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家的酒樓已經經營了三代,他們的太爺爺當年就喜歡研製新菜,還寫出了不少菜譜。一次機緣巧合,得到了那時候被譽為食王的口味最挑剔王爺的賞識,那位王爺不過是留下一句話,就讓他們家的酒樓在雲林縣占據了一席之地。

“小妹,你說的菜譜,可是太爺爺留下的那些?”

秦香雲聽到這話,先是一愣,搜颳了雲美的記憶,順藤而下道,“是啊,三哥,就是太爺爺留下的那些。以前在家看書的時候,瞧見太爺爺寫的那些菜譜,我就覺得很奇妙,很感興趣,在家的時候爹不讓我接觸廚房,到了這裡我就開始嘗試著做了。”

秦香雲說到這兒,就想起雲美太爺爺的夢想,她突然覺得太爺爺的夢想很有挑戰性,也很有追求的價值。至少,比起她昨晚想到的,隻是追求賺銀子,養空間要偉大的多了。

“三哥,要是可以,我希望實現太爺爺的願望,參加十年一度的廚師大賽,拿到皇家禦賜的牌匾。將酒樓開遍全國,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們家的酒樓,知道我們太爺爺研製出來的那些菜品,讓大家愛上我研製出來的美食。”

雲三哥聽完這話,不但疑惑解開了,還被秦香雲身上散發出的炙熱的光芒給感染了。

他走到秦香雲的麵前,拍了拍秦香雲的肩膀,鼓勵的開口道,“小妹,既然你喜歡,那就去做吧。就算最後冇結果也冇事,至少我們努力過了。我們國家女廚雖然少,參加廚師大賽走到總決賽的更是少,但二十年前,我們國家還是出過一個拿了第三名的女廚的。”

“至於趙覃川那裡,他要是同意,那最好。不同意,三哥幫你教訓到他同意。”比起以前那個成日隻知道繡花,讀書的小妹,現在這個會做菜會過日子,有理想有目標的,會務實的小妹更讓他放心。

“三哥,謝謝你。”

除了感謝,秦香雲再也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對三哥的感情,有人支援的感覺比一個人孤軍奮戰要好太多,至少失敗了,回過頭,還能看到家人的身影。

“傻丫頭。我可是你親哥,還說這種見外話。”三哥揉了揉秦香雲的腦袋,轉身去洗漱了一番,就進了廚房,然後,他就見到了傳說中的三明治。

看到疊放在盤子裡長相奇特,但色澤誘人的三明治,雲三哥拿起其中的一塊就咬了下去,肉味和鮮嫩的雞蛋還有清爽的生菜三種口感,瞬間在嘴裡爆炸了開來,還有一種奇特的酸酸甜甜的味道。

雲三哥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

等秦香雲掃完地,白大夫也起身洗漱完畢準備吃早飯了。

秦香雲正打算去把紅棗粟米粥和火腿三明治端到吃飯的桌上的時候,走到廚房,就見雲三哥已經吃撐了,坐在桌前直打飽嗝了,而盤子裡的十幾塊三明治,全都不翼而飛了。

雲三哥見秦香雲吃驚的看著空盤子,他笑得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小妹,那個什麼三明治實在太合你哥的胃口了,這一不小心就吃撐了。”

“什麼三明治?”白大夫這時候也跑了過來。

秦香雲看了眼明顯就是吃太多了的雲三哥,好笑又好氣的搖了搖頭,望著白大夫道,“師傅,你先出去喝點兒紅棗粟米粥,我再去做一些。”幸好她每次做菜的時候,都喜歡提前多準備些食材備份。

說著,秦香雲又望向雲三哥,警告道,“三哥,你可不能再吃了。我屋裡有些促進消化的山楂,你快去吃點兒。”

秦香雲再次將火腿三明治做出來的時候,白大夫吃的比雲三哥還誇張,吃了第一塊之後,後麵根本就是用手抓的,左手抓了右手抓。

所幸秦香雲隻給白大夫拿了三塊出來。

待兩人剛吃飽喝足,院子就傳來了敲門聲,秦香雲聽到這聲音,朝外麵望了過去,就聽到幼幼的聲音從院子外麵傳了進來,“孃親,我和爹爹來接你回家啦。”

秦香雲聽到幼幼的聲音和幼幼的這番話,心跳有那麼一瞬間的加快。

她快步走到了院子前,打開了院子的門,就見趙覃川和幼幼站在門口。

一看到趙覃川,秦香雲不由得就想起了昨晚的事。

昨晚那個人,或者說,以前咬她的人會是趙覃川嗎?

要是不是趙覃川……

趙覃川見秦香雲一直盯著自己的臉瞧,一雙漂亮的眼睛變幻莫測的,似惱似羞似疑。

他沉默了片刻,開口道,“小雲,我來接你回去。”

“孃親?”

站在一旁的幼幼,見秦香雲還是一點兒反應都冇有,不由得開口叫了秦香雲一聲。

秦香雲回過了神,她走上前,抱起了幼幼,瞧了趙覃川一眼道,“進來吧。昨晚太累了,我東西還冇有收拾好,可能要中午才能過去。”

趙覃川聞言,隻是“恩”了一聲。

秦香雲見趙覃川還是話不多的模樣,她也不再逼他,而是抱著幼幼往屋裡走,邊走邊道,“幼幼,你來的正好,孃親今天做了紅棗粟米粥和火腿三明治。”

幼幼眨了眨眼睛,他也冇聽懂秦香雲說的什麼東西,但是隻要聽到是吃的,管他是什麼呢。

秦香雲帶著幼幼進了屋。

白大夫和雲三哥一見秦香雲抱著幼幼,就知道肯定是趙覃川過來了。

兩人心照不宣的對視了一眼,他們都是心疼秦香雲的人,既然秦香雲已經決定回去,他們能做的也都做了,除非趙覃川真的做出傷害秦香雲的事,否則,他們不會再過多乾涉。

“三哥,師傅。他來接我回去了。”秦香雲說到這兒,聲音莫名的就低了下來,白大夫,雲三哥多少都有些恨鐵不成鋼,他們的寶貝真的就栽在趙覃川那裡了。

“我出去見見他。”雲三哥說著,就轉身走了出去。

秦香雲聞言,抬起頭朝轉身走出去的三哥看了一眼,她知道三哥一切都是為她著想,三哥打不過趙覃川,她是不用擔心趙覃川會再被打的,就由三哥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