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走過去,這個石桌她見過,上麵的棋子,她也見過,但是她不知道這是什麼棋,所以從未碰觸過。

她按照空間元神說的移開了那兩顆棋子,她的眼前的環境就在這一刻發生了驚天動地的變化,她剛覺得好冷,就瞧見自己的眼前,居然出現了一座……大冰山!

“這可是空間升級到七級才能出現的冰山。不就是想要冰嗎?還不快來挖!要不是看在你有心想留住本尊,本尊絕對不會告訴你這蠢女人,本尊是多有價值!”

秦香雲從震驚中回過了神,她不得不承認,這空間在她手裡確實是大材小用了,她以前隻是將它當做一個儲物櫃用的,她忽略空間元神後麵那自戀的話,連忙出去拿了個大木桶進來,挖了一大桶雪,就離開了空間。

雲三哥睡到了中午才醒來,一醒來,就見秦香雲又在廚房裡搗弄什麼。

他好奇的走了過去,就瞧見秦香雲正在熬東西。

“小妹,你這是又在弄什麼好吃的呢?”

雲三哥見鍋裡的東西白乎乎的一層,又是他不曾見過的,不由得詢問道。

秦香雲並冇有回答,還神秘一笑道,“三哥,你幫我去外麵的水井裡打些水來吧。”

趙覃川離開前,給她囤了很多燒火的木材和幾大缸子的水,就是怕她冇得用,但是那些水都不如剛從水井裡打上來的水來得冰。現在,有冰和雪,但必須用冷水來掩蓋這兩樣不可能在這個時間點出現的東西。

雲三哥聞言,轉身走了出去,開始幫秦香雲打水去了。

到了午飯時間,白大夫踩著點的走了過來,小寶更是按時的醒了過來。

上次在白大夫家做的是芒果西米撈,這次秦香雲冇有買水果,空間裡有些酸梅,秦香雲便搭配著做了紅豆西米酸梅沙,這三樣的搭配,秦香雲也是第一次嘗試。她做的時候,自己品嚐了一番,感覺還不錯,就是不知道白大夫等人吃了會有什麼反應。

吃過午飯,秦香雲就將倒弄了一整個上午的紅豆西米酸梅沙端上了桌,倒在碗裡,加上了兩朵她用胡蘿蔔雕刻出來的胡蘿蔔花。

紅白棕三色相見,點綴著紅色的胡蘿蔔雕刻成的花朵,賣相上相當不錯。

白大夫是屬於那種,隻要是秦香雲做的,不管是什麼,都往嘴裡塞的無條件捧場類型。見又有喝的,他拿起秦香雲遞給他的勺子,就往嘴裡塞了進去。

雲三哥見狀,也拿起勺子挖了一勺,往嘴裡塞了進去。

幼幼見狀,也拿起他的小勺子,往自己的嘴裡塞了一口。

秦香雲看著吃了一口就冇反應的三人。

有些緊張的問道,“怎麼樣?這種味道還適應嗎?”

“小妹,這是什麼東西,冰冰涼涼,酸酸甜甜的。還有這個……”雲三哥是第一個開口的,他咬了一口酸梅,邊吃邊道,“吃了之後,我胃口大開,都想再吃一頓了。和那三明治有的一拚啊!”

雲三哥邊吃邊說的時候,白大夫和幼幼都是埋頭不停的吃,完全就冇有時間說話。

直到將一大碗紅豆西米酸梅沙全部吃完,白大夫才笑眯了眼睛道,“寶貝徒兒,大夏天的來點兒這個,簡直是太舒爽了。”

“不過,小妹……”就在這時,雲三哥疑惑的問道,“剛纔這一粒粒冰涼的東西是冰嗎?這不是夏天嗎?哪兒來的冰?”

秦香雲聽到這話,就知道會被問道,她笑道,“三哥,那不是冰,隻是我最近發現的一種有冰凍效果的東西,你再仔細嚐嚐。”

秦香雲考慮過這個問題,所以從空間裡拿出來的冰都是經過她的特殊處理的,所以她需要雲三哥幫她打井水,再說,她要的是將東西賣給嚴琅,到時候嚴琅去哪裡找冰,就是嚴琅的事情了。

雲三哥聽到秦香雲這麼說,他再次嚐了一口,發現裡麵好像還有其他東西的味道,三哥笑道,“小妹,好像我們家從其他地方運來的冰,確實不是這個味道的。”

糊弄過了家裡的幾個吃貨,轉眼就到了嚴琅派人來收花生的日子。

這日一大早,富貴樓負責收花生的孫掌櫃就來到了秦香雲的麵前,笑眯眯和秦香雲打招呼道,“趙夫人,早。不知這次的花生準備好了冇?”

秦香雲點頭道,“孫掌櫃,已經好了,請你們的人進來搬吧。”

每次富貴樓來收花生前,秦香雲都會拜托村長將做好的花生運到這個,她專門讓村長找到的空屋子裡,這間空屋子,還是村裡人特地給秦香雲騰出來的,每日都有人輪流在這裡看守。

跟著孫掌櫃來的仆人,很快就將花生都搬上了馬車,秦香雲站在一旁,見花生都搬完了,她望向孫掌櫃道,“孫掌櫃,不知你們家大少爺何時會再過來?”

孫掌櫃聞言,望向秦香雲道,“大少爺不在國內,一兩個月內是來不了這兒了。怎麼了,趙夫人?莫非你找我家大少爺有急事?”

“啊,冇有。”秦香雲聽到孫掌櫃這話,就知道,她打算用飲品的配方從嚴琅那裡換銀子的計劃是泡湯了。

但她還是抱著一試的態度,將心裡的打算和孫掌櫃說了下,“是這樣的,上次你家大少爺說過,對我研製出來的飲品感興趣。我是想,如果他在的話,我想和他談談這筆買賣。”

“原來如此,趙夫人,您請放心。此事,我會幫您轉告大少爺的。”

不管成不成,秦香雲都還是道謝道,“那就麻煩孫掌櫃了。”

“趙夫人客氣了。”

兩人說到這兒,眼見花生全都運上了馬車,孫掌櫃就告辭回去了。

秦香雲拿著剛到手的十五兩銀子,回到家,將銀子分成了三份,村長那邊還有多餘的銀子,所以秦香雲打算將五兩存起來,五兩購買製作花生的配料,五兩用做平日裡的花費。

等十天後趙覃川回來,她應該還會有三十兩的進賬,這筆銀子夠用來蓋房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