,就像是她真的是在做夢似的,瞬間消失了個無影無蹤。

她猛地睜開了眼睛,就瞧見小寶整個身體趴在她的身上,就差搞得她一嘴巴的毛了。

“小寶,你做什麼?你又咬我!”

小寶正睡得迷迷糊糊得時候,就被秦香雲給拎了起來。

小寶聽到秦香雲的話,懵懵懂懂的睜開了眼睛,就見秦香雲氣憤的盯著它。

但是,秦香雲隻是氣憤了一下,眼底的憤怒就完全的消失了,相反的變成了懷疑。

秦香雲像是在問小寶,又像是在自言自語的道,“小寶,你告訴我,咬我的是不是你?我怎麼覺得不太對啊。剛纔我敢肯定,是有人在咬我,有人抓著我的手。不可能是在做夢。”

小寶這時候也清醒了過來,見秦香雲終於開始懷疑了。

它不由得為自己抹了一把辛酸淚,“主人,小寶敢發誓,咬你的人絕對不是小寶!”

秦香雲抓住了小寶話中的重點,心裡默唸了一遍。

她望向小寶,在腦海中詢問小寶道,“小寶,你的意思是咬我的是人。”

秦香雲說到這兒,腦子裡突然冒出了一種不可思議的想法。

“難不成最近,我的嘴唇根本就不是被蜘蛛爬的,而是被人咬的。而這個人還是……”秦香雲越想越覺得不可能,但是,除了他還能有誰,“是……趙覃川?”

小寶見秦香雲終於懷疑到趙覃川的頭上了,不由得在心裡為秦香雲點了讚。

但是,它一想到秦香雲都想和趙覃川和好了,而趙覃川那個傢夥看起來除了色了一點,對它主人還是蠻好的,它也不想再搞破壞。

因此,某隻小土狗隻是傲嬌的回答道,“主人,這個我不能告訴你。你自己去找答案吧。反正,咬你的絕對不是我。”

秦香雲聽到小寶這回答,她抓起小寶,作勢凶狠的瞪著它道,“小寶,你這話的意思是說,你早就知道我不是被蜘蛛爬的,也不是你咬的。”

小寶見自己不說還一下子就變成了趙覃川的幫凶。

它連忙用爪子捂住了眼睛,大聲喊冤道,“主人,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我每天晚上都在睡覺,早上醒來,纔在你的床上,然後,你就冤枉我咬你了。”

秦香雲聽到這話,她將小寶放到了床上。

突然,一個轉身就朝門口跑了過去,左右看了一眼,並冇有看到趙覃川的身影。

奇怪了,要真是趙覃川的話,他怎麼可能躲得那麼快?

再者,她被咬了這麼久,嘴都腫起來了,為什麼每次都是到了早上纔有感覺?

真的是趙覃川嗎?

那麼木訥沉悶的趙覃川會乾出這種事情嗎?

秦香雲沉下了眸子,轉身進了屋。

可是,如果不是趙覃川,誰會大半夜的闖入她的房內咬她呢?

秦香雲進了屋,心裡滿滿的都是疑惑。

在她心裡,趙覃川是不可能乾出這麼猥瑣,這麼不要臉,這麼冇節操的事情的。

畢竟,趙覃川那麼冷漠的人,半夜跑來咬她,誰能想得到啊。

然而,就在秦香雲進屋冇多久,趙覃川從屋頂上落了下來。

他望著秦香雲的背影,眸光深邃的猶如夜色中深不見底的海水。

理智最終還是壓製了衝動。他隻是在秦香雲有反應的那一瞬間,突然清醒過來,秦香雲不喜歡他粗暴狂野的模樣。因此,在最後一刻,他還是將事情嫁禍給了小寶。

秦香雲進了屋,剛坐到床上。

就見剛纔喊冤的小寶突然興奮的撲到了她的身上,“主人,主人,快,快進空間。我感覺到了,空間出現變化了。”

秦香雲聽到這話,心裡也是一喜。

難道是今日宴請村民的事情取得了成功,給了空間足夠的能量,讓空間恢複到三級了?

秦香雲剛想進去,但是,很快就冷靜了下來。

她警惕的再次走到了門口,前前後後的看了一遍。在確定絕對不可能有人的情況下,她回到屋裡,讓小寶在屋裡守著,一旦有人來,就通知她,免得她突然出現,嚇到人。

而趙覃川此刻已經回了家。

雲三哥的半個月賺三百兩銀子,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但既然,他答應了下來,決定了要接秦香雲回來,就絕對不會退縮。

秦香雲進入了空間,一進去,就見空間溫泉的範圍又擴大了些,那些本來若影若現的活物也開始變得清晰了起來,空間的範圍貌似又增大了不少,一些食材已經可以取用了。

秦香雲看到這一幕,正欣喜不已的時候,空間元神那高冷的娃娃音就在她的耳邊響了起來。

“哼,愚蠢的女人,你彆高興的太早。今日是讓你賺取了不少能量,但是距離本尊恢複到三級,還差至少兩萬兩的能量。”

筵席的成功,村民的滿意度給予的能量還是小的,這次給予它最大能量的是趙覃川對秦香雲的欲。望,那種欲。望強烈的讓它差點兒就升級了,但是在它即將吸收到那能量升級的時候,趙覃川突然就歇了下來,那感覺真是無比的酸爽,讓空間元神的不滿上升到了極致。

空間元神甚至敢肯定,秦香雲對趙覃川的執念很強烈,屬於那種要放放不下,還舍捨不得的,要是趙覃川回以相同的感情和佔有慾,它甚至可以藉助這份能量恢複到四級空間的水平。

兩萬兩?

秦香雲聽到這話,隻覺得空間元神是在搶劫,這還隻是恢複到三級,還是在她都做了那麼多事情之後,竟然還要兩萬兩價值的能量,要是恢複到六級,再往上升級,那她得賺多少銀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