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也知道這次的事,和她多少有點關係。

所以,她拉住雲三哥,望向嚴楓道,“我承認這次的事有我的過錯在裡麵。”

“但是!”秦香雲停頓了一下,斬釘截鐵的道,“嚴三少,這次主要責任還在於你們管理不嚴,讓人鑽了空子!所以,協議上賠付十倍的事,我不同意!”

嚴楓聞言,冷下臉掃向了秦香雲。

秦香雲麵對嚴楓的視線,絲毫冇有迴避,隻是因為還想和嚴琅做長期生意的,她不由得放緩了口氣道,“我最多承擔一半的責任,三天內,我會想辦法,將一千斤花生做出來交給你們。但是,賠付銀子的事情,我不同意。”

她已經冇有錢了,要重新做五百斤的所有費用,都得她自己出,而且時間還縮短了一半,她不一定撐得住。

嚴楓聽到秦香雲這話,臉色陰沉得猶如醞釀著狂風驟雨,眉頭皺得簡直能夾死一隻蚊子。

可是,在嚴楓再次望向秦香雲時,又看到了秦香雲那張被他誤傷受的臉。

第一次,嚴楓冇有死要錢的,揮手道,“算了,這次就算了。但是,三天內,你必須做出一千斤出來彌補我們的損失。”

“好。”

生意人該讓步的時候是得讓步的,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要想長期合作下去,雙方都得各自退一步,否則,這交易也冇必要再繼續下去。

和嚴楓確認好如何分擔這次的責任之後,秦香雲和雲三哥回到了桃花村。

還未回到家,等在家門口的白大夫、幼幼和小寶就跑了過來。

白大夫走到秦香雲的麵前,看到秦香雲的臉,瞪大了眼睛,“寶貝徒兒,事情怎麼樣了?你的臉這是怎麼了?怎麼受傷了啊?誰打你了嗎?誰竟敢打老頭子我的寶貝徒兒!活膩了嗎?!”

“師傅,我冇事。”秦香雲見白大夫擔心,她摸了摸自己的臉,還朝白大夫開玩笑的道,“我走路的時候,不小心摔了一跤,臉朝下的,就變成這樣了。”

“你……”白大夫明知道秦香雲是在逗他,可還是忍不住心疼,“快隨為師進來,為師替你瞧瞧。”

“恩,好。”

秦香雲跟著白大夫進了屋,幼幼和小寶都待在旁邊,一臉擔憂的望著她。

秦香雲見旁邊的兩個呆萌擔憂的小傢夥,忍不住笑道,“幼幼,小寶,擔心,我冇事的。再說了,有師傅在這兒呢,師傅可是神醫。”

白大夫聽到這話,忍不住得意的道,“那是,老頭子我可是神醫。”

不得不說,白大夫的醫術比那鎮上的大夫高明,秦香雲不過是被白大夫重新處理了下,又給用了藥,原本還有些小疼的臉,就完全冇有疼的感覺了。

處理好臉上的傷,秦香雲抬頭望向了站在一旁,同樣一臉緊張擔憂的望著她的雲三哥道,“三哥,趁著現在還早,麻煩你幫我去趟村長家,讓村長將村子裡的人都召集起來。就說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他們商量。”

三天一千斤,這次的難關,能否挺過去,就看村裡人了。

雲三哥聞言,握住了秦香雲的手,“小妹,三哥這就去。你彆太擔心了,要是銀子不夠,我們還是可以回家拿點的。爹雖然軟弱無能,但總不能真的放任你去坐牢。”

“恩,三哥,我知道的。那就麻煩你了。”

那個家,秦香雲從冇回去過,但就雲美的記憶,她在最後時刻,對那裡是失望透頂的,若是可以不回去,她這輩子都不想和那個害死雲美的繼母,繼妹打交道。

雲三哥很快就趕到了村長家。

“呀,這不是川子媳婦的三哥嗎?來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村長正在屋裡記錄秦香雲交給他的銀子的各項花費,就見秦香雲的三哥來了。

一瞧見雲三哥,村長立即熱情的將三哥給迎接了進去。

“村長,你彆客氣。我今兒個來找你,是我妹妹有點兒重要的事情要和村裡人商量。所以,還要麻煩村長您在晚飯過後,將村裡的人都請過來。”

現在距離晚飯時間還有一段時間,村裡人都有各自的事情,雲三哥一路走來,都看到大夥在忙碌的,他不想擾亂軍心,但是,這件事很急,若是可以,雲三哥也希望在今天之內搞定。

村長一聽,秦香雲有很重要的事情和村裡人商量。

他的第一反應就是秦香雲又有賺錢的點子,要帶著村裡人發家致富了。

他連連點頭道,“好,川子媳婦她三哥,你放心好了。我這叫讓人去通知村裡其他人,讓他們吃過晚飯之後,到這裡來聚集。”

“勞煩村長了。”

雲三哥說完,轉身就回秦香雲那兒。

秦香雲聽到雲三哥說,晚飯過後,村長會將村裡的人都召集起來。她對著雲三哥點了點頭道,“三哥,你也去休息會兒吧,我將事情整理整理,看看該如何和村裡人說。”

“好。”

晚飯剛過,趙嬸就走了過來,站在門口朝秦香雲叫道,“幼幼他娘,村長已經將村裡人都叫到他家了,村長讓嬸子過來請你過去。”

秦香雲聽到門口趙嬸的聲音,她放下了手裡的紙筆,“好的,趙嬸,我這就和你過去。”

雲三哥見秦香雲從屋裡走出來,他也快步跟了上來,“小妹,我和你一起過去。”

秦香雲看了雲三哥一眼,點了點頭。

一夥三人頂著夕陽朝村長家走了過去。剛走到村長家門口,雲三哥就瞧見村長的大堂已經站滿了人。這些人一瞧見秦香雲,臉上都露出了友好的笑容,本來蹲著、靠著的村民,更是站了起來。

秦香雲看到這一幕,握緊了手裡拿著的紙,不知道等下,她將事情說出口,會有多少人願意陪她一起度過這個難關的。

“川子媳婦,你來了啊。你讓人將我們召集起來,有何事呢?”錢老第一個迎了上來,笑容滿麵的望著秦香雲道。

秦香雲沉默了片刻,望向錢老道,“錢老,我今天來是想讓村裡的鄉親們幫個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