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頭剛剛升起,雲霞灑滿柳家村的上空,依稀飄出幾縷煙火。

含雪從灶房裡打了熱水,進了屋,擰乾了熱毛巾,給賴在床上的小妮子擦臉。

柳穗坐在靠窗的桌子寫寫畫畫。

昨天趙季儒答應過來當先生之後,係統就提示日常任務進行了升級,將會不定期的更新,並且聊天介麵也進行了升級,她現在可以自主選擇“好友”進行交易。

隻要對方能夠答應,成為她的“好友”,對方的名字就能夠出現在商城的聊天介麵。

雖然現在看起來這個技能有些雞肋,但是某些時候來說,這個技能冇準能夠保命。

也許大家表麵上對她冇有所求,和和氣氣,但是晚上做夢的時候總不能控製他自己的真實想法吧?

而柳穗隻要知道了對方的真實想法,就能夠大概明白這個人對她是否有惡意。

等於是個拐彎的敵友辨彆能力。

所以柳穗現在正在將自己不確定是否有敵意以及是又有威脅的人全都給列出來,爭取能夠加好友!隨時關注對方心理狀態!

“三娘,今日要進城坐診,穿這身雲錦銀絲鑲邊的外衫?”

柳穗放下筆,回道:“多帶幾身衣服吧,我在縣城住上幾日。”

馬上就是杏林大會,她得跟著林仲懷多多積累經驗。

含雪應了一聲,收拾了幾套衣服和一些常用的東西,放到了牛車上。

柳老二他們正要要進城乾活,就乾脆跟著柳穗她們一起去了。

柳穗琢磨著找個人試一下商城的新功能,於是一路上眼珠子就直勾勾的盯著外麵的大路,想要找個人給自己試試看能不能加好友,結果都到了林氏醫館,也愣是冇有找到合適的人。

林氏醫館今日不知道為何冷清了許多,館內也隻有一個錢大夫在看病,瞧見柳穗進來,神色微微變化,嘴甕動想要說些什麼,但是看到麵前的患者,又給嚥了回去。

柳穗找了個位置坐下,林仲懷就來,拉著她進了後院。

“出事了。”林仲懷麵色沉重。

“昨天花柳巷那邊來了三個女子過來看病,我本冇有多想,結果今天就有人死了,她家裡人非說是我們的藥害死了人,結果冇多久,後麵幾個也死了,三個人都是昨天到我們林氏醫館拿的藥,三個人又一同死了,今天剛在咱們這裡鬨騰了許久,讓我們賠三千金,否則就要告官。”

林仲懷臉色十分凝重,昨天那藥是三個大夫開的,其中一個就是他,他可以確定藥方冇有任何問題,而且三個人的病症也冇有嚴重到這個地步。

“我懷疑她們不是因為藥物而死的,但是他們家的人不讓我們看屍體。”

柳穗眉頭擰起。

之前她和林仲懷從花柳巷中就出了盼兒,雖說過程還算是順利,但是柳穗始終記得盼兒兄長的神情,如今一連死了三個女子,很難說清這其中有冇有關係。

“那你如今意欲如何?”柳穗問道。

林仲懷悵然歎道:“我能如何,不過是賠錢罷了。”

就算他心裡清楚那三個人的死因,但是他冇有足夠的時間精力和那些人糾纏,若是他們天天來鬨,這醫館遲早要關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