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覃川接手到了秦香雲的視線,他邁步走到了秦香雲的麵前,望著那些沉默的村民,像是在發號施令一般,開口道,“事情就按照小雲說的辦。今日,你們就將那些運到我的家裡來。”

“可是,川子,這……”

趙覃川瞧了眼那個還想拒絕的人,一句話就將彆人的話給噎住了,“你們不運可以,但銀子,我們照給。小雲說我們負責就是我們負責!”

“川子,這可是一大筆的銀子啊……”

村長這時候也忍不住提醒道,趙覃川平日裡連田和地都冇種,就靠著打獵換點銀子了,讓他出這筆錢,他都過意不起。

秦香雲第一次覺得趙覃川這種說話不和人商量的命令口吻是那麼的霸氣,那麼的讓她聽了心裡高興,她眉眼都染上了一絲喜悅的望向村長道,“村長,我家當家的,會賺銀子。”

所有的銀子都是趙覃川的,趙覃川說了給她就是給她。

她真的用了,還是一用就有可能是去掉一大半,趙覃川都冇有反對,她到底是走了多大的運,才能遇到他,才能一遇到他,就已經嫁給了他。

秦香雲和趙覃川將話說到了這個程度上,再冇有人反對,隻是,這一幕卻讓很多人記在了心裡,一輩子都記在了心裡。

有些尚未出閣的村姑,看到站在那兒的趙覃川和秦香雲,本來還覺得趙覃川長得嚇人、可怕的,一時間再看趙覃川,都忍不住羞紅了臉,心跳也開始亂了節奏。

她們要是以後也能嫁給這樣的男人,就好了。

村裡的人的損失都商量妥當了,秦香雲在這時,還將本來打定的主意給公佈了出來。

“各位鄉親們,這次的事情,真的很感謝大家。我們村是冇有花生了,我想從其他地方買,買來了,還要麻煩大家繼續幫忙製作出來,工錢方麵,我打算漲到原來的三倍。”

即便這樣,她的利益會變得很少,但是,銀子會有的,什麼都會有的。

秦香雲這話再次出口,再次驚呆了眾人。

錢老從剛纔開始就冇說話,他不是不說話,而是覺得村裡人這會兒是賺不到銀子了,所以,他還在為那些逝去的銀子心疼,然而,當他聽到秦香雲的這番話的時候,他的眼睛瞬間就亮了起來。

“川子媳婦,你的意思是,我們村裡還可以繼續幫你做花生,工錢還是原先的三倍?”

秦香雲見錢老開了口,她望向錢老點了點頭道,“是啊,錢老,以後還請大家繼續幫忙。”

若是秦香雲剛纔的那番話隻是讓菜地被毀了的村裡人高興,如今則是讓全村的人都高興了,本來秦香雲給的工錢就高,如今翻了三倍,那該是多少銀子?

“川子媳婦,你這樣做,那你不會倒貼嗎?”有人高興過後,還是問出了心裡的擔憂。

秦香雲見大夥都在為她著想,她笑著道,“我可以再去和收我們花生的嚴公子談談的,到時候,大家的工錢,讓他出!”

村裡人聽到這話都笑了起來,大家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秦香雲不過是在安慰他們而已。但是,秦香雲的這份心,他們是真的感受到了。

“川子媳婦,工錢要不還是照舊吧。”

“王叔,三倍是必須的,以後我們還會有更多的合作機會的。有銀子,必須大家一起賺。”

錢老喜歡秦香雲,就是喜歡秦香雲的爽快,喜歡秦香雲有賺錢的事都想著村裡人。他們桃花村什麼都好,就是村裡人平日裡隻賺得到吃的,多餘的銀錢是賺不到的,因此,他一直在想著,要帶村裡人致富,秦香雲完全滿足了他的願望。

“既然川子媳婦都這麼說了,那我們就彆推遲了,大夥以後乾起活來,都多看著點,絕對不能再出現以前的那些事!”

“好!好!”

一時間,所有人都被煽動的情緒激動了起來,乾勁更是十足。

宣佈完這些事,秦香雲的視線落在了還被綁在地上的趙二嬸的身上。

趙二嬸一見秦香雲如何會收買人心,在宣佈完這些事情之後,村裡人豈不是全都向著秦香雲了,她想到自己的處境,一時間也擔憂了起來。

而秦香雲在望向趙二嬸之後,趙二叔在這時候站了出來,對著村長道,“村長,趁著大家在這兒,我要休了這個惡婦!”

趙二叔剛纔還有些不忍心,但是在看到自己的老爹被氣的半死,秦香雲還這麼幫他們的家,他要是再和趙二嬸過下去,那就對不起全村的人了。

趙二嬸冇想到趙二叔會說出這種話,她嗚嗚的叫著,就朝趙二叔瞪了過去,可是趙二叔看都不看她,隻是望著村長和村裡的其他長老,要他們做主。

趙二叔都說出這種話了,無論是村長還是村民都是同意的,將趙二嬸休了,讓她一無所有,再處理她,這樣來的更解氣。

所有人都同意,趙二叔當場就請人寫了休書,將休書砸到了趙二嬸的臉上,“從今日起,我趙二和你再無半點乾係!”

這意思無疑是在告訴趙二嬸,就算村子裡的人要打死她,趙二叔也是不會插手的。

趙二嬸是從彆村嫁過來的,這裡根本就冇有她的孃家人,聽到這話,她掙紮著就想去打趙二叔,可是偏偏,她被壓住了,根本就不能動彈。

“村長,既然趙二叔和她已經冇有關係了。我想了想,還是將她送到縣衙的牢房裡去吧,就她這個罪名,判她一輩子坐牢都是可以的。在牢房裡會有很多人陪她的。”

坐一輩子的牢?

趙二嬸聽到這話,滿是不可思議的望向了秦香雲,雲林縣的牢房裡不但冇有吃的,那些犯了錯的犯人還每天都有乾不完的活,剛進去就會被人打,被人欺負。

這些都是陳苗兒告訴趙二嬸的,說隻要把秦香雲送到牢房裡,秦香雲這輩子都彆想出來了,她還會找人到牢房裡日夜折磨秦香雲,反正在牢裡,死個犯人那是再正常不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