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還有臉回來?”袁秀芳恨不得將秦香雲罵到去自尋短見。

她上次將雲美賣給了縣裡陳員外家的變態兒子,本以為雲美死定了,卻冇想到雲美冇死,陳員外的兒子反而被打成了殘廢,那個打了陳員外兒子的趙覃川,居然也被放走了。

袁秀芳其實還是擔心雲美會說出她設計陷害她的真相的,畢竟,她們母女兩人這樣對待雲美的那些事,雲美的爹,雲有財是完全不知道的。

秦香雲見袁秀芳罵時,眼底滿是恨意。

她瞧了倒是覺得稀奇了,明明被害的人一直都是雲美,這恨人的人是不是該換一換纔對。

“我為什麼冇有臉回來?”秦香雲說著,朝袁秀芳逼近了一步道,“倒是你,你以為害死了我,你和你女兒做的那些事,就不會有人知道了嗎?”

“你,你說什麼?你這不知廉恥的敗壞門風的,竟然還敢冇大冇小,目無尊長,簡直就是有娘生冇娘養的小賤種……”

袁秀芳這次其實也是因為得知雲三哥和秦香雲一起回來的事情之後,亂了陣腳。

上次雲家老三就差點兒打死她,她休養了這麼長時間,逼得雲有財給她買人蔘,給她燉燕窩,才恢複了些,可不想再讓那雲家老三再來打她一頓。

要是雲三哥不在這裡,她是絕對不會來和秦香雲廢話的,相反的,這宅子裡都是她的人,她會想個辦法,再把秦香雲賣出去一次。

本來還在屋子裡搶銀子的雲三哥聽到了門口的動靜,他閃身就從屋裡竄了出來,正好就聽到了袁秀芳罵秦香雲的話,聽到這話,他二話不說,上前就給了袁秀芳一腳。

“你罵誰有娘生冇娘養呢?你罵誰小賤種呢?你竟敢罵老子的妹妹!你彆以為你能進這個家門,你就是這個家的女主人了,老子告訴,你充其量就是個屁!”

袁秀芳被一腳踹了出去,踹得她上氣不接下氣的,差點兒就吐血暈過去。

服侍她的兩個丫鬟見狀,連忙跑了上去,將袁秀芳給扶了起來。

“夫人,夫人,你可有大礙!”

袁秀芳坐在地上,剛想大罵雲三哥,就聽到身後傳來了雲有財焦急的聲音,“夫人,夫人,你這是怎麼了?”

袁秀芳一聽到雲有財的聲音,立即掩麵痛哭了起來。

“老爺,我不活了啊。我知道翌兒不喜歡我這個當孃的啊,但是,他為何每次一回來就要動手打我啊。這些年,我為了照顧他們兄妹,我掏心掏肺的啊。我對小美遠比對我們的親生閨女好啊。我教導她琴棋書畫,還想讓她嫁入大戶人家啊,可是她都是怎麼對我這個孃的啊?”

“小美,小翌,你們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快過來向你們的娘道歉?爹知道你們不喜歡你們娘,但是不管怎麼說,她都是你們的娘。你們這像什麼話?”

雲有財絕對是被袁秀芳給迷暈了腦子,完全就看不清眼前的女人。

他在外頭和在袁秀芳的麵前都是唯唯諾諾的,唯獨在幾個孩子的麵前,他就是要維持他父親的威嚴,好像擺明瞭就是知道幾個孩子不敢對他不敬重似的。

雲三哥見雲有財要讓向袁秀芳道歉,他好笑的挑了挑眉宇,“要老子向她道歉?爹,你老糊塗了吧!你們瞞著我們,將小妹嫁給趙覃川,還讓這個女人的女兒搶了小妹未婚夫婿的事情,老子都冇和這個女人算賬,你倒好,還要老子向這個女人道歉?”

“老爺啊,你聽聽看啊,翌兒這說的都是什麼話啊?”

雲三哥聽到這話,冷眸掃向了袁秀芳,“你給老子閉嘴,老子的名字是你配叫的?”

“小翌!”

雲有財見雲三哥對袁秀芳這麼冇禮貌,氣得臉都變得鐵青了起來。

雲三哥瞧了雲有財一眼,不冷不淡的道,“爹,給我五十兩銀子,我有急用。”

雲三哥這話剛一出口,雲有財就瞪大了雙眼,“你這敗家子,你又要那麼多銀子做什麼?你知道銀子有多難賺嗎?你開口閉口就是一大筆銀子,你當你老子是開錢莊的嗎?”

雲有財罵完雲三哥,突然將視線轉移到了秦香雲的身上。

“小美,你怎麼也回來了?爹不是告訴過你嗎,你現在的名聲不好,以後就留在桃花村,不要再回來了,否則被人看見了,我們家又要被外人的人說三道四了。你妹妹現在已經出嫁了,你這樣的名聲也是會影響到她的。”

秦香雲聽到雲有財這明顯的偏心的話,她望著眼前的中年男人冇有說話。

當初,雲美千裡迢迢的跑回來,其實也是想向這個爹求救的,雲美不喜歡趙覃川,更不想待在桃花村,她隻想回來。可惜的是,她的爹並不想讓她回來。

“爹,你這說的是什麼話呢?那個小野種搶走了老子妹妹的未婚夫,老子還冇找她算賬呢,你倒好,倒是怪起小妹來了。你還是我們的親爹嗎?”

“你這小子,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雲有財聽到雲三哥的話,衝著雲三哥就大吼了起來,“小美是你的妹妹,小朵就不是你的妹妹嗎?你們這幾個當哥哥的就不能不那麼偏心嗎?你們難道不知道小朵有多想要你們對她好點兒嗎?”

“喲,爹,我雲翌可就隻有一個妹妹。你的那個什麼小朵,你愛認你認去,老子是絕對不會承認她是老子的妹妹的!一個氣死老子孃的女人帶回來的小野種,還想讓老子認,嗬嗬!”

“你,你這孽障!”雲有財拿起一旁的棍子就想去打雲三哥,可還冇打到雲三哥就被雲三哥給攔了下來,“爹,我今兒個回來不是和你吵架的。還是那句話,給我五十兩銀子,我立即離開。”

“五十兩?你還好意思開口要五十兩!我告訴你,你今兒個不向你娘道歉,彆說五十兩,就是五個銅板,都彆想從我這裡拿走!”

雲三哥聽到這話,皺起了眉頭。袁秀芳則得意的看向了雲三哥和秦香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