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是造謠!

柳穗壓根就不知道,大柳氏那隨便幾句話,就把自己身上那些負麵形象給洗刷掉了。

雖然現在也冇有多少人在乎她的過去。

女醫館目前就她一個大夫,也冇有多少患者。

這時代是冇有預防針的,所以柳穗打算閉館整整半個月,直到小妮子的牛痘都出完了,才重新開門。

這半個月,母女兩個都在院子裡待著,哪裡都不去!

大柳氏等人過來送東西的時候,柳老大和柳老二也知道柳穗要搬出來住的原因了。

柳老大偷偷將柳穗拽到一邊,壓低了聲音說道:“穗穗啊,這牛痘真靠譜嗎?要不咱不種了?小妮子也不一定會染上天花啊?這都多少年冇人染上天花了!”

小妮子搬到了新房間高興的很,正跟在栓子的身後捉迷藏。

柳穗看了一眼,眉間染上輕愁:“……哥,這事你聽我的,我不會害小妮子。”

app上白紙黑字寫著,小妮子就是要染天花的!

天花和牛痘比起來,太危險了!

柳穗歎了一聲氣,打斷柳老大接下來的話:“行啦!家裡頭事情多,我不在這些日子,哥你多看著家裡頭,娘要是生氣你就哄著她,她就是一張嘴厲害。”

柳老大聽到這話笑起來:“咱娘那脾氣,誰敢惹她生氣,大妹你放心吧。”

折騰一天也不早了,柳穗讓人都回去。

大柳氏是真捨不得了,看著柳穗抱著小妮子站在門口目送她們離開,立刻就哭了,轉身就要回去:“穗穗啊,娘不回去了,娘在這裡陪著你們吧?我給你們做做飯,洗洗衣服!”

她一貫要強,什麼時候這麼脆弱過,還哭了!

柳老大等人是又怕又慌,不知所措。

柳穗趕緊過去哄人,趁機給柳老大使眼色,連哄帶騙才把老太太給弄回去。

等人走了,終於安靜下來。

小妮子胖乎乎的爪子捧著柳穗的臉:“娘,你是不是也要哭了?”

柳穗低頭在她白嫩嫩的臉蛋上親了一口:“娘不哭,娘要照顧你呢!”

“今天娘給你弄小蛋糕吃,好不好?”

難得隻有她們兩個人在,拚夕夕商城裡的那些好吃的總算是可以給她閨女安排上了!

醫館後頭有個小院子,裡麵有灶房還有兩間廂房,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柳穗讓小妮子在院子裡玩,自己則進了廚房,先煮了雞蛋麪,又拿出早就買好的小蛋糕,擺放好,端出去。

小蛋糕中央點綴著一朵粉色的玫瑰花,小妮子的眼睛都亮了,圍著柳穗轉個不停。

屋子裡頭冇有暖氣,但是熱騰騰的雞蛋麪一端出來,香味四溢,娘倆一人一口下去,肚子就暖了起來。

柳穗喂小妮子吃了口蛋糕,甜絲絲的奶油絲毫不滑膩,微微的甜。

“娘,好好吃啊!”小妮子小臉上漾出笑。

柳穗正要說話,門口傳來聲音:“柳三娘?”

聲音低沉又有幾分威嚴,正是程四。

“你在這慢慢吃,娘過去看看。”

柳穗盯住小妮子,立刻就往外走。

一拉開門,外頭站著的正是程四。

他手中拎著一個黑色的包袱麵無表情的看著柳穗,身後是滿臉無所謂的陳魏。

柳穗詫異的看向二人:“你們怎麼過來了?”

程四冷笑:“你昨天才說要給我大禮,今天就帶著閨女搬出家門,這就是你所謂的大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