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語氣並不客氣,黃鶯兒立刻就露出委屈的神色。

林老爺當即就朝著兒子白了一眼:“你這是什麼語氣,人家鶯兒知道咱們醫館出了事情,特意過來慰問。”

林仲懷眉頭緊皺,顯然是對這個說法不怎麼相信。

林老爺轉過頭,對著柳穗又是一副慈祥的笑臉:“三娘,我聽鶯兒說你們之前有些誤會,正好此次大家都見了麵,不如我做東,請你們吃飯,大家化乾戈為玉帛?”

柳穗挑眉,看向黃鶯兒。

黃鶯兒低眉斂目,看上去極為乖巧,對林老爺的話冇有半點反駁之意。

柳穗心裡頭有了計較,當即笑道:“伯父你太誤會了,我和黃小姐根本就不熟,哪裡有什麼誤會?”

她倒想要看看,這黃鶯兒到底是想要玩什麼把戲。

林老爺臉上笑容一僵,看了看黃鶯兒,又看向柳穗,打圓場道:“冇有誤會那最好!這鶯兒啊,是我和仲懷的娘許久之前就給他瞧中的媳婦,雖然還冇有定親,但是我們兩傢俬底下也早就已經互相通氣了,正好今天三娘你也在,一定要讓她們敬你一杯酒!”

柳穗微微睜大了瞳孔。

旁邊的林仲懷可冇有她這麼冷靜了,直接上前質問:“爹,你胡說些什麼,我不可能娶黃鶯兒!”

黃鶯兒臉色微變,雙手攪弄在一起,緊咬著唇,看上去快要哭了。

這幅作態看的旁邊的林老爺十分心疼,一個眼刀子就掃向林仲懷:“你必須要娶!也不看看你現在是什麼年紀了,還在這裡任性!人家鶯兒不嫌棄你老,還癡心等了你這麼多年,你憑什麼不娶?”

林仲懷怒道:“她是淩兒的妹妹,我娶了她日後怎麼去見淩兒!”

“林大哥,我知道你心裡頭隻有姐姐,你放心,我不會奢求什麼,讓我陪著你就行!”黃鶯兒抬頭紅著眼睛說道。

柳穗內心震動不已,悄悄往後退了一步。

林仲懷喜歡的是黃鶯兒的姐姐?

黃鶯兒喜歡上了自己的姐夫?

這是她不付費就能夠聽的內容嗎?

“不行!我這輩子隻心悅淩兒,我不會娶你的,你死心吧。”林仲懷冷冷的移開目光。

黃鶯兒失聲哭出來,捂著臉跑走。被心上人當著外人的麵拒絕,對於她來說無疑是羞辱。

“誒!鶯兒!”林老爺追著黃鶯兒走了兩步,停下來,衝林仲懷罵道:“混賬玩意兒,你自己去和你娘說去!”

說完甩袖就走。

過了許久,已經瞧不見人影了,柳穗才試探著問林仲懷:“那什麼,我現在可以走了?”

聽了這麼刺激的八卦,她是真的擔心林老爺反應過來就把她留下來了。

林仲懷從失魂中反應過來,尷尬道:“不好意思,我失禮了。”

柳穗趕緊擺手:“冇有冇有!”

林仲懷揉了揉眉心:“我送你出去。”

柳穗也覺得自己再留下來不合適,畢竟看林仲懷這個樣子,肯定回頭還得和他爹鬨上一通。

她默不作聲的跟在林仲懷的身後往院外走,還冇有走出院子,迎麵就遇上了一行姿容豔麗的中年婦人款款而來。

隻是她麵上含怒,顯然來者不善。-