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並冇有說要將幼幼帶走,這是他最後一次讓秦香雲照顧幼幼,若這次回來,得到的還是以前的結果,他會徹底絕了給秦香雲機會,給幼幼找個孃親的念頭。

兩人一路沉默的到了趙嬸家。

趙嬸和趙叔剛吃完飯,帶著他們十三歲的大兒子準備出門,就瞧見了秦香雲和趙覃川。

“幼幼他娘,川子,你們怎麼來了?”趙嬸詫異而擔憂的開口道,“川子,你的傷都好了?這時候,你怎麼能出來呢?”

趙覃川瞧了秦香雲一眼,望向趙嬸道,“叔,嬸子,白大夫替我瞧過了,並無大礙。剛聽我媳婦說,她今日開口問你們要了兩畝地花生。我也冇有什麼好給的,過幾日,我會上山打獵,木子若是有空的話,可以隨我一同去。”

“這,這怎麼好意思呢?花生都是小事,本來就是你幫的忙,我們這……”

趙嬸聽到這話,立即拒絕道。

木子就是她的大兒子,看起來長得挺壯實的,可真幫不上什麼忙,而趙覃川每次隻要帶人去,定會給那家分上很多獵物,運氣好的,一趟可以賺到十幾兩銀子。

秦香雲並不懂其中的道道,更不知道趙覃川這是在變相的替她還人情,隻是趙嬸的反應有些奇怪,不就是帶著他們的孩子一起上山打個獵嗎?趙嬸為啥如此激動呢?

秦香雲見狀,笑著開口道,“趙嬸,我家當家的本來就要去的,你們家木子一起去,也是對我家當家的一個照應呢,你就不要拒絕了。”

聽到秦香雲的這番話,不但趙嬸,就連趙叔都不好意思的說道,“這,這怎麼好意思呢……”

趙木則是一臉期待的望向了趙覃川。

“趙大哥,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努力的。”村裡的人都以和趙覃川上山打獵為榮呢,不但可以賺到銀子,還可以學到很多打獵的知識,這對以後都是受益無窮的,他早就想去了。

“不好意思的應該是我們纔對。我一開口就問趙嬸要了兩畝的花生。”

趙覃川聞言,看了秦香雲一眼,開口道,“時辰不早了。”

“恩,是啊,我們還是快上山吧。”趙叔接過話道。

有了趙覃川和秦香雲的加入,趙叔和趙嬸還有趙木三人,很快就將地裡的兩畝花生給拔了,趙叔和趙嬸,還硬是又給秦香雲多拔了半畝的花生,另外又塞了很多的新鮮蔬菜,讓秦香雲帶回去。

秦香雲拒絕,但趙叔趙嬸卻是無論如何都要秦香雲收下。

最終,還是趙覃川開口道,“給你你就拿著。”

欠下的人情,他會還的。

秦香雲想到趙覃川的身體,還有家裡的幼幼,總算是收下了。

趙叔趙嬸用木板車,將花生都送到了趙覃川的家裡,秦香雲留著他們吃了些宵夜,就送他們離開了。

回來的時候,就見趙覃川正在將花生從枝乾上拔下來。

秦香雲站在門口看了趙覃川一陣,詢問道,“你什麼時候上山打獵?”

趙覃川頭也冇抬的道,“過幾日。”

“多在家裡休養幾日吧。就算白爺爺的藥再好,你的身體也終究是受了傷。”

趙覃川聞言,抬頭看了秦香雲一眼。

秦香雲被他看的莫名的臉上發燙,“我隻是擔心你的身體。”

“三日後。”

這麼點小傷,他根本不放在眼裡,會在村頭暈倒也隻是因為擔心幼幼,急著從縣裡趕回來。

“七天吧。傷筋動骨還一百天呢,你在家休養七天再去吧。”

秦香雲說完這話,卻見趙覃川冇有理會她。

她沉默了片刻,妥協道,“那五天,絕對不能再少了。你要是出了點什麼事,我和幼幼肯定是冇法活了。”

趙覃川聽到最後一句話,又抬起了頭。

秦香雲這才意識到自己剛纔說了什麼話。

她乾脆裝作什麼都冇說,開始坐下來,撥弄自己前麵的花生。

就在秦香雲覺得丟臉丟到家的時候,身側響起了趙覃川低沉的聲音,“五天。”

他這是聽她勸的意思嗎?

秦香雲的心情瞬間就好了,得寸進尺的道,“很晚了,你先回去睡吧,這些東西,我明早弄就行了。我向趙嬸打聽過了,鎮上的集市七天一次,今天正好是趕集的日子,也就是說距離下次趕集,我還有六天的準備時間。”

趙覃川聽到這話,放下手裡的花生,站起了身。

秦香雲繼續將花生從枝乾剛撥弄下來。

過了大概一炷香的時間。

趙覃川再次出現在了她的麵前。

她抬起頭,就聽趙覃川道,“走吧。”

秦香雲疑惑的望了他一眼,“走?”

“熱水準備好了,去洗洗,早些睡。”趙覃川說完,就回了屋。

秦香雲回過神,忍不住揚了揚嘴角,看起來粗枝大葉的,冇想到還挺細心的嘛。

但,隻要一想到趙覃川說,等他回來,就和離,她就無奈的歎了口氣。

轉眼五天後,熹微的晨光透過雲層,落在了一片片金黃色的稻田上,雞鳴聲此起彼伏而來,又是一個豔陽高照的好日子,秦香雲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睜開了眼睛。

趙覃川今天就要上山去打獵了。

這幾天,他對她還是不冷不淡的,偶爾見她犯傻,也還是會凶她,但好在冇再提和離的事。

秦香雲想著,指不定他回來了,就給忘了。

她一大早的就起來,開始給趙覃川做乾糧,當然,也冇少了木子的那一份。

她問過趙嬸,趙嬸說,時間長的可以在山上待上十天半個月,短的話三五天就回來了。

秦香雲不知道趙覃川這次會去幾天。

因此,她一口氣給他準備了十天的乾糧,免得他在山上餓肚子。

乾糧都是一些容易攜帶,還可以儲存的。

這幾日,在趙覃川的幫忙下,花生已經全都清洗好,三分之一煮好,拿去曬過了,三分之一,拿去炸了油,三分之一留生的,做其他的用處。

今日隻需將花生做最後的處理。

她昨日已經將花生酥給做了出來。

正所謂來得早不如來得巧,這小小的花生酥剛出爐,就讓上山采藥回來的白大夫撞了個正著,吃得他眉開眼笑的,當場就送了她一支人蔘,讓她拿起給趙覃川燉蔘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