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幫忙?”錢老笑著道,“有什麼忙,你儘管說。過了這段日子,農忙的時節也結束了,到時候大傢夥都在家裡閒著呢,有的是時間。”

“錢老,村長,是這樣的,三天內,我需要一千斤的花生。”秦香雲說完,望向村裡其他人道,“但是,有一點,我需要說明一下。我現在手裡的銀子有限,隻夠先支付其他村子裡的人的工錢。我們村的工錢,得等花生做好之後,才能給大家支付。”

村民們聽到這話,先是麵麵相覷了一番。

隨後,一個村民開口就道,“川子媳婦,你這樣做,說明是把我們當成自己人了,你還能欠了我們一斤幾個銅板的工錢不成?”他說著還望向周圍的村民道,“大家說,是不是啊?”

“是啊,是啊。不就是等做好了再給工錢嗎?川子媳婦,這段日子,你光是請我們吃一頓飯,都不止那三天的工錢,這個忙,我們是幫定了。”

“就是,雖然一千斤的兩是很大,但是我們人多力量大。要真做不出來,我那田裡的活放個三天,過來幫忙也是可以的。”

這些過來的村民都是被秦香雲宴請過的,秦香雲出手的手筆,讓他們一個個無比的放心,再說了,這村裡誰能冇有個困難啊。

不就是工作量大點,晚點給工錢嗎?那完全不是事兒。

“川子媳婦,你今兒個早我們來,就為了這事兒嗎?”錢老這時候也開口問了起來,秦香雲的大方和對村民的真心,讓他們對秦香雲完全的信賴,晚幾天給工錢,這種會引起反彈的大事,到了秦香雲這裡就變成了再小不過的事。

秦香雲點了點頭,她開始還擔心,村裡人會對這事有意見,去冇想到,大家會如此支援她。秦香雲朝著在場的村民就鞠了個躬道,“那就勞煩大家了。六日後,我一定將工錢付給大家。”

她現在手裡的銀子隻有十五兩,村長那裡她大概計算了一番,應該用得還剩下二十兩,收購一千斤花生大概需要六兩銀子,也就是說她還剩餘二十九兩,再除去買各種配料的五兩銀子,二十四兩銀子,她需要留著備用和支付鄰村和隔壁村過來幫忙的人的工錢。

她故意這樣說,其實也是想試試村裡人的想法。

聽到大家這麼說,她的心放了下來,臉上也有了笑意。經過這次試探,以後,她要再需要大規模的勞動力,絕對是可以放心的交給村裡的人了。

大家見秦香雲需要人力加倍做花生,他們二話不說,回去之後,就將地裡、田裡能滯後的活都滯後了。開始全家總動員的出動幫秦香雲的忙。

以前來幫工的並不隻有桃花村的人,還有鄰村和隔壁村的。

秦香雲的打算是這些外人的工錢是要先付的,然而,她還什麼都冇來得及說,這些鄰村和附近村子裡的人,第二天過來做活的時候,就聽到秦香雲不再按天付工錢,聽到這個訊息,她們的心裡難免嘀咕了起來。

而就在這時,趙二嬸還跑到這群人的麵前嘀咕道,“我說你們是不知道吧,鎮上都傳開了,川子那媳婦,她和富貴樓的東家談生意,出問題了。現在付不出銀子了,你們現在這樣幫忙乾,根本就是在白乾活,她說六天後付工錢,那根本就是騙人的。”

“啊?不會吧,你說的不是真的吧?”

“怎麼不是真的啊?富貴樓的那個張掌櫃都出事了。”趙二嬸說的像是親眼所見似的開口道,“這事我都打聽清楚了,你們可彆傻了,幫人白乾了活。”

“這……”

趙二嬸見有人開始起了疑心,她立即將陳苗兒告訴她的說辭,全都對著鄰村和隔壁村的人說了一遍,“那秦香雲馬上就要去蹲牢房了。你們要不信,就自己到鎮上去打探打探。”

趙二嬸將事情都說得這麼嚴重了。

不少人都覺得不像是假的,有些人當場就不乾的回了家,還有些人跑到鎮上去打探訊息了,最終留下來乾活的,也冇有剩下幾個。

這一下子就被趙二嬸慫恿的跑掉了一大半的人。

得知人跑了一大半的村長,火急火燎的趕到了秦香雲的麵前。

他焦急的望著秦香雲就道,“川子媳婦,你看這些隔壁村和鄰村的人都走了。我打探到,她們是聽說你延遲付工錢,才離開的。我們一下子根本就冇有那麼多人手,做出這麼多花生啊。”

秦香雲怎麼也冇想到,鄰村和隔壁村的會這麼快得知訊息,還以為她不付她們工錢而離開。本來現在時間就短,正是需要用人手的時候。

秦香雲望著村長道,“村長,彆急。”

秦香雲想了想道,“村長,麻煩你去隔壁村和鄰村,找他們的村長商量下,讓各村的村長都將訊息傳下去,就說她們的工錢照付,讓她們彆被外麵的傳言給誤導了。”

“行,川子媳婦。你也彆急,我一定幫你把人都找回來。”

村長說完,離開秦香雲的家,就朝隔壁村趕了過去。

“小妹,出什麼事兒了?”

村長剛走,雲三哥就從屋子裡走了出來。

秦香雲望向了雲三哥,笑著搖了搖頭道,“三哥,冇什麼事兒。隻是好像有人想借這次的事情,整死我呢。”秦香雲穿越到這裡,唯一有仇的一位就是陳苗兒了。

但是,一個陳苗兒當真有這麼大的能耐?

“小妹,你的意思是說……”

“三哥,你信不信,等我撐過了這次,我一定讓那些故意想害我的人都付出代價!”在現代的時候,她就是太善良了,導致最終被害死。

如今到了這裡,她絕對不讓任何人再害她,再害她身邊的人!

雲三哥冇想到他一向溫順的小妹,會說出這種話,但是,莫名的,聽到這話,他覺得,臥槽,實在太符合他的胃口了。這樣的小妹,才能讓他安心的離開家,去做自己的事。

“小妹,三哥當然相信你。你放心,三哥還在這裡呢,用不著你動手,三哥都會幫你把欺負你的人全給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