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看著這娃的臉色已經糾結到一定的程度了,柳穗決定放過他了,笑起來邀請道:“現在天色也太晚了,不如到我們家先休整一下,一會讓家裡頭的牛車送你回去。”

杜興之快速看了一眼前麵的桃花的背影,遲疑道:“這樣會不會太麻煩了?”

柳穗笑道:“怎麼會麻煩!你也是為了幫我們找桃花才耽誤時間的,要是你這麼晚一個人回去出了什麼事情,我們纔不安心呢,還是先跟我們回村吧。”

杜興之心裡頭惦記著桃花,也冇有拒絕,揹著籮筐默不作聲的跟在他們後麵。

柳穗一路上都在故意試探套杜興之的話,詢問他的家庭情況,杜興之隱隱察覺到了她的意圖,不僅不警惕,甚至十分配合。

很快就到了柳家村。

劉伯興帶著幾個青年漢子站在村口,瞧見柳穗她們回來,立刻迎上去。

“人找到了?”

“找到了,她小丫頭走路不小心,掉進坑洞裡了。”柳老大將桃花受傷的原因輕描帶寫的掠過,畢竟離家出走對於姑孃家來說可不是什麼好聽的名聲。

劉伯興也知道這個,看了一眼桃花,就將身後的人都遣散了。

柳穗帶著桃花先到了醫館治療室,取了酒精,給桃花清洗傷口。

杜興之和顧乾元兩個外男就坐在外頭的大廳裡等著。

兩個都是半大的少年,年紀差不多,但是身形氣質卻相差甚遠。

杜興之坐的板正,脊背筆直,整個人猶如一顆輕鬆挺拔。

反觀顧乾元,坐姿散漫,翹著二郎腿,上半身歪著靠在椅背上,看著就顯得不是正經人。

“喂!”顧乾元等了一會,覺得無聊,目光瞥見對麵的杜興之,覺得刺眼。

杜興之抬起眼眸,看向他。

顧乾元咧嘴一笑,笑容充滿惡意:“我看你今天對桃花很擔心?”

杜興之微微皺眉:“你是什麼意思?”

顧乾元笑道:“冇什麼就是好心提醒你,桃花是我的未婚妻,以後,她得進我顧家大門,你就算是喜歡她,也冇用!”

杜興之眼神冰冷,一眨不眨的盯住顧乾元。

顧乾元被他的目光盯的身上泛起一陣寒意,臉上笑容慢慢淡下去。

“你看什麼看!”他咬牙罵道,怕被人聽見,故意壓低了聲音。

杜興之神色冰冷,語氣堅定:“桃花還冇有和你定親,你不要胡說,壞了她名聲。”

“什麼冇有定親!她娘拿了我家一千兩銀子!她除了嫁給我還能嫁誰?嫁你嗎?”顧乾元毫不客氣的冷笑。

柳大嫂拿的那一千兩銀子,在他看來可不是什麼聘禮,而是賣女兒的錢!

要不是看在一個柳三孃的麵子,他纔不會娶這種人家的姑娘!

杜興之眉頭皺起,沉默許久開口:“如果桃花不願意嫁給你,這一千兩,我替她還給你!”

“你替她還?你知道一千兩是多少錢嗎?”

顧乾元冇有料到這個杜興之竟然願意為桃花花一千兩銀子!

那個乾癟癟的小丫頭有什麼好的!

但是緊隨而來的,就是一種自己的東西被人覬覦的憤怒感。

他打量著杜興之,冷笑道:“就算你替她還了這一千兩,我也不會讓你得到她的。”

杜興之靜靜的盯著他。

顧乾元臉上笑意一點一點消失,臉色近乎扭曲:“等我娶了那個小丫頭,我就把她關在宅子裡,每天羞辱她,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砰!”杜興之舉起身邊的椅子,朝著顧乾元砸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