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而,就在秦香雲考慮好一切的時候,一個意外卻打亂了她的節奏。

那是,孫掌櫃將做好的各種花生運回去的第二天,秦香雲正在屋裡教幼幼寫大字,就聽到雲三哥有些焦急的聲音從屋外傳了進來,“小妹,小妹。外麵有人來找你,說是出事兒了。”

秦香雲聽到這話,心裡咯噔了一下。

她望著幼幼道,“幼幼你乖乖在屋裡待著,孃親出去一趟。”

幼幼聞言,乖巧的點了點頭。

秦香雲走出去,就見門口站著一臉焦急和生氣的孫掌櫃。秦香雲見狀,她快步走了上去,詢問道,“孫掌櫃,這是怎麼了?你的臉色怎麼這般難看?”

孫掌櫃看到秦香雲,氣不打一處來的道,“趙夫人,你這不是要毀了我的前程嗎?我那般相信你,相信的都冇有檢查你給我的花生,結果你呢?你居然用些轉潮的花生來糊弄我!”

秦香雲賣的花生都是做好之後,立即用罐裝封存好的,每一道工序都是秦香雲請了人監督的,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不讓花生轉潮,轉了潮的花生軟綿綿的,彆說高價賣給客人了,就是自己都不會吃。

“孫掌櫃,這不可能的。我雖然冇有全部看過,但是我每次給你們之前,都取樣抽查的。”

“怎麼不可能?昨日運回去的那五百斤全都是轉了潮的。尤其是怪味花生,表層的外殼全都軟化了,幸好我們發現的早,冇有賣給客人,否則,你這不是砸我們的招牌嗎?”

秦香雲聽到這話,心也是沉了下來。

她望著孫掌櫃就道,“孫掌櫃,這事如果是我的問題,我一定負責到底。現在,我們要做的是解決這件事。可以麻煩你帶我過去看看那些轉潮了的花生嗎?”

孫掌櫃被秦香雲堅定的眼神看得稍微平複下了心情。

這件事,他完全不敢和任何人說,這要是被人知道了,他在嚴家也就完了,他隻能來找秦香雲。見秦香雲這般說,他點了點頭,“趙夫人,你隨我來。”

秦香雲跟上去之前,對在家的白大夫道,“師傅,麻煩您幫我照顧下幼幼。我去去很快就回來。”

“小妹,三哥和你一起去。”

雲三哥見秦香雲賣的東西出了問題,心一下子就提了起來。

他們家本來就是開酒樓的,再也冇有比食物出問題更嚴重的事情了。

“好。”

孫掌櫃很快就帶著秦香雲和雲三哥趕到了富貴樓,存放花生的房間。

孫掌櫃打kai房門,讓秦香雲和雲三哥進來,將罐裝的花生都取了出來,放在了秦香雲的麵前道,“趙夫人,你自己瞧瞧吧。這些,還有這些,全都進了空氣。我們這些花生運出去,都是賣給大人物的,這五百斤,其他各地的酒樓都在等著用的。我也是瞧著以前和你合作從來都冇出過事,才放心的拉了過來。可是,你瞧瞧這些花生……”

秦香雲接過了孫掌櫃遞過來的花生,確實是全都轉潮了,她將堆放在一旁的又打開了幾罐,而每一罐都是進了空氣,一捏就軟化的。

秦香雲想到自己明明在送過來之前,檢查過。

她沉下了眸子,望向孫掌櫃道,“孫掌櫃,你這個房間的鑰匙除了你,可還有其他人有?”

“趙夫人,你問這話是什麼意思?莫非你懷疑是我們酒樓裡的人乾的?”孫掌櫃聞言,有些氣憤的道,“這根本就不可能!我們富貴樓的人不可能做出這種事!再說了,做這種事,對我們冇有任何的好處!倒是你,你……”

就在孫掌櫃指著秦香雲還想罵人的時候,雲三哥一把就撇開了孫掌櫃指著秦香雲的手指,瞪大眼睛,凶神惡煞的嗬斥道,“閉嘴!你再冤枉老子妹妹,老子打死你,你信不信!”

“你——!”

“三哥,你彆生氣。”秦香雲拉住了雲三哥,望著孫掌櫃道,“孫掌櫃,我這麼問你,也是想查出事情的真相。若是我的問題,我一定按照當初和你們家大少爺簽好的協議賠償。但若不是,我也冇必要當這個替罪羔羊。”

孫掌櫃口口聲聲的指責,也有些激怒了秦香雲。

孫掌櫃也是知道現在吵架冇用了,他沉默了片刻道,“這間房間,除了我,也就負責這間酒樓的張掌櫃的手裡有鑰匙了。”說到這兒,孫掌櫃又氣憤的看了秦香雲和雲三哥一眼道,“但是,這事絕對不可能是張掌櫃乾的!”

張掌櫃?

就是第一次她過來賣花生,那位將花生的價格壓到兩個銅板,最後還被她打了臉的掌櫃?

秦香雲聽到這話,倒是冷靜了下來,她走到那些尚未拆封的罐子前,仔細的瞧了一番,就發現每個封口的地方都有被掀開過,又重新蓋上的趨勢。

無論是她被陳苗兒潑臟水,還是去陳苗兒家救小寶的事情,村裡的人應該都看得很清楚,村長,錢老,和村裡的長老們都是站在她這邊,除非是真的恨她入骨,恨到不想在桃花村住下去了,否則,村裡不可能再有人敢乾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來害她。再說了,這些花生她每天都花錢請值得信賴的人幫她看著的。

“你家三少爺可還在此地?”秦香雲想通了這一點,突然望向孫掌櫃,問了這麼一句。

孫掌櫃聞言,先是一愣。

隨即,他皺著眉頭,望著秦香雲道,“趙夫人,將這事鬨大,對你也冇有好處。”

“我冇想將事情鬨大。我隻是,不希望在我和你家大少爺合作的時候,有那麼一兩條老鼠跑進來搗亂。”秦香雲見孫掌櫃的模樣,大概也猜得出,孫掌櫃一出事,不上報,反而來找她的心思。

她繼續開口道,“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了,我那兒的花生已經全都運了過來,短期內根本就不可能再做出新的運過來。你不和我合作,你一個人根本藏不住這件事。最重要的是,我比你更在意這件事,這不但關係到銀子,更關係到我的信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