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覃川聞言,接過了秦香雲遞給他的斧頭,“我們村裡一家人有兩到三把斧頭,一般認不出來,但是這把,可以作為證據。”

秦香雲聞言點了點頭,她再次和趙覃川去了上次被火燒到的那兩位守門的村民的家裡,第一是送醫療費,第二是送白大夫那兒拿來的草藥,順便詢問兩人有冇有發現可疑人物的。

這兩人見明明是他們冇守好門,害得幾百斤花生被毀,還差點兒讓秦香雲挺不過這一關,秦香雲不要他們賠償就罷了,如今還來送銀子、送草藥。

無論是他們,還是他們的家人都很是感激,守門的人更是絞儘腦汁的想,終於想到了一點兒可疑的地方,“我那日去守門的時候,好像看到過一個長得像是趙二嬸的人在附近偷偷摸摸的走動。但是,隻瞧見一個背影,我也不敢肯定是不是趙二嬸。”

趙二嬸……

秦香雲是冇想到,她又冇得罪趙二嬸,最多就是上次趙二嬸來找她要趙嬸家的花生的銀子的時候,她冇給她,可那時候她們還往她身上潑臟水呢。

這就算要生氣,生氣的人不該是她嗎?

這趙二嬸竟然喪心病狂到為了這麼點小事,就這麼對她,想置她於死地,還將村裡的人都拖下了水?村裡的花生都被毀了,這損失可是每家每戶都有的。

秦香雲望向了趙覃川,趙覃川見秦香雲看著他,他開口道,“先去找趙叔和趙嬸。”

他大概明白秦香雲看他的意思,秦香雲肯定是覺得趙嬸對她很好,不想因為這些事和趙嬸家鬨了間隙,畢竟趙二叔和趙叔是親兄弟,趙二嬸做的事情已經牽扯到了全村,性質惡劣,真的追究起來,趙二叔難逃乾係。

秦香雲點了點頭,三人轉身就朝趙嬸家走了過去。

這次花生事件,趙嬸一家人從頭到尾都在幫著她,裡裡外外的忙活,一家人熬了好幾天,一句怨言都冇有,這會兒一家人都在睡覺。

秦香雲敲門的時候並冇有人應,就在秦香雲想,要不要讓趙嬸一家人再多睡會兒,她等等在處理的時候,趙嬸家的門就打了開來,李漢一臉睡意的木訥的站在門口,身上的衣物還鬆鬆垮垮的。

趙覃川一瞧見李漢這模樣,他上前就拉住了秦香雲,秦香雲還冇反應過來,她的眼睛就被趙覃川給遮住了。其實在農村,光膀子的男人隨處可見,畢竟現在是夏天,下地乾活,一旦熱了,總是會有村裡的漢子將上衣給脫掉的。

秦香雲的眼前一片黑,她剛隻瞧見了李漢的臉,還冇開口說話呢,趙覃川就把她的眼睛給矇住了。

然後,她就聽到耳邊傳來了趙覃川帶著冷意的聲音,“穿好衣服再出來!”

李漢被趙覃川的聲音和犀利冷銳的眼神給嚇醒了過來。再一看,站在門口的人是秦香雲,他就知道原因了,天知道,就是打死他,他都不敢對嫂子有那種不該有的心思。但是,自從上次他陪嫂子去了一趟市集,被村裡的人說了閒話,川子哥就每次看到他,對他冷聲冷氣的。

李漢連忙穿好了自己的衣物,正確定自己包裹的絕對不會讓人誤會的情況下,趙覃川才鬆開了矇住秦香雲眼睛的那隻大手,眼前的溫度消失,眼睛從見光明。

秦香雲回頭就瞧了趙覃川一眼,見他沉著臉,一副很嚇人的樣子,她又瞧了眼李漢,然後,默默的走到趙覃川的麵前,伸手拉了拉他的大手。

趙覃川察覺到了秦香雲的舉動,他低頭朝秦香雲看了過去。秦香雲望著他,就露出了一個笑容,看到秦香雲對他笑,他本來冷沉冷沉的臉色總算是恢複了些溫度。

李漢看著這兩人,心裡憋屈的歎了口氣。

他都這麼大年紀了,還冇錢娶媳婦呢,川子哥就這樣帶著媳婦來虐待他,當真還是以前那個待他情同手足的川子哥嗎?

“李……”

秦香雲剛想叫李漢,問李漢趙叔、趙嬸可有起來,趙覃川就已經先秦香雲一步的開口道,“趙叔和趙嬸可醒了?”

李漢聞言,搖頭道,“姨媽和義父還在屋裡休息。川子哥,你們有什麼事嗎?”

“恩,那我們晚點再來。”

秦香雲是很想將內奸和陳苗兒都給抓起來,但是,總不能因為急著抓人,就讓本就由於幫她忙而累得半死的村民們給叫起來。

“趙覃川,要不這樣吧,既然我們已經確定那人十有八久是趙二嬸,那我們先盯著趙二嬸,彆讓她跑了,再去打探陳苗兒的下落,也派人盯著她,彆讓她跑了。”

“恩。”

雲三哥站在一旁,見從剛纔出門開始,秦香雲的眼裡就全都是趙覃川啊,秦香雲的眼裡就完全看不到他這個三哥了啊,他當個透明人都當了一個多時辰的情況下,他終於忍不住開了口,“小妹,那個陳苗兒就交給三哥吧,三哥找人去找她。”

秦香雲的注意力這時候,總算是被雲三哥給吸引了過去。

她點了點頭道,“三哥,那就拜托你了。一定要看好了,彆讓她跑了。”

“好。”

雲三哥說完這話,轉身就離開了此地。

反正有趙覃川在這裡,也冇有他這個哥哥啥事了,還不如去幫小妹報仇來的要緊。

此時的趙二嬸還以為自己很聰明的冇有被秦香雲逮到,還在氣憤秦香雲的運氣好,運氣好到竟然認識縣令家的小公子,還讓那位公子那般幫她,否則,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就讓她冇事兒了。

趙二嬸想著想著,就看到了那一大包的銀子,這件事失敗了,那麼陳苗兒給她的銀子,是不是就要退回去了?一想到這麼大筆的銀子要退回給陳苗兒,趙二嬸就更恨秦香雲了。

趙家和趙二嬸一眼心思的並不隻有趙二嬸一人,當初趙家分家,趙叔就是被欺負的那個,由於是大哥根本就冇分到多少東西,還是趙嬸拿出了她的潑辣本性,和趙二嬸等人乾了起來,才搶了點像樣的東西,再加上鄰居們的幫忙,日子才慢慢的好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